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們的關係中,你是哪種情人?三個故事,看見人們在愛情裡姿態,這回讓我們測驗安全感,看見你我在愛情裡最真實的模樣。(推薦閱讀:五種愛與被愛的真實需求

在這個時代我們的戀愛離不開與手機的牽扯。這不大不小的物件,裝載了我們多少投射的慾望和記憶?特別是身為無法朝夕相處的情人們,透過手機的溝通可以帶來另一個層次的神秘感和激情,但也容易帶來更多的摩擦和誤解。我焦慮的性格容易將一通未接的電話當作是情感的警訊,而必須立刻得到情人的安慰。手機更是身體的延伸——我們靠著手機吃、睡、約會、做愛——那麼當電話另一頭的客體,沒有接起電話因而無法開通你們的連結時,妳會怎麼想呢?

這是一個全憑直覺的實驗,並非要測量妳的任何性格或情感傾向,更無法被概括話,我不過是藉著一個日常的事件,和三個故事,來討論不同情境下的人性思維。


(圖片來源

情境:「通常當情人未接聽妳打來的電話時,妳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

A :「他/她應該只是在忙吧,稍等一下就會回電。」

B:「他/她沒有接我電話,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C:「他/她一定是故意不接自己逍遙去了,我也要出去找樂子。」

D:以上皆非

(請點選)

 

A :「他/她應該只是在忙吧,稍等一下就會回電。」


(圖片來源

A 是相當樂天的人,做起事來十分專注,也因此她極難同時兼顧太多複雜的思維,她寧可相信事情好的那一面。對於感情,她認為信任是最重要的,她絕對不會刻意查勤、登入情人的臉書帳號、或者約會時偷虧對方的簡訊來源。A 就如同美國國稅局的法律態度—她平常給足了你面子和信任,但你最好不能讓她起一點的疑心,因為她的道德界線是非常嚴謹的。

剛認戀的時候 A 願意保持如此大方的人生觀,因為她其實也對猜忌的遊戲感到疲憊。她不過想找一個值得信賴並一起生活的情人。遇到現任伴侶的時候她也的確感到放心。他們過著平行、自我獨立、卻又擁有良好陪伴的感情。一年過去,她逐漸發現他們吃飯時話題變少了,男友也總是加班而減少一起過夜的時間,他們週末時的性愛也變得可有可無。A 不知道該如何提出她的感覺,是否自己太敏感呢?男友跟她在一起時仍是對她非常溫柔。她下班後打電話給安迪,想要問他是否要來她的住處過夜,那時候已經快要晚上九點了,他卻一直沒有接起他的電話。(延伸閱讀:

回到題目

B:「他/她沒有接我電話,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圖片來源

B 是典型的被害妄想症患者,她常常處於過於焦慮的精神狀態。她表現她在乎情人的方式是將對方照顧得無微不致。她喜歡準備手作的愛心便當、適時提醒情人流行病毒和食物安全的消息、督促情人和她一起在週末晨跑。若說有些愛人熱愛自由,B 更喜歡能被時時管束的安全感,唯有在不停的問候和兩人界定的規則下,B 能感覺被愛。

B 的個性並不是一直都是如此緊繃。她因為在愛情的路上失去過太多,而不得已對於自己擁有的感情得抱持著一種隨時必須應戰的準備。那個敵人並不是她的情人—她的不安不是來自於情人的出軌,或其他種類的背叛—她的敵人是她自己,因為她在深處並不相信自己值得被如此完整地愛著,因此她時常恐懼無常的命運會從他手中,將她的所愛給剝奪走,而她沒有一絲力量能夠阻止這樣的悲劇發生。(同場加映:

回到題目

C:「他/她一定是故意不接自己逍遙去了,我也要出去找樂子。」


(圖片來源

C 時常處在一個自我防衛的位置。和 C 談戀愛,像是玩一場極限遊戲,制定規則後,卻又不斷地被她打破規則。在 C 瀟灑幾乎放縱的外顯個性下,她比誰都來得害怕受傷,或者說,害怕輸。因為要 C 承諾一段感情,等於是要她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全數攤開毫無保留地交給對方,那多丟臉。但某方面,C 又享受著和情人間有意無意的較量,那帶給她無盡的新鮮感。也因此,她常常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經真正地愛上對方,因為在猶豫的最後一道防線,一直都是她自己的尊嚴,那她可以放棄一切而守住的東西。

在感情裡頭,C 和情人之外的人曖昧,也不過是她自己設定的一場實驗。她甚至不希望對方愛上她,那太容易了,幾乎廉價。她渴望在無盡的追逐間保持自己的勝算。若她和誰上了床,也不代表她將放棄她和伴侶的感情,她不過是想要跟對方示威:「我仍保有先離開你的權利。」和 C 戀愛,你只能比她更好戰,更愛自己。(推薦閱讀:

回到題目

D:以上皆非


(圖片來源

若妳在以上情境都找不到自己,那麼妳也許是一個根本不願或不想主動打電話找情人的人。手機對妳來說,是萬惡之源。就像現在,妳是網路世界的潛水者,如同妳的愛情,妳只等待最好的時機出手,妳不會輕易冒險出聲。(你會喜歡:

回到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