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性指出女性主義是「只願享樂不願負責」,甚至貼上「女權蟑螂」的標籤,我們想說的是父權體系壓迫的從來不只女性,還有被視為既得利益者的男性。什麼是男子氣概?什麼又是女性特質?聽作者 KangHao 再聊性別,這次從男性的身體意識與認同談起,發出給男性的一封性別邀請函,這一場戰役得有你一起。(推薦閱讀:艾瑪華森震撼人心的聯合國演講全文

每一次到學校裡演講,與底下聽眾的互動,都會讓我對台灣的性別運動有更多的省思。基本上,會來聽我演講的泰半都是女性,所以每次我演講開頭都會說:「看到現場有一些男生來聽跟性別有關的演講我都很感動,也覺得你們很勇敢。」聽眾聽到「很勇敢」都會會心一笑。為什麼會笑?其實大家都明白,男性出現在一大群女性主義者的場合,接受女性主義者的各種砲轟與挑戰,本身就是一件很勇敢的事。

不過,仔細想想,為什麼女性主義讓人有這種「反男性」的印象?女性主義到底要提供社會大眾什麼樣的武器?難道只是批判男性的工具嗎?這樣就能有性別平等嗎?男性在女性主義中,只能擔任被批判的消極角色嗎?其實不然,我們想要有一個更友善的性別環境,其實應該邀請男性扮演一個更積極的角色。(推薦閱讀:「如果你相信平等,你就是女性主義者」艾瑪華森十句性別宣言

從男人的屌開始談起

男性到底要如何成為促進性別友善的積極角色?老實說,我身為一個略懂女性主義的男性,我的生理條件,還是與女性不太一樣,在現在這個社會中,我就是比較容易可以進到各種以男性為主的空間中,像是男廁、男子三溫暖、酒店、軍營等。這些地方都是女性不易到達的地方,我也能藉助女性主義理論基礎,提供一些不一樣的思考與經驗。

那天我與朋友去了熱炒店餐敘,一進到男廁,站在小便斗前,就被眼前的「警世語」給吸引住了。

上頭寫著:「尿在外面是因為你太軟、滴在下面是因為你太短,是男人就給我射準一點。」


男廁小便斗前的「警世語」(一)(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有一就有二,尿到一半,我往旁邊的小便斗一看,果然又有另外一句話:「吃了莫宰羊(羊睪丸),是不是覺得硬度、長度不一樣?」


男廁小便斗前的「警世語」(二)(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看到這些話,擁有「男性尊嚴」的男性必定會準確地尿在小便斗裡而不外漏。也許這些話只是清潔人員的逆襲,單純地希望男性可以好好地尿在小便斗,不要徒增清潔人員的困擾。可是,這其中還隱含了我們這個社會對於「真男人」的期待,這其實對男性來說就是鐵錚錚的壓迫。

只是大部份男性對這一類的事情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這似乎是要成為「真男人」的男性雄風表現。如同,男孩們都要經過服兵役的洗禮才足以成為「真男人」,這類的神話在男性之間成為堅不可摧的價值觀。男人就是要「硬」、「長」、「射得準」才是男人。

我曾經在男子三溫暖的更衣室聽過這麼一番言論:一群刺龍刺鳳,外表上看上去就是一派非常陽剛、異性戀、滿口「幹」聲的男孩們,沐浴更衣時,有一個男生遲遲不肯脫光全裸而被同儕調侃,最後他只好自我解嘲地說:「誒!幹!我雞雞很小耶!我不想脫啦!你們先去泡啦!」

一旦男性不夠長、不夠粗、不夠硬、不夠持久,就成為了那個「不適格」的男性。所以只好吃羊睪丸,看看可不可以長一點、粗一點、硬一點、持久一點。為什麼男性必須在這種價值觀中成長?如果女性主義的政治目的是希望打倒父權體制、終結一切歧視與壓迫,那男性的壓迫,當然也應該一同被納入討論。(推薦閱讀:男人解放你的眼淚吧!熱淚,是最溫柔的勇敢

男人不是敵人,父權「結構」才是

在台灣,我們這一輩年輕的女性大多擁有很高的性別意識與自主觀,可是我們這個社會在性別環境的改進卻是緩如牛步,女孩蛻變為女人的過程仍然遭受各式各樣的不平等與壓迫。

性解放の學姊2.0發起「#靠北學姊沒講過」的活動,希望大家可以述說自己生命中的各種性別壓迫、性別歧視、性別刻板印象、性別誤解、性經驗、特殊親密關係的故事。粉絲頁歡迎大家一起來靠北,化解各式各樣的歧見,呈現性別多樣性,促進理解。活動一發起,引起了很多女性的參與,但是投稿內容也出現了很多對他者的壓迫

「為什麼我男朋友要一邊幹我一邊嫌我胖,媽的,我都沒嫌棄你三秒就射了。」

「一堆異男自以為是 GAY 的天菜,愛炫耀自己被 GAY 搭訕,炫耀完還要說被 GAY 追求很噁,其實自己長成那樣才不是什麼天菜,就是盤剩菜。自己是條魯蛇,找不到女朋友,也不要怪 GAY 總是把你的曖昧對象摟在懷裡!」

「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要歧視替代役,好像常備役才是真男人一樣,殊不知姊最爽的經驗就是跟替代役,又大又硬粗暴之餘技巧也很好⋯⋯有用過下部隊的三分鐘就射,給他很多次機會了依舊三分鐘。」


對屌的崇拜,是這個社會的普遍現象,更是判斷是否為「男人」的標準(圖片來源:Steve Rotman,CC

這些言論在一般女性或男同志社群裡非常常見,不夠 man、不夠粗大、不夠持久、身材樣貌只是碟剩菜,就一律成為魯蛇。我無意責怪這些言論,在學習女性主義理論,以及受壓迫者獲得自主性而得以解放的過程,往往都是從自身的經驗出發,容易有盲點。尤其這些言論的出現是出於他們自身的壓迫經驗,當然容易帶有憤怒情緒而不小心說出壓迫另一群人的話。(同場加映:男人真心話:我覺得自己最 man 的地方其實是...

我們不應該太嚴厲地指責這類的壓迫言論,但是我們也應該要向他們清楚地說明並點明:「你這樣說會不會對早洩或沒那麼厲害的男生是另一種壓迫」,通常他們就會突然意識到:「對耶!我立刻修改。」這便開啟了對不同性別的相互理解,讓性別意識往更友善的方向前進。

對男性發出改變性別結構的邀請函

我演講的時候提到 #FreeTheNipple 的活動,都會先問在場的男性:「如果你的伴侶想要參加 #FreeTheNipple 的活動,上傳裸照到網路上,你們會支持嗎?你們可以接受嗎?」每一次大概都是一半的男性舉手表達反對,另一半則表達支持。

接著我會反問在場的女性:「如果你想要參加 #FreeTheNipple 的活動,上傳你的裸照到網路上,結果你的伴侶就像在場舉手表達反對的人一樣,你會有什麼反應?」大部份的女性都會出現:「我會跟他大吵,為什麼我想要脫還要經過你同意?」、「我又不是你的附屬品,我對我的身體有自主權」諸如此類的反應。

我覺得女性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自己顧」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我都會跟在場所有的聽眾說:「可是,我們其實應該給這些反對的男生一些機會。」

給他們機會的意思是,我們要想辦法讓他反省為什麼今天他們會對這種事情反應那麼大?這些焦慮從何而來?是什麼樣的成長經驗讓他養成這種男性氣概,甚至他會理所當然地覺得可以掌控女性的身體?為什麼男性天生就是擁有裸體的權利,而女性沒有?我們要讓男性要看到自己身處在什麼樣的優勢,進而去反省在這個性別結構中自己的位置。


男性氣概如何養成?其實應該被男性理解(圖片來源:Thom Davies,CC

我們要理解到,男性在父權結構下也是痛苦不已,可是我們又不能忽略女性或性少數仍然處於壓迫的事實。我們的確需要讓男性好好地也說出他們痛苦的經驗,但他們能夠了解且正視自己的痛苦與被壓迫經驗,他們才有可能深刻地去反省自己身(生)為生理男性,在性別權力關係不對等的情況下,他們是如何造成別人痛苦,使他人處於壓迫之中。

現在我呼籲正視男性的壓迫經驗,並不是說呈現男性的壓迫經驗,就會減少女性受到的壓迫,我也不是要用「男性也受到壓迫」的理由來替男性對女性的性別歧視、性騷擾卸責。我認為一個好的性別運動,要擷取各種在性別結構中的壓迫經驗,讓這些經驗成為對抗父權結構的材料。在相互理解的前提下,重建一個新的性別秩序。

現在,我們也開始來聽聽男性的壓迫經驗、聽聽男性說話,向他們正式寄出改變性別結構的邀請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