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三月我們聊了許多「美」,不論是從身體、從心靈,我們都期待人們有更多觀看「美」的管道、期待「美」不再是文化的俘虜。親愛的,有一種美,叫痛,用皮肉的痛楚換來社會視覺的好感,不只是我們現在流行的整形科技,歷史至今,有一群女人他們忍受肌膚的痛已有幾千幾載,讓我們一起聽他們的故事。(推薦閱讀:這五位名模有話要說:你口中的缺陷,讓我與眾不同

疤,在美的權力結構裡容不容許存在?人們倚靠醫美科技除疤、淡斑,它們就像是難纏的自卑,我們喜歡藏起來、不被注視。 但一群在非洲 Karo、Hamer 等部族和蘇丹等地區的女人們,他們以「疤痕」為傲、歷史以來從未遵守「素白靜雅」的審美觀,他們刻意製造出疤痕,讓身體成為一塊畫布,把美,都深深刻鑿在肌膚上,他們稱為疤痕紋身(Scarification)。(推薦閱讀:

疤痕紋身(Scarification)是一種人體浮雕,他們用燒熱的鐵鉗灼傷皮膚、用刀割出線條、而後在傷口灑上灰,讓傷口癒合後加倍隆起。過程中他們不加任何麻醉,挨著那疼痛,只為美麗疤痕。

非洲某些部落歷史以來透過疤痕紋身象徵:家族血統、種族身份、宗教與政治儀式、社會地位以及一個人的性慾,生育能力和美感。總的來說,疤痕就像是他們的衣著,能夠從外在標籤自己。也因為全年氣候炎熱,所以他們尋求到另外一種點綴外在的管道,並且發展為文化。

那些部落認為疤痕能美化身體。「疤痕紋身」的活動可能始於孩提時代、慶祝成年的儀式、在第一次月經來臨時,它們象徵著力量與勇氣,所以即使再怎麼疼,他們也會盡力忍住不哭,因為哭出聲了,就是對這個儀式的侮辱。文化教導他們:「此刻你要為傷口感到驕傲」,如果在儀式中表現勇敢,那就是整個家族的光榮。因此疤痕也成了一種身份地位的外在感知,越是承載著淋漓傷口的女人,越被推崇。(延伸閱讀:

適婚年齡的婦女也會在肚子上留下疤痕紋身,他們相信唯有通過疼痛的考驗,才能成為心智成熟、足以承擔另一個生命的真女人,因此肚皮上的疤痕表示「生育能力」,男人特別喜歡肚上有疤的女人,它同時也是「性感」的象徵。(同場加映:

現在的非洲受到時代演進影響,許多傳統觀念也跟隨隕落,甚至有地方法律禁止這個儀式,許多老一輩的人臉上仍留著疤痕,即使疤痕紋身不合時宜,但仍不能否認他們記錄了上一輩的的文化意義,我們要為他們記得,他們曾為時代勇敢過。(推薦閱讀:

你或許很懷疑,這些女人為什麼容許別人傷害他們?事實上,在世界各個角落仍有許多女性承擔著「美的傷害」,南非認為未成年女孩的美要透過「割禮」(割除性器官外部)以表示貞潔,這是美的疼痛,文化的疼痛。想想這樣透過「痛」達成「美」的途徑,或許不只存在偏遠角落,只是身處的環境景觀影響了我們觀看的方式,整形痛不痛?鐳射美白痛不痛?過去裹腳小腳的中國傳統、維多麗亞時代束腰束腹的美麗痛不痛?

每一個時代,都有專屬凝視女人美麗的方式,美麗已經在歷史的洪流中輪迴過幾遍,因為疼痛換來的美,值不值得、驕不驕傲,唯有當事人能夠決定,旁人無從置喙。如同我們相信每一個女人都能選擇自己美麗的方式,可是我們希望那一條路是快樂的、自在的、不需要遷就他人的。你就愛自己的雀斑、就愛身上深深淺淺的傷疤、就愛媽媽給你的自然卷、就愛狂野如夏日陽光的小麥色肌膚。(嘿親愛的:

「你很美,我知道。」我想這樣對你說,因為你就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存在,因為你微笑、你感受、你呼吸,你的每一個局部都牽引著世界微妙的美好流動。別讓第三者來告訴你「你美不美」,你的美我們都知道。但願有一天,女人,可以跳脫文化的凝視,這世界也會有更廣闊的視野理解美。從此,我們都為自己而美麗。

 

參考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