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躺在有點冰涼的手術台上,身邊雖然有醫生和護士陪伴,但還是非常緊張...」懷孕生子,是女人生命中一個重大的改變,在分娩的時刻,如果能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家人身邊,度過這個緊張的時刻,那該有多好...?溫柔生產全記錄,讓我們知道原來寶寶也可以安心地在「家裡」來到世界上,成為第一個他在世界上看見的人。(延伸閱讀:

懷孕、生產,是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經驗之一。懷孕的過程,我們的身體經歷許多變化,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們開始做好準備,迎接產兆來臨那一天。

在一次機緣下,我接觸了居家生產;口裡問著我「有沒有想過要在哪裡生?」的人,是我的親妹妹;那時的我,很自然的回答她:「沒有耶,應該是在醫院吧!」,妹妹接下來的一句「你有想要在家裡生嗎?」,我放空了兩秒,回答:「好啊!」。

 

為什麼我會如此輕易就答應妹妹的邀約?我想,是因為「信任」和「自信」;妹妹是個溫柔的人,和我感情非常好,她的專業和認真,是非常值得信任的,而我本身也覺得生產是一件自然的事,只要跟著感覺走,一定做得到;比起冷冰冰的醫院病房,我更希望在自己最熟悉的環境迎接自己的寶寶。但生產並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團隊的事。

在我的生產小組裡,最難應付的就是孩子的爹;在他眼中,我一直是個特立獨行的人,當他知道我想要居家生產時,不聽我的理由就投出反對票。於是我使出了殺手鐧,跟他說「你看喔!如果在醫院裡生的話,你是趴在玻璃窗前,說:『哇!那是我的小孩耶!』;但如果在家裡生的話,你是把寶寶抱在懷裡,說:『這是我的小孩耶!』」;從此以後,老公再也沒有對「即將跟老婆一起面對居家生產」這件事做反抗。(推薦閱讀:

雖然我是護理人員,但對於生產,我所知道的並沒有比其他孕婦多;準備居家生產的過程,妹妹和助產師告訴我什麼是「生產計劃書」,提醒我要為自己的生產做好規劃。居家生產,並不如想像中的可怕,卻也沒有想像中的容易;除了本身沒有內外科疾病、產檢過程經評估沒有懷孕造成的合併症外,助產師也會對產家做居家評估,在有限的場地和擺設中,尋找能派上用場的物品和傢俱;讓產家成員了解生產計劃的內容,告知生產流程、可能發生的狀況與應變方式,讓產家對於生產不陌生、不害怕。

 

99 年 6 月 5 日凌晨,警報響起,我開始規律的 5 分鐘宮縮一次,但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因為不放心,我還是請妹妹來到家中。妹妹來了以後,我的宮縮卻延長了,證明這是一次假警報;妹妹擔心我的狀況,所以一直等到老公中午下班後,她才離開。沒想到晚上 9 點半,我又開始感到收縮,一樣的 5 分鐘一次,不一樣的是收縮時竟有語無倫次的感覺;我開始洗澡、整理家裡的環境,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築巢反應。

將近半夜 12 點,妹妹來到家中,我跟早上的感覺完全不同,宮縮時,我微微喘氣,試著調整呼吸;評估狀況後,我們便請助產師出動。等待助產師的過程中,我們自由活動;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的我,坐在電腦前記錄當時的感覺和心情,宮縮的時候,就閉上眼睛調整呼吸,放鬆身體專心應付宮縮。其他時間,我幾乎都黏在產球上,坐著扭來扭去、抱著跪在地上、坐著靠在牆邊閉目養神;妹妹在我坐產球的時候,順便幫我做背部按摩,眼神沒有離開過我,而老公則走來走去裝忙,試圖掩飾緊張的心情,至於我們家的狗狗--慢慢,則是一直陪伴在我身邊。(同場加映:

6 月 6 日凌晨 3 點,上完廁所擦拭時有黃色果凍樣分泌物,夾雜著血絲,我落紅了;又累又不舒服的我,決定到房間休息一下。側身躺著,依然感覺子宮一陣一陣的收縮,黑暗中,有個人走進房間,躺在身邊、握著我的手,原來是老公;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這樣陪我躺著,宮縮的時候,我閉著眼睛,提醒自己不能太大力握痛老公的手。

 

凌晨 5 點,助產師到達並為我做了內診,子宮頸口開2公分,但寶寶的頭還沒有固定,可能還在找適合的角度;聽到這裡,身體的不舒服加上心裡的失落感,讓我的眼淚掉了下來,助產師安慰我,提醒我要給寶寶時間和空間。收拾好心情,我們一起在客廳吃早餐,宮縮的時候,就把早餐放下、閉上眼睛放鬆,宮縮過去後,又繼續聊天。

餐後,助產師要大家都去休息,為接下來的奮戰儲備體力,但我怎麼樣都睡不著,頂著雜亂的頭髮起床,繼續黏著產球。我跟助產師表示宮縮愈來愈讓人無法忍受,請助產師再次為我內診;子宮頸口開四公分,落紅變多了。

早上 10 點,助產師建議我可以去戶外走動,而我根本就不想動,折衷的辦法,就是在門口爬樓梯;平時可以一步跨兩階走的我,這時居然寸步難行,每走兩步就必須靠在妹妹懷裡應付宮縮;走了來回一層樓的樓梯,彷彿花了我一輩子的時間。回到家後,每次的宮縮我都必須發出聲音來釋放體內的壓力,身體愈來愈熱、坐立難安。

助產師提供一些小道具讓老公幫我做背部按摩,但我覺得好像沒有太大的效果,於是又教老公和我抱在一起跳慢舞。靠在老公的懷裡,雖然身體很不舒服,我卻還能取笑老公僵硬的肢體;宮縮時,我就腳軟、全身放鬆掛在老公身上。(延伸閱讀:

11 點 10 分,躺上床,我感覺再也爬不起來了;助產師為我內診,驚訝的發現子宮頸口已經開 8 公分了,寶寶的頭也降得很低了,於是妹妹和助產師開始忙了起來,告訴我現在的狀況,等著想用力的時機出現,我感覺她們就在我身邊準備用物,輕聲的安撫著我,為我按摩小腿。這時的我,閉著眼睛感受周遭的聲音和氣流,張開眼睛卻感覺眼前一片黑白、視而不見。

11 點 40 分,有股極度無法忍受的力道,就要從我的會陰部衝出來,我嘴裡不停唸著「我可以用力了嗎?可以用力嗎?」,原來是羊水囊從我的產道膨出;經過我的同意,助產師將羊膜弄破,讓前端的羊水流出。羊水破了以後,強烈的便意感沒了,但當子宮又開始收縮,每一次都讓我有非常想用力的感覺。我愈來愈熱,索性把衣服脫個精光;這時候的我一點都不希望被碰觸,所以老公只能在旁邊為我和寶寶打氣。

 

一次次的宮縮和用力,寶寶的頭漸漸著冠,妹妹提醒著我開始哈氣,讓寶寶自己滑出產道。中午 12 點整,我們的寶寶出生了,剛來到這個世界,馬上就發出第一個哭聲,接著我哭了、妹妹哭了、老公也哭了,我們終於做到了;助產師說我們好棒,我們真的好棒。

助產師為寶寶稍微做口鼻的抽吸後,馬上把他放到我身上;寶寶好軟,手腳涼涼的,在我身上拍呀拍,自顧自的哭了一陣子,我一直跟他說話,叫他不要怕。等臍脈動停止的過程,我們的視線都離不開寶寶,他是這麼的小,卻又這麼的堅強。

臍脈動停止後,助產師引導老公為寶寶斷臍。我們讓寶寶趴在我的胸前試著尋乳,寶寶很棒,一下子就含上我的乳頭;助產師也利用這個時間,查看我會陰部裂傷的情形;肌膚接觸一陣子後,妹妹和助產師為寶寶做新生兒評估。醞釀 38 週又 4 天,歷時14.5 個小時,我們終於成功了。(延伸閱讀:

有了自己生產的經驗後,我也開始走上助產這條路,希望讓更多婦女和家屬知道溫柔生產的美好,讓她們知道生產是有選擇的。生產不是生病,這段過程不過需要我們多一點耐心和信心;孕產婦與家屬若能得到充分的產前教育、習得生產的知識與技能,就能有足夠的能力去應付各種狀況;醫護人員若能懂得溫柔的對待、相信孕產婦與家屬的能力、不做多餘的醫療介入、適時的給予協助與指導,那麼生產,真的可以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