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並非無瑕,愛是即便有所謂的「缺陷」,仍是愛了。作者洪滋敏的變性專題,不刻意膻情,而是把話語權放在他們手上,在我們的解讀以前,先聽聽他們想說的話。在中國案例小南之後,聽聽小陳的故事,在中國當過模特兒的他的生活景況與心情。

認識小陳的第一天,我和夥伴 K 就被小陳收留在他下塌的住處,旁邊住著的是來自不同國家,特別來泰國動手術的變性人。

「你們餓了吧,今天是中秋節呢,晚餐想吃什麼,我手藝可是很好的。」纖瘦的小陳從沙發上站起來問我們, 「對耶,都忘了今天是中秋節呢。」我說, 「等等八點後因為手術的關係,我就不能吃東西了,但我們可以一起出門去超市買菜,我煮給你們吃。」 「好哇,那我們趕緊出門,讓你好早點休息。」

仍然是雨季的泰國,外頭仍下著滂沱大雨,愛美的小陳一身輕便衣,抓起傘摟著我的胳臂,我們便踩著大雨往超市走去。小陳邊走,邊不好意思得說:「哎呀,給你們看到穿這麼邋遢,太像大媽啦,我在中國可不是這樣啊。」「有什麼關係,這樣才親切啊。」我也勾著他的手說。

 

在中國做過模特兒的小陳,有著高挑的身材,及腰的長髮,秀氣的面容,很難想像天生雌激素就比一般女生都還要高的他,從來沒有服用過任何賀爾蒙藥物,剛到泰國時,甚至住在隔壁的變性朋友們看到小陳,都很驚訝他怎麼可以這麼自然……(推薦閱讀:一中老師的變性告白

雨下地嘩啦嘩啦,我們踏著濕淋淋的腳走進附近的 Tesco 超市,「炒個青菜,辣炒肉末,再煮個水餃,這樣簡單吃如何?」我們在生鮮蔬果區晃,小陳提議著,「再買隻烤雞如何,這裡在特價太便宜了。」K 指著旁邊熟食區上一包一包的烤雞說。我們三個人推著推車像第一次逛超市一樣興奮得一條一條地轉,除了買要煮的晚餐外,還順便買了小陳之後幾天因為開刀清腸胃要喝的牛奶,經過麵包區時我也忍不住嗜甜得買了肉桂捲,而 K 和小陳則一路上都像小朋友一樣一直因為一些小事鬥嘴……「男生負責提東西啊!」小陳付完帳後對著 K 說,便又摟著我撐起傘,在雨裡回飯店走去。

回到房間,小陳便用非常簡易的廚具開始下廚,「在中國時,每天全家的菜都是我煮的,過年的年菜也是。」小陳邊切菜邊說, 「你跟誰學做飯的呀?」我問,「也沒特別跟誰學,只是我覺得爸媽煮的飯不好吃,我就自己摸一摸,又喜歡看別人吃得開心,就變成現在這樣啦!」小陳邊說著邊把切好的蒜末和空心菜丟進小炒菜鍋裡,我靠在廚房門邊想像著他在中國張羅著十幾個人的嘴巴開心又忙碌的樣子……「委屈你了,這個廚房這麼小又什麼都沒有。」我順手把炒好的菜端出去放在桌上,「我沒有關係,就是可惜了你們吃不到我真正的手藝,等手術完後,來中國找我,我做一桌子的菜給你們吃。」小陳又把肉末,辣椒和蒜片再次丟進炒鍋,不一會兒工夫,所有的菜就都好了。

「中秋節可以有這樣的晚餐,真好。」我看著桌上的食物說,「不用謝,你們慢慢吃,我先趕緊洗澡去,晚點可就得躺在床上不許亂動了。」小陳邊說邊打開行李,「小敏,你看我穿這件衣服好嗎?」滿口食物的我抓著飯碗回頭,見小陳拿著一件土黃色的絲緞長襯衫,「這是我手術前最後一次洗澡,得穿漂漂亮亮地進醫院才行。」小陳話才說完,K 就轉頭說:「你竟然可以穿這樣睡覺,真佩服你。」「這裡輪不到男生說話。」他們兩個又逗起了嘴,「不過說真的,你穿這件的確是滿好看的。」K 邊又說,我也笑著點點頭,「好,那就穿這件。」小陳便開心地抓著衣服進浴室洗澡去了。

吃完晚餐,我拉開門出去看一看中秋的大圓月,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在外地過中秋節了,而K正在廚房洗著碗盤……這時小陳拉開浴室的門走了出來擦著濕濕的秀髮,我從外頭看著他在鏡子前,慢慢地把長髮梳開,吹乾,然後擦乳液,在鏡子前端詳著自己的臉,動作那麼的自然,一點也不矯揉造作……

「在中國除了我們家人,和男朋友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學校同學或朋友知道我其實是『男生』。」

「怎麼可能?學校不穿校服的嗎?上廁所怎麼辦?」 「我學校很少在穿校服的,大學就更不用說,每次入學前,我爸媽就會去跟學校師長知會我的情況,所以甚至和我很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又上廁所當然就是去女廁囉。」 「那……男朋友呢?」 「一開始不知道,但不久後我就跟他講了,他還是很愛我,我們已經在一起兩年多了,就像家人一樣,他正等我做完手術,準備術後要來泰國照顧我呢。」 「真難得。」我讚嘆地說,小陳在一陣幸福後,卻突然露出了些許黯淡的表情……「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他,因為身體的關係,不能夠生自己的小孩……」我看著他,接著問:「你會想結婚嗎?」「想啊,很想的。」小陳邊說邊又露出了小少女般地表情...(推薦閱讀:結婚,要不要?

「早點兒睡吧。」小陳吹完頭髮,吃完醫生叮嚀術前的藥,又在喝了一杯牛奶後,便窩到床上「小敏你今晚跟我一塊兒睡吧。」我點點頭,關了燈便躺到旁邊,小陳側身轉了過來,「小敏,你說我會好好的對吧?」小陳用有些擔心的眼神對我說「他們都說這個醫生很厲害呢,但其實還是會有些怕啊……」我微笑地看著他些許擔憂的眼神,想著在剛剛那個表現地獨立,勇敢又自主的他…… 「會沒事的。」我說,小陳又翻了一個身,「說真的,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搞不懂,到底是為什麼我要受這個苦啊……」小陳幽幽地,像對上天,又對自己問著「為什麼就是我呢?為什麼我身體是這個樣子?實在是不懂啊……」

我只是聽著,外頭的光從落地窗照了進來,落在小陳細緻的側臉上……「很多事情要經歷過,才會知道的吧。」他最後說,我點點頭……「我給你看在中國時我多漂亮。」小陳換了個話題,伸手拿起旁邊的手機翻起照片來「你看,美吧,這是我之前幫別人拍婚紗時的照片。」他一張一張地翻給我看,「這次啊,想要連鼻子也稍微整一下,只要往內縮一點點兒就完美了。」 我看著本來就是小臉高鼻,一張模特兒臉蛋的他……

「希望手術後,我的人生會越來越好。」小陳最後在睡前,輕輕地說出這句話。

我們在小陳那住了兩天,一整天他就只能待在房子裡,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喝下一瓶清腸胃的藥,然後又因為藥效他會想吐又一直跑廁所,本來就很瘦的他,一經這個折騰,覺得又更加削瘦了,連走路都覺得要走不穩了……那幾天,我不時會幫他熱湯熱牛奶,陪她聊聊天,有力氣就出門散散步,一直到他要手術的當天,我們一起送他到醫院。

「加油,會沒事的。」我和K在小陳上車前對他說「等你手術完,再來看你。」

相隔一週,工作結束離開泰國的那天,剛好是小陳出院回飯店的日子,我和小陳約好了上飛機前會過去看他。當天在醫院採訪一整天後,便連忙搭上計程車回到原先小陳的飯店住處……

「嗨,我來了,你還好嗎?」我輕輕地拉開門說,見小陳正躺在床上,昏暗的房裡,棉被底下接出了一只白色的尿袋,而床上則因為擺了太多東西有些雜亂,床邊底下擺了好幾喝完的瓶裝水,茶几上有一碗已經涼掉的湯……

「你來啦,在醫院時比較痛,我現在還好……」小陳見我來便想坐起身,我連忙放下背包過去扶他,當天早上才剛進手術房看完變性手術,我知道那可能有多痛…….我把小陳扶正,枕頭棉被都幫他放到舒服的位子,

「你吃了嗎?」我坐在床邊……「中午喝了一點湯,沒喝完呢,雖然很餓,但實在不敢吃太多,因為要上大號的話就麻煩了,現在會很痛的。」小陳指著床邊的那晚沒喝完的肉湯說,「你要不要再吃點兒,我幫你熱湯去。」小陳點點頭,我便伸手拿起湯碗進廚房,「在醫院裡好無聊呀,我一個人在單人房都沒人可以說話,回來了又發現沒人可以照顧我,還好你來了……」我邊熱湯,小陳邊在床上跟我說,「你臉色看起來有點糟呀,是哪裡不舒服嗎?」我問,「其實是有點發燒了的樣子呀,因為不想一直吃消炎藥……」我走過去伸手摸了摸小陳的額頭 「欸,真的有些燙哪,怎麼沒有乖乖吃藥哪?」說完我便趕緊拿起毛巾沖了冷水給小陳敷在額頭上。

一會兒,我把熱好的湯端去放在床邊,又倒了一杯水給他,幫他從袋子裡拿了一包營養粉出來泡,弄好後坐回床邊,「我給你看個東西。」小陳轉身要我幫他從行李箱拿一個小袋子出來,打開後我發現裡頭是四五種不同粗細的透明壓克力模擬陽具,就跟在手術室裡醫生拿來測量人工陰道的深度時用的一樣,

「那天醫院裡的護士拿這包和一整袋的潤滑液給我,護士都害羞地跟我解釋怎麼用,叮嚀我前半年一定要天天用,不然陰道會萎縮。」(同場加映:女孩們,你認識自己的陰道嗎?

我興味盎然地研究著那組不同長短粗細的模具,「金子姊(中介)還教我該怎麼仔細清洗陰道。」說完便拿出一些清潔用品,我邊一瓶一瓶拿起來看邊說:「連我這個女生都沒有認真在做這件事情哪!」「這樣怎麼可以呢,女生要懂得愛護自己呀。」小陳笑著又說:「你看我連護墊都帶了一堆來了,是會涼涼很舒服的那種,你拿一些去用吧。」我邊聽邊咯咯地笑,小陳硬是順手塞了幾片到我手裡,像媽媽一樣得又說:「你那麼常在外面工作跑來跑去,更要好好照顧自己呀。」

我笑著點頭收下後問:「你家人,男朋友什麼時候來照顧你呢?」 「再幾天就來了。」「那這幾天我不在誰來照顧你呀?」我有點擔心地問,「沒事兒,金子姐會幫我叫飯,護士每天會過來一次,其他剩下的事我可以自己來的…… 」小陳摀著額頭上的毛巾,看著天花板,淡淡地又說…… 「要堅強。」

在飛機起飛前的幾個小時,我就待在小陳的房裡,陪他一起吃晚餐,聊天……「小敏,你有男朋友嗎?」突然間小陳問我,「呵呵,目前沒有呢。」我笑著說, 聽完,小陳坐起身,伸出他修長的手握著我說:「像我這樣身體有缺陷的女生都可以找到這麼疼愛我的人了,你一個這麼美麗又健康的女生,怎麼會找不到呢?」

瞬間我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只是由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動,看著眼前這個 「特別」的女生,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時間差不多,該走了呢……」離起飛還有三個小時,我起身開始收拾行李,外面又開始嘩啦嘩啦地下起滂沱大雨……「好的,東西記得帶,不要忘掉了。」小陳叮嚀著,我很快地把背包收好後問: 「還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在離開前幫你做的?」「差不多了,你要路上小心。」小陳說,

「你也是,加油喔,很快就會沒事的。」說完,我走到床邊,給了小陳一個深深的擁抱,感受他仍有些虛弱的身子……

我揹起背包,走進雨中,轉身看了小陳最後一眼,他正起身,拿著尿袋慢慢得想移動到廁所,我透著玻璃,看著他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著,「要堅強。」他不斷地喃喃著……

而大雨仍毫不留情地,裹著一切正逐漸離去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