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五月,我們與你聊聊「愛自己」。一個似乎很流行的議題,卻在閱讀完各種「愛自己的十種方式」後,你更加對「自己」產生懷疑。愛自己是什麼?不需問他人,用心理學分析,回到你的本心,聽聽自己的聲音。(推薦閱讀:

有好一陣子沒有寫文章了,前一陣子在忙著生涯第一場演講,在那之後又忙了許多事情。在這一篇文章裡,我想和讀者們聊聊為什麼要了解自己?又該怎麼樣做真實的自己?

前些日子,我受邀到泛科學的每月專題進行演講,我講的是脆弱高自尊,有興趣的可以點這裡看看我的影片。在那場演講當中,我談到了脆弱高自尊的成因,就是我們沒辦法覺察到真正的自己。過去的研究發現,當我們被鼓勵去相信我們的內在直覺與情緒時,將使我們表現出來的自尊與內在的自尊緊密結合在一起[1],而這將讓我們過得比較健康,比較不容易受到外在事件影響,而有過當的情緒起伏[2]。反之,當我們被鼓勵去否認自己的情緒與直覺時,將使我們表現出來的自尊和內在真實的自尊分離開來,我們會變得很不快樂,情緒很容易被外在事件所左右。

另一個研究也告訴了我們相同的道理。在這個研究當中,實驗者把受試者分成兩組,一組要他們回想關於真實自我的10個特質,另一組要他們寫出關於外顯自我的10個特質,所謂的真實自我指得是「真實的我應該有哪些特質」;而表現我指得是「我在和他人互動時所表現出來的特質」。結果發現,當一個人越容易寫出真實我特質時,他越能滿意自己所做的重大決定;而當一個人越能寫出十個表現我特質時,卻和是否滿意自己所做的重大決定毫無關聯[3]。也就是說,當一個人越能了解自己時,他越能為自己做出無悔的決定。(推薦閱讀:

活在世上,總會有許多人給我們許多建議,但並不是每一個建議都適合我們。這也許會讓我們感到徬徨,不知道哪些建議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這時候,我們應該反過來問問自己,哪些建議適合真實的自我,而不是把我變成了一個不屬於我的模樣。當我們越能了解自我時,我們越能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而要怎麼了解自我,我覺得可以把自我分成兩個部分來看,第一個是性格,第二個是特質。心理學認為,一個人的性格在短時間內是幾乎不可變動的。當我們接受別人的建議時,我們可以看看它是否改變了我們的性格,或是改變了我們的特質。內向是一個人的性格,而和異性說話會害羞是一個人的特質。當一個內向的人,被要求變得更外向時,那麼這麼建議就不符合她,因為這將使她失去真實的自我,就前面提到的實驗來看,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建議;但是特質是可以透過練習改變的,當我們對於和異性說話感到害羞,可以透過一次一次的練習,讓自己變得不再害羞。

關於性格和特質的區分,我覺得可以參考心理學界最常用的 Big 5 量表,上面提到的五種性格向度,可以做為哪些是性格的參考。一個人內向或外向是性格,一個人害羞或健談是特質;一個人是否樂於接受新經驗是性格,一個人是否勇敢是特質;一個人嚴謹或粗心是性格,一個人是否體貼是特質;一個人是否熱情是性格,一個人能不能照顧好另一個人是特質;一個人是否神經質是性格,一個人能不能覺察自己的不安是特質。(延伸閱讀:為什麼我們總想控制對方?

即使是一個內向的人,他仍然可以選擇練習表達、練習交朋友;即使是一個很不願意接受新經驗的人,他仍然有權去嘗試新事物;一個人即使很粗心,他仍然可以練習用對的方式來愛別人;一個人即使很冷淡,他仍然可以學著傾聽、了解伴侶的需求;一個人即使很神經質,他仍然可以學著去擁抱他的不安,學習如何和伴侶溝通,學著如何和他的不安共處。我們也許無法改變我們的性格,但是我們能夠從自己的性格出發,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態度。(延伸閱讀:用對的方式來愛他

愛自己,從了解自己開始。別人有權給他們的建議,但你也有權活出真實的自我。


[1]Jordan, C. H., Whitfield, M., & Zeigler-Hill, V. (2007). Intuition and the correspondence between implicit and explicit self-esteem.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3, 1067-1079.

[2]Kernis, M. H. (2003). Toward a conceptualization of optimal self-esteem. Psychological Inquiry, 14, 1-26.

[3]Schlegel, R. J., Hicks, J. A, Davis, W. E., Hirsch, K. A, & Smith, C. M. (2013). The dynamic interplay between perceived true self-knowledge and decision satisfaction.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4, 542-558. doi:10.1037/a003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