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與故事網站的共同企劃:美是什麼?對於不同朝代的人,都有不同的見解。對現代的我們而言,我們常希望自己鼻梁高一點,眼睛深邃一些,但在中國的某個朝代,高鼻深目的外表並不討喜,你猜出來是哪個朝代了嗎?(其實標題默默破梗了,推薦閱讀:秦淮美人的風雅時尚

在現代的審美觀中,輪廓很深是一種美麗,而亞洲人又普遍認為金髮碧眼也很美,但是這在唐代可是行不通的!

你一定想不到,課本上老是引唐太宗之言,說唐代是「華夷、胡漢一家」,這種說法致使穿越者以為唐代沒有種族歧視、而且崇尚胡人的相貌。

俗話說得好「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因為人本來就是一種超級愛區別你我彼此的生物,大至一國一族,小至一里一家(要不然你以為台灣移民的械鬥時尚怎麼來的?),只要可以分的都會分。

不可以取笑不同族群、要尊重別人的文化什麼的,在近現代以前根本沒有出現過,大概從漢代以來,所謂以「華夏」自居的人群就以「漢化」別的族群為一種德政。這種心態直到今天依然存在,而且在台灣也滿嚴重的(舉例來說:「我把你們當人看」就是這種心態的標準體現,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往往沒發現,他們雖然活著,卻說著死人的話)。(同場加映:為什麼要求越南女人過我們的新年?

當然,唐帝國幅員遼闊,為了統治方便,仍准許不同的族群有自治團體、保持他們的文化,但是這種自治並不是出於尊重,而是因為懶得管理。而且管理這些胡人的組織並非朝廷的核心,政府對於這些族群的政策並不一致,也不會特別發預算或者補助他們的活動,一旦胡人離開他們的胡人生活圈、進入唐人的社會後,仍以唐的律法為優先。

唐人們最愛嘲笑的就是「胡相」,也就是胡人的面孔,或者胡人不懂得所謂的「禮儀」、也沒有所謂的「傳統道德」(就像台灣人吃著泰國菜越南菜卻依然歧視新移民一樣)。迷戀於外來文化、甚至亟欲「胡化」的人,會被認為是有病的。

而高鼻深目的「胡相」會被認為是醜、非我族類。唐代的教坊記有個故事是這麼說的,長安城中有一位女藝人,生來就高鼻深目,但她一直靠著化妝讓自己的臉不那麼突出,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兒子死了,她傷心地大哭,淚水把妝給哭花了,露出她原本的面目,她的婢女嚇壞了,大叫說:「娘子眼破矣(翻譯:太太!!!妳的眼睛破洞了!)」

至於要怎麼畫,我覺得大概就像這篇報導說的作法一樣,用顏料混合之後,把深邃的上下眼皮打亮、校色這樣。

還有另一個故事,是一個男子生了個兒子,一生下來就高鼻深目,男子當然馬上懷疑老婆討客兄,準備把小孩掐死,結果忽然想起自己家的深色馬匹曾經生出一匹白馬、這是因為深色馬匹的親代曾經有白馬的關係。於是男子才想到,自己家的祖宗曾經有胡人,那麼孩子可能不是客兄的種。

這個史書上最早發現隔代遺傳的案例,一方面顯示了有些胡人的家族刻意地掩飾自己的出身、與唐人通婚、逐漸洗去高鼻深目的外表。另一方面則顯示當時的唐人可能普遍是扁臉族,因此小孩子一旦高鼻深目馬上就被發現了。

所以,高鼻深目在唐代很難說是美,或許有人特別喜歡,但恐怕普遍不覺得是美。


(點圖看更多三月專題:你的美,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