六月主題「婚不婚?Let's Marry Me」的討論接近尾聲,我們邀請到重量級作者大 A 跟我們談談結婚與不結婚的心情。剛開始總是這樣,你懷疑自己是全世界最倒霉的人,總是遇不到對的人,可是啊愛情和婚姻都是這樣,愛著愛著那就會好的。

嘿,妳好嗎?有想過怎麼還是一個人嗎?

我想妳沒想過,大部分的我們都沒有想到。傷害或許是一個晚上的事,可是妳總是會被帶回那個晚上。它在一開始很過份:妳在捷運月台等車的時候,聽到和他一樣的手機鈴聲,慌張地到處找人,痛苦到幾乎想要蹲下。在下班以後的公司大門口,看著一個男孩子坐在車裡等著一個蹦蹦跳跳上車的女孩子;看著看著眼睛就紅了。地震、做噩夢、發燒的時候,妳下意識地喊出他的名字;妳被自己嚇壞了。

「他怎麼會這樣呢?他怎麼說得出口做得出來呢?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就願意讓我一個人了?」在人多的地方,喝了一點的時候,妳一個人坐在吧檯低頭看著手機螢幕。深呼吸地看著他以前傳給妳的簡訊,看起來還好好的怎麼就不要了。(同場加映: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一個月、三個月、六個月。我們在把暖氣搬進儲藏室,扛出電風扇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一年過去了,就這樣過了一年。打開自己的臉書,看著去年寫下的文字:那個傷心的女孩子,好像還坐在路邊哭泣。她灰頭土臉地走路回家。

然而妳終究是好了。會笑也會鬧了,又可以很聰明了。那個在愛情裡面早產的孩子,終於努力活了下來。

只是沒有人告訴過我們,有一天以後就不會相愛。妳看著那些對妳好的男生,想著他們是不是說說而已;說好聽的話最容易了。妳有時候快要喜歡一個人,就想起愛情對妳做了什麼;最後都要為難妳。妳不知道要怎麼在對一個人好的同時,還可以不想著他。不知道要怎麼說著玩笑的話的時候,不說出自己。

於是約會了幾次,對方會說你們都還沒準備好。原本很喜歡妳的人,在妳好不容易喜歡他,還以為就可以在一起了;忽然收到了一則訊息,他說一切都太快了,還是作朋友吧。妳看著那則訊息笑著笑著就哭了:哪來的朋友呢?最後都是失散。(推薦閱讀:分手之後的 To Part:人群若有分向,總往分離

總是以為自己會搞砸,總是害怕太喜歡。妳覺得自己是個很倒楣的人,就算拿了一手好牌,最後還是會鬧翻。

妳不要怕。

因為我和妳一樣。經過了完整的心碎,不費力就一塌糊塗。捧著臉痛哭流涕,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以為從此要一個人,不可能會被「傷害」放過,「幸福」不會想到我。就在那個時候,我遇到了我的孩子的爸爸。我對他就像我怎麼對付愛情。

只是我們忽然有了孩子,所以結了婚。婚後的日子有時爭吵冷戰,有時和好如初。有時在床上背對著背,有時坐在餐桌前替對方挾菜。我沒有一天不是想著,原來日子就是這樣拖磨過去了。傷害終於是種想像了。我們都太自作聰明,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一種標準,是準備好的人才能去愛。其實愛著愛著就會好了。(同場加映:劉若英:「結婚對我而言,並不平凡」

有一天孩子的爸爸對我說:「妳會後悔生下他嗎?」

「不會啊。」

「可是妳不是很累嗎?」

「是啊,可是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們也不會結婚。」

「而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


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