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愛情能計算經濟效益,哪一段戀情比較值得?新進中國作者顧一禾用經濟學的角度與我們談談戀愛,也別有風味。

我有一位朋友,為了保護其隱私在此用名字的縮寫 KA 來代表他。KA 與我不同,我認為 KA 是可以成為經濟學家的人,除了他在微觀經濟學的考試中取得了98分的成績之外,他對待一切事物都持有的嚴谨科考態度也實在是一種景觀。如果他最終没有做出什麼成就的話,那也只是因為他的學術能力最終還是没跟上他的認真態度而已。

「戀愛」作為一項自古即有的運動項目(?)時至今日其實也没有太多的改變,大多數人在這件事上也多多少少都採取著亞當·斯密的自由主義的態度,比如一見鐘情啦日久生情啦反正都是隨緣,不管兩個人進展到哪一步都會有看不見的來自月老或著維納斯的手来進行調空,參與者只要聽從本心盡力去追逐去打打鬧鬧就好。

而 KA 在戀愛這個問題上是一位完全的凱恩斯主義者。KA  認為,戀愛作為一種兩人(或多人)之間有付出有回報的行為,涉及到資源分配决策和交換關係,那就和大多数市場交易行為一樣,如果不以嚴厲的政策加以管控,就會朝向崩毀發展。他的觀點一經問世,就引來了大多數情侶的抵制,但是 KA 是一個有情懷的準經濟學家,他像杏秐講學一般將身邊的單身狗和情侶齊聚一堂,向我們布道。

KA 提出了一系列理論來佐証自己的論點。

首先,他認為,「兩個人在一起是因為戀愛這件事使得兩人都獲得了正的效用,如果其中一人或者兩人在這段關係裡獲得的效用是負的,這段關係就難以維持。」他補充,這裡的「效用」既可以是心理上的安慰,也可以是信息和成長機會,還可以是物質上的。這裡,單身狗和情侶都點頭表示同意。

然後,他提出了「情侶相處時獲得的邊際效用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會先遞增然後遞減」的理論,「邊際效用」在這裡指的即是「情侶在一起每多相處一秒鐘所獲得的心理效益」,KA 認為,剛成為情侶的小男女會陷入狂熱的熱戀期,而在一段時間後,双方都已經没有更多新鲜體驗提供给對方,所有未知都被探索完畢(大家發出暧昧的笑聲),除非有物質上的豐裕可以任性,否則在一起時的心理滿足感就會下降,當邊際效用降低為0時,大家就會開始互相嫌棄。(推薦閱讀:連說晚安都嫌麻煩的愛情

情侶們表示了抗議,一部分表示他們的爱是忠貞不渝天長地久的,他們並非為了新鲜感才在一起,而是因為對方正是自己天定的另一半;另一部分的智商比較高,提出人是具有自我更新功能的存在,而且人的複雜性遠遠大於手機遊戲,所以如果從新先體驗的角度出發,邊際效用是不會降為0的。

KA 補充解釋,自我更新的内容不見得符合戀愛對象的偏好,更新了也等於没更新,另外,如果兩個人相處的時間太久,自我更新的速度跟不上,邊際效用還是要降低,而且邊際效用根本不用降低到0,花花世界萬千可能,只要别的什麼事情能帶來更大且看起來恒常的邊際效用流入,那這關係也就危險了。

情侶們感到他們對爱情的忠誠被冒犯了,一對男女站起来準備走。KA 急忙又補充:但是假如双方都以對方的偏好為参考自我更新,還是有救的,久而久之還能形成一種叫「默契」的用户黏性。然後他抛出了解决方案:「只要大家控制一下相處的時間,每天不要超過三小時,剩下的時間都拿来讀書看報打球跑步,努力提升自我修養,就能關係長久。」(同場加映:從心理學看關係細水長流的六個秘密

雖然三小時的限制有些過於嚴苛又没什麼依據,但總的來說還算靠譜,大家繼續聽了下去。

KA又拿債券評級舉起了例子:假如一家公司給你賣一種永續債劵(即吳其債權,定期向債券持有人發放利息),理論上你一輩子算下來的年利率是20%,但從世界範圍來看,這個類型的公司都有著極高的經營風險,而且平均壽命不超過七年,你會買什麼?大家都搖頭表示傻逼才買呢。

KA 說:「那大家對這家公司的債權評個級,你們覺得這算是什麼級別的?」了解點金融術語的人表示這是垃圾債券吧。

KA 又說:「那假如一家公司每次只發行以月為單位的債券,年利率是15%,比上一個低,但基本上都能兌現,你們覺得呢?」大家紛紛表示買買買,哪里可以買到。

於是 KA 拍桌總結:「這你們就知道了,一談戀愛就跟你們扯天長地久海誓山盟的都是什么級别的人了。」

幾對情侶面有愠色,有單身狗姑娘說你這不是廢話嗎?還用你跟我扯經濟學,談两次戀愛不就知道了。KA 晃晃食指表示這就是將實踐與理論相結合,從而提練出可進行長期指導實踐的真理。

高智商情侣再次反駁,KA 拿公司債券和戀愛關係相提並論時的表述是不全面的,戀愛中的合理承諾會催人上進努力,正如公司經營者會為了公司聲譽盡可能避免出現違約一樣。KA 微笑着摸摸他們的頭,耐心地解答:「所以高質量的公司不怎麼發行有較高違約可能的債券,只有爛公司才喜歡打保票,這就叫逆向選擇,你貨市金融學一定没有好好複習。」(推薦閱讀:讓男人想定下來的春筍理論

覺得被嚴重冒犯而生氣的情侣問 KA 還有没有廢話要說的,没有的話就要去小樹林約會了。

KA 清清嗓子說他其實研究了戀愛中所有行為背後的經濟學原理,最讓他有興趣的是分手這個環節,他還建立了幾個模型。

情侶們表示不聽了不聽了,你一說我們回去就得尋思,本來談得還挺開心的,你這麼一分析什麼都有經濟目的了,本来没要分手也要分手了。

大家迅速跳到了别的話題,比如電影票和酒店的團購,KA 成了被人們無視的諾亞,獨自在腦袋裡修建著寂寞的救世方舟。同為單身狗的我覺得他的理論其實也不至於錯誤至此,於是我遞給他一瓶啤酒問他:「你說的頭頭是道,你談過幾次戀愛啊?」

對於這個問題他似乎有些驚訝,但又好像正不知所措。「我啊,」他摩擦着啤酒瓶上的標籤貼,「我没談過戀愛啊。」(推薦閱讀:原來真是談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