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 Cindy 楊又穎離開之後,作者 Alex shih 投稿,同樣寫下當年被欺負的痛。「身為一個國中就出櫃的同志,從小最不缺的就是罷凌。但是與眾不同並不是你的錯。」一瞬間那些淚水都被記起來了,淚水都是今日更堅定更好的力量,聽聽他的分享。
 

剛剛看到 Cindy 自殺的新聞,除了驚訝還是驚訝,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竟然就這樣離開人世,實在讓人不捨。但讓我停在電腦很久的真正原因是:過往那些霸凌的回憶突然如潮水般湧向心頭。

大多朋友都認為我生性樂觀,總是笑咪咪的,但鮮少有人知道小時候我是個多愁善感的孩子,常常因為別人的言論而哭泣一整晚(那天翻到幼稚園聯絡簿,我被同學說講話太大聲就在學校哭了),或是被朋友排擠而變的鬱鬱寡歡。

身為一個國中就出櫃的同志,從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推薦閱讀:同志,不該只有在大遊行才能笑得燦爛

國中讀男校,班上對性向的理解程度比較低,我自然成為同學嘲諷的標靶。還記得那時候學校請來一個講者介紹人妖要裝甚麼擴張器,結果後來國中地理課上到板塊擴張,只要一提到這個字眼大家就狂喊我的名字,或是集體看向我,甚至還幫我取名為擴張器,當下我忍住快奪眶而出的淚水裝沒事,但其實那陣子對「擴張」這個字很敏感,一聽到都會渾身不舒服。(同場加映:「我們,就是靈魂找不到家」變性人小南的故事

後青春期常因為暗戀男生勇敢示愛,傻傻的搞得自己一身傷,從被喜歡的男生把書包丟到垃圾桶,到上廁所的時候潑水到我身上都曾發生過。好幾個晚上,都是自己一個人躲在被窩裡,用 IPOD 聽著楊丞琳的《曖昧》,默默的用淚水沁濕枕頭,希望哭過就沒事了。

那時候撐下去的意志應該就是夢想吧,總覺得還有很多時尚夢還沒完成,還沒遇到適合自己的 Mr. Right 等,就覺得要走下去證明自己的與眾不同並沒有錯。

霸凌當然不好,但有時候嘴巴長在別人身上無法控制,你只能在一次次的欺負中變得更堅強有自信,不要被別人的閒言閒語影響。好比你赤腳前往叢林探險,不能期待路上都是柔軟泥土,必定會有些小石子,腳皮可能被劃破或割傷,卻也越來越茁壯,變得更好行走。(推薦給你:讓我們成長的不是被罷凌的過程,而是自己的堅定

當你真的快要撐不下去時,請想想五年或十年後的自己,回首看看現在這些嘲笑,會發現那都跟灰塵一樣微不足道。

就像我曾跟一個基金會去荷蘭玩,因為行為比較偏陰柔又會尖叫,搞得整團的小孩都不想跟我玩,晚上分房間也沒有人敢睡我旁邊,整趟旅行幾乎都沒拍自己的照片。前年再度去荷蘭交換時,一切都不一樣了,身邊都是了解我的知心好友,在充滿風車的小孩堤防我請他們幫我拍了張照,彷彿看到以前受傷的自己,只想摸摸他的頭說這一切都沒甚麼,看看你七年後過得有多好。

大學剛好選讀了政大國貿,整個系都對我很好,知道我的性向也不會多問而是默默支持,讓我過了最幸福的四年時光,不再是以前那個愛哭泣的男孩了。

今年奧斯卡最佳劇本得主 Graham Moore 說:「16歲的我曾想過自殺,因為我感到自己奇怪、與別不同,我感到不屬於任何團體。但現在我正站在這個台上,想借此機會告訴其他自覺奇怪的小孩,你當然會覺得格格不入,但記得要保持你的古怪、與別不同,下次站在台上的就會是你們。」(推薦閱讀:奧斯卡入圍電影,教會我們的 12 種人生態度

不管別人怎麼說你,記得跟隨自己內心真正的感覺,保持堅強自信,有一天你就會像鑽石般閃耀發光,因為你是多麼的獨特且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