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有效期限有多久?這個月我們想聊婚姻裡的愛情,膝關節寫下《我的花心老婆》裡的愛慾常態,即便是婚姻關係,可不可能依然寂寞?可不可能愛上別人?婚姻究竟是一組一對一的密碼,或者有更多解答。(推薦閱讀:

若是一組夫妻從不吵架永遠甜蜜,球場上的分數將永遠會是零比零。

傳統的男性沙文主義底下,似乎默許強者男性擁有三妻四妾。男性雄風以子女數目當成量化指標,後宮佳麗爭寵則是另一門政治學問。但是,今天若是倒過來呢?一個具有出色外表與聰慧內涵的女性,能否在同一時間之內也擁有多重伴侶?

《我的花心老婆》(又譯《老婆結婚了》)敘述上班族德勳暗戀前同事芢兒,好不容易獲得約會機會後,兩人天雷勾動地火,旋即成為戀人,而德勳更三番兩次央求芢兒嫁給他。雖然兩人甜蜜,但迷倒整個辦公室的芢兒依舊我行我素,每天喝醉才回家,不但坦承與一位男性來電,更進一步發生了親密關係。被逼急的德勳只得想法把她套牢,在一場足球賽轉播時求婚成功。怎知婚後不如德勳想像,老婆透露想轉嫁他人的想法。德勳既被逼瘋卻又割捨不下,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老婆週末在家陪伴自己,周間出門換陪他人。這三人世界看似詭異但卻和諧,直到老婆懷孕生下了女兒。(推薦閱讀:

故事是荒謬的,但倘若放到真實世界中,卻又不顯得那麼離譜。芢兒的愛情觀提出了一個看似「背德」的問題:一夫一妻制是否合理?如果一夫多妻制被某些文化認同,一妻多夫呢?

若社會能夠接受「去道德化」,不再用法規綁死你情我願的愛情,一切制約就不再有效力。每個人都懂「愛情無法保持天長地久」,但又有多少人能在婚前立下浪漫誓言之前就把話說破?就像芢兒交往隔天時說的:「我愛你,但我不是你的……我不想拘束你,也不想被拘束……我覺得我會愛你很久很久,但沒把握一輩子只愛你一個。」(推薦閱讀:

片中不斷地以足球比喻兩人關係。婚姻裡頭不可能不出錯,也無法容許太完美的組合。有時婚姻不能只講究最後那臨門一腳是誰踢的,若只在乎面子,把話說破講死,就是不給對方台階下。試想,若是一組夫妻從不吵架永遠甜蜜,球場上的分數將永遠會是零比零。

德勳說他踢足球最快樂的時候只是需要一顆球,不需要球場也不需要球門。他渴望的是:單純地享受起所有人一起奔跑在球場上的樂趣。若我們大膽一點,把婚姻看成只要是開心相守,哪怕不是「一對一」的單純組合,可能是「三方通話」,甚至是「四人合奏」,都是可能的配對排列。

《我的花心老婆》以韓國大男人為上的社會風氣來看,無疑是一部極度挑釁的作品,但某方面也是誠實的女人欲望心靈日記。有誰不希望獲得兩份不同方式卻又是同樣重量的愛呢?妳希望一個疼你愛你呵護妳的人,妳也期待另一個懂妳像妳的人給妳無拘無束的自由。所以,有誰說,愛不是貪心的呢?(延伸閱讀:

回到那個問題:可能同時愛上兩個人嗎?可能。 樂觀的結論:愛因此會稀釋成一半一半嗎?不,愛會變成兩倍。

膝關節在《大人的戀愛》同你與愛情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