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近年來致力於為婦女、戰區受害的被性侵者爭取權益,2014年底她曾說「我一直對演員身份感到不自在」,因為安潔莉娜裘莉期盼自己除了演員身份,能為這個社會帶來更多愛2015年初她就為我們奉上這部根據真人實事拍攝而成的類戰爭電影:《永不屈服(Unbroken)》。(推薦閱讀:安潔莉娜裘莉:受害者不丟臉,可恥的是傷害你的人

好萊塢,圍繞著戰爭題材的影片還真不少,但在一片以男性導演為主流的環境中,女性導演願意挑戰這議題的,恐怕一隻手數得完。最著名的,大概是曾以《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奪下2010奧斯卡最佳導演殊榮的凱撒琳・畢格蘿(Kathryn Ann Bigelow)。

果要問我:接下來,我最想看到哪位女導演執導戰爭片?那我可以俐落回答:我已經看到了。

近年來致力於終結戰區性暴力的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2014年底說著「我一直對演員身份感到不自在」言猶在耳,2015年初就為我們奉上這部根據真人實事拍攝而成的「類戰爭電影」。(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

喂~戰爭電影就戰爭電影,幹嘛稱「類戰爭電影」?

因為,相較於典型戰爭電影裡大量的爆破、槍林彈雨、敵對陣營間的猛烈廝殺,這部影片雖取用了二次大戰的時代背景,但上述元素佔全片時間比例低,反倒選擇放入了更豐富多元的議題,令人大呼過癮。

【消失的女性聲音】

電影播畢,我坐在座位上一邊消化、一邊喃喃自語:為什麼這部影片,除了男主角路易的母親有台詞之外,其餘女性,就算有出現在螢光幕前,也沒有台詞,更沒有交待她們與路易間的關係,僅能從畫面上的場景與人物間的距離來推論。

這一點都不像是一個鮮明的性別平權主義導演,會允許出現的,是不?然而,如果您以「一個女性導演,試圖去詮釋與理解這世界如何看待戰爭這件事」的角度切入,便不難發現那是種很深的疼惜與無聲的抗議。(推薦閱讀:

一種對「男性,不管你願不願意,都須責無旁貸赴戰場」的疼惜,以及對「女性,國難、戰爭當前,被迫噤聲、不被聽見,好像戰爭與她們無關、什麼都使不上力」的抗議。

【孤獨,是與自己最艱辛的同在】

如果非得從「海上漂流47天」與「被關禁閉47小時」當中擇一,你會選擇哪一個?為什麼?


(圖片來源) 

如果再補充情境描述:海上漂流有同伴,關禁閉是自個兒一人,那你的選擇會不會改變?為什麼? 

我想,服過兵役的人都會同意:寧願被禁假5天,也不想被罰「關禁閉」1天。禁假留營,營區裡還有其他同袍會陪你聊天打屁;但關禁閉,則是一個人在幽暗的小空間,面對幽暗、面對自己。

如果《浩劫重生》(Cast Away)裡的男主角-Chuck 有機會與《永不屈服》的路易對話,我相信 Chuck 一定會既羨又忌地對路易說:我真羨慕你,海上漂流時,你還有2個同伴;而我,只有「Wilson」…一顆被我畫了人臉的排球,不小心被海浪捲走,還害我哭得死去活來。


(圖片來源)

所以男主角路易歷經海上漂流47天,挺住了。

卻在日軍營地被隔離、關禁閉不到47小時,崩潰了。

人的一生中,與自己獨處的時間最長,但諷刺的是,往往也最逃避。於是我們找盡任何理由與方式,避免自己落單;真的落單了,卻又不願意好好陪伴自己。

 

或者該說「不知道怎麼陪伴自己」,可能會更貼近些。

曾經歷重大「預防性」手術的裘莉,很能明白生命當中的病痛、重大抉擇,即便有很親密的伴侶可以一起討論、支持,但最終要承擔這一切的,仍是自己。(推薦閱讀:

用生命去體現過「何謂孤寂」的她,在影片中對「孤獨感」的刻劃,斧鑿很深,甚至延伸到下一個議題。

【父親,是男孩生命中第一個男性成人典範】

凡看過此部影片,大概都會對俘虜營裡的日本軍官:外號叫「飛鳥」的渡邊恨得牙癢癢。然而,對於一個一輩子都活在怕父親期待落空、需要不斷證明自己夠優秀的人,其實是很值得同情與憐憫的。

包括,他無法忍受戰俘竟然用堅定且自信的眼神直視著自己(直視的眼神是很有力量的,不信您可以對著鏡子實驗看看);包括,不肯屈服於暴力威脅的戰俘,竟有著自己父親期待在他這個兒子身上看到的剛強與堅毅。


(圖片來源)

一個男性,從男孩時期開始,直到長成了一個男人,耗費一輩子追求高階將領父親(象徵成人男性典範)的肯定,卻仍求之不得、終身無法成為他父親眼中夠好的男人,甚至連一個戰俘都不如。

 

這種男性成長歷程的長期孤寂、不被允許與接納的軟弱,全在導演裘莉的眼裡。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詞,開始為台灣國人所熟知,是在1999年的921大地震發生之後。遭逢災難而幸運殘存的生命,皆為高危險群。

特別是如果所經歷的,是一個集體、大規模的事件,需要得到更多的關注與專業協助。就像男主角路易,在大戰結束後,戰俘營的畫面深刻烙印在腦海裡,數十年揮之不去。

所以2012年奧運,日本境內傳遞聖火的任務,特別安排當時已年近百歲的路易傳遞聖火通過當時戰俘營的現址。對個人而言,那是個很重要的「儀式化活動」,象徵「走過、穿越」,具有療癒效果。(同場加映:


(圖左:裘莉   圖右:片中主角-路易詹帕瑞尼,於2014年影片完成時,以97歲高齡辭世)
 

值此同時,基於諮商心理專業,我也不得不提醒:當我們面對近期復興空難事件,除了給予逝者家人撫慰,亦別忘了空難倖存者可能會出現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心理專業的介入,不僅僅是協助當事人從創傷中療癒,亦需教予其家人與之共處的方法。(推薦閱讀:

這件事,比一味耗費社會資源在盲目造神、毀神、政治口水,來得更具價值與重要許多。

*想看更多電影點評?前往【心理學電影院】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