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駐站作者洪滋敏一直以來都替我們帶來相當精彩的攝影訪問專題(回顧:馬來西亞變性妓女的願望兔唇兒童的手術房)這一次她前往澳洲採訪了變性人 Jazz,在她與 Jazz 對談的細膩文字裡,一問一答之間,我們感受到了某種溫暖,一種終於有人願意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的真實溫度。當 Jazz 說:「我知道外面總有很多人盯著我看,但沒關係,成為真正的自己,真的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我們也不禁想,什麼時候,這個社會上能有越來越多人能一起享受成為自己的自由?(推薦閱讀:跨性別模特兒,傾聽身體的聲音

「我以前高中同學的朋友就是變性人,你想跟他聊聊嗎?」一天下午,澳洲朋友L 傳來了這個訊息,我聽到後非常地驚訝,在泰國採訪後到澳洲是個意外的行程,所以並沒有期待會有任何相關的機會,馬上興奮地說:「當然要!」

我們約了一個澳洲初春宜人的下午,在雪梨北邊海灘(northern beaches)見面,Jazz 從車裡走了出來,旁邊挽著一個面容俊俏的男生,我知道那是他男朋友。身高超過175公分的 Jazz,及肩的金色中短髮,藍色無袖背心加上一件短裙,臉上掛著就如澳洲海邊一般燦爛的陽光……「你好,我是 Jazz,他是我男朋友,前幾天剛從英國飛過來。」我們簡短地互相介紹,坐在 Jazz 身邊,我感到一股難以言喻溫暖和煦的力量。

「你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女生呢?」一個每個人都會問的問題,

「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特別突然的轉變,比較像是一段長久強烈的困惑。我一直想要屬於某個地方……」

「我很想留長頭髮,所以猜也許自己是個嬉皮,因為他們留長頭髮;我很喜歡穿裙子,所以想也許自己是英格蘭人,因為他們的男生都穿裙子;我喜歡男生,所以想自己應該是同性戀,但我仍沒有因此而真正開心……我也曾經為了要讓自己看起來更像男人,還刻意去健身房,講話時會努力克制不要一直像女生常會用手表達,但我看起來仍然格格不入,我越用力想改變,就越奇怪……」Jazz 笑著說著以前他曾經嘗試過想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點的方法 「我也嘗試和女生交往過,還不只一個,有趣的是所有的前女友們都覺得我是他們遇過最溫柔的男生。」Jazz 邊說邊翻著他以前的臉書,給我們看他曾經嘗試過的各種不同的樣子……

「我不斷地嘗試成為各式各樣的人,但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真正屬於哪裡過(I have tried so many different things but never felt belonging to any of them.)。」

Jazz 半年前到歐洲找男朋友,當時一陣強烈的憂鬱再次席捲了他,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的他,以為是精神出了什麼問題,直到一天不小心看到一個澳洲非常有名的變性模特兒 Andreja Peijic 的影片,「突然間,覺得這二十幾年來發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理解了。」Jazz 說,當時的他還是留著短髮,男生的模樣,那天他和遠在澳洲的媽媽通了電話,決定在還沒回家前就先告訴家人覺得自己是女生的這件事情,免得如果等回到澳洲後家人一定會想盡辦法阻止他「我們是非常傳統守舊的基督徒家庭,媽媽剛聽到時當然無法接受……其實我跟媽媽的感情一直都很好,這件事情對她來說衝擊很大,全家人還到教會裡頭去諮詢該怎麼是好……」(推薦閱讀:澳洲超模 Andreja Peijic 的美夢成真:我成為我心目中真正的女人

「那教會裡怎麼說?」我問,「長久以來,即便因為我很早就展現出了女性的那一面,但所有家族那裡基督徒的朋友都敷衍否認地說:『他只是性格比較藝術比較溫柔一點而已啦!』他們甚至寧可說我就只是個同性戀,也不願意承認我就是個女孩子。」Jazz 一派輕鬆笑笑地繼續說「他們說:『最好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忽略這件事,雖然這可能會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但你們不需要接受這件事情(better just ignore it, it might take few years though, you don’t need to accept it.)。』」

不正就是因為「人們不去談論它」,這個世界才會望眼過去這麼多的「問題」……聽到這,我不禁一身寒顫……(推薦閱讀:跨性別模特兒,傾聽身體的聲音

「但幾個月後的一天她帶我去逛街,我們就像母女一樣,開心地挑著女生的東西,她說:『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站在你那裡。』現在的她相信這個世界的確有個至高的能力,但她選擇去愛每個人,這兩者本不應該衝突的。」

「然後我到雪梨一間專門幫助 LGBT 的輔導中心,他們介紹我醫生,並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做。現在每隔五天我就必須到雪梨市區的醫院看診一次,每五週做一次血液檢測。目前我服用兩種荷爾蒙用藥,一種是阻斷我雄性激素的藥,另一種便是增加雌性激素的藥。因為治療後就不再會產生自己的精子,我想要將來能有自己的小孩,所以我得給精子銀行每半年260澳幣(台幣比澳幣約28:1)把精子冷凍起來,等將來需要時再找卵子捐贈和代理孕母。」Jazz 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是女生就方便多了,只要找到精子就好,孩子可以自己生,像我們還得花約二十萬澳幣去找代理孕母幫我們生孩子。」(推薦閱讀:臉書與蘋果冷凍卵子的「福利」背後...

Jazz 在決定開始這一段「變性之旅」後便在 youtube上開了一個頻道,分享記錄著這段過程,在做賀爾蒙治療的同時,他也同時做了激光(去除體毛)和接髮,他現在因為做賀爾蒙治療,一天會上廁所超過12次,同時也變得比以前更情感豐富,又因為身體的變化需要很多的脂肪,所以還會一直肚子餓像怎麼樣也吃不飽。Jazz說在整個療程過後,會到泰國去做胸部整形,臉部女性化及下體手術,我打開才剛在泰國拍回來的變性手術記錄給他看,Jazz的男朋友在旁邊掩目直說好痛......

「對於Jazz 即將變成一個女生,應該對你衝擊也很大吧?你怎麼想這件事呢?」我問Jazz 的男朋友 R

「就算我身為一個同性戀,也一樣不能只用自己的眼光去評斷其他和自己不同的人,就因為他想變成女生就和Jazz分手,如果都不去嘗試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it wouldn’t feel right as a gay to judge other persons, and it would feel wrong to just break up with her without even trying)。」

這番話說地如此簡單卻又不容易,我驚訝著,竟然是從一個19歲剛從高中畢業的 R 口中說出的……「那從開始到現在,你有覺得Jazz 哪裡跟以前不一樣嗎?」我好奇著問,R轉頭溫柔地看著Jazz 說:「除了穿著,比較會化妝,頭髮啦這些外在的改變,Jazz就還是Jazz,沒有變。」(同場加映:擁有他的帥和她的美,中性模特兒 Erika Linder

身為一個變性人,以男變女為例,變成女生後,要喜歡男生還是女生都是有可能的,反之亦然。很多「正常人」以為變性人和同性戀是同一個族群,聽到這裡會非常混亂,其實說這麼多,不管今天我們是什麼性別,天生的男生或女生,男變女,女變男,或是男女皆有的中性人……這個世界用了很多不同的名詞類別去區分這些族群,但不論是什麼樣的人,在「多數的(正常)」人身上一樣,在那些比較「少數的(非正常)」人也是一樣,「愛」這個東西不會變的。

「你最喜歡 Jazz 哪些地方呢?」我微笑著看著他們問,「在遇到 Jazz 前,我其實是個非常沒有自信的人,但在他身邊我不僅感到非常的自在,也讓我對周遭開始有自信了起來。」R 握著 Jazz 的手說。

我想不管是異性戀,同性戀,還是雙性戀……,也許拿掉這些當今的這些類別,把愛這件事情單純化,就只是兩個靈魂互相吸引著,那些外在的「事實」也許根本就不是必要條件,這些既有的類別也根本就不存在吧……(推薦閱讀:同志愛情的真實畫面:愛,有血有汗

「在完全變成女生之前的這幾年,你最害怕的是什麼呢?」

「其實對我來說,這些手術和治療雖然看起來很痛,但我其實一點都不害怕,最糟糕的是在尋找自己到底是誰,而那部分已經過了,而其他的要怎麼用一個女生的身份去面對家人,朋友和社會,這可能才是接下來的另一個挑戰。」Jazz 說自從開始在網路上記錄自己的心情後,原本那些拒絕,不願接受這個改變的朋友們,也漸漸地回來和 Jazz 聯絡了,「所有的這些都是在這幾個月內才開始的,終於感覺找到了那個屬於自己的地方,我有了前所未有的平靜,即使知道在這條路上,還有許多未知的在前面等著我,但至少我知道這些是為什麼 (It’s all happening right now, finally it finds its own place and everything feels so much peaceful now, even though there are still so many things which have been going on but at least I know why it is.)。」Jazz 說著,

「我知道在外面總會有很多人盯著我看,但沒有關係,因為可以成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I know when I go out in public, people stare, but that’s ok because I’m comfortable like is.)。」

 「你有想要對自己說些什麼嗎?」我問,

海岸下午的風吹著,Jazz 輕輕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似回到了不久前仍掙扎不已的那段日子:「我想對自己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一直都是(you have been doing well just as always.)。』」Jazz 睜開眼睛,

「那麼,你有想要對那些和你一樣的人說什麼?」我問,然後Jazz 對我微笑:

「世界上有千萬個人和你有一樣的感覺所以,你永遠不會孤單(There are thousands of people like you so you are never alone.)。」

外頭的陽光正在閃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