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陣風,輕輕拂過我的臉龐,那麼我將在這裡坐下,享受那份清涼與悠閒;這裡是ICEBLUETE,冰花。

2011 年四月底,在每天必經之路上出現了一小點紫色的裝飾性遮陽傘,它總是擎住我的視線,隔著街的距離亮亮的、閃閃的反光好像一位曼妙女郎扭著腰身,渾身上下散 發的異國風情。隨著店面的裝飾整修趨近結束,掛上了招牌開始營業,我才露出會心一笑:這樣一家冰店、咖啡館的確是一家小巧可人卻又瀰漫著一種遠東風情的氣息在其中。

藉著womany,我上門詢問小小採訪一事;果然得到正面回應,約好時間,我再次上門。

在我剛進門,也同時間有位熟客上門,她點了杯濃縮咖啡,然後出了店門在(我想是她的)老位子坐下。沒有多餘思考,一切怡然自得的神態,令我心往。整場採訪四十分鐘的時間內,我偶爾眼角瞄到她,她靜靜看著書、偶爾做點筆記,啜飲一口咖啡,遇到熟識的人點頭微笑。那天溫度很高,在角落裡的她好像有一把自備的隱形電扇,她遁隱在俗世間的小縫隙裡享受片刻清涼。

老闆 Khumalo 先生來自南非祖魯族,在年輕的時候離開家園遠赴紐約在劇場擔任舞台劇演員。

『在紐約的六年當中,我見識到華麗且寬廣的舞台世界;我與世界上許多知名的演員合作過,他們讓我的心、我的眼界往更遠的方向與距離 前去。隨後,我跟著劇團前往歐洲巡迴演出,有長達五年的時間我們居無定所,劇團團員就是我們的加人下榻的飯店就是我們的家園。一直到1999年,我才和妻子在倫敦落角定居,一待就是十一年。』

在二十多年的演藝生涯中,當然 讓老闆 Khumalo 先生有機會旅居世界各地,過著豐富有變化多采多姿的生活;不過也正是相同的原因,他和妻子在2010年中的時候覺得,是時候回到家鄉定下來了。

『我的妻子,Doris 是我進入劇團之後就認識的。她一直在電視圈工作,後來在劇團裡也擔任一職。我們夫妻倆就一起在全世界走了好幾遍。去年(2010)年初的時候,我們就想著,好像是時候回到家鄉(Doris的家鄉,慕尼黑)穩定下來了,不管是在年齡上或 是生活穩定上,於是我們就把很年輕時的夢想實現,也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家 ICEBLUETE。』

『我們很幸運,這店面是 Doris 的爺爺所擁有,我們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和主張來改造這家小店。你相信嗎?這店裡頭所有的顏色和裝飾組合,完全和我們夢想裡的規 畫一模一樣。我們都喜歡豐富的顏色、讓人感到開心的色彩組合,加上Doris天性浪漫的因子,一點一點在我們腦海中將藍圖實現。』

『我們的糕點、輕食點心也都是 當天現做,採用的都是有機食材。我們提供的是每天自己會吃的食物,也希望顧客可以和我們一起享受美好品質的食材。』

『其實我們店面的地點也許不是最完美,但是卻有一份優雅的嫻靜氣質;來往的車輛沒有喧囂的噪音,過路的客人也許不如鬧區頻繁,但是一旦經過都很容易成為我們一再光臨的老主顧。有人說他 們很喜歡外頭那幾張椅子,好像在自己的花園裡坐著,享受下午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的短暫時光。』老闆 Khumalo 先生說,這與他和 Doris 希望達到的目標很接近:讓客人 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或者可人把我們當成他們的一份子。

『腳踏實地是我們一直勉勵自己 的話,也是做事情的原則。我們先把目前這家小小的店面穩定下來,與顧客發展出比較扎實的關係之後,如果有機會,等隔壁的鄰居退租之後,我們就可以繼續將隔 壁的店面承租下來,將中間的牆面打掉,也許可以改造成一家輕酒吧,週末夏日時,我先生可以來場小型演唱會,繼續將她以前舞台上的光芒綻放出來。』老闆娘 Doris 輕輕地笑著,反到是老闆 Khumalo 先生開始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很佩服他們,歷經過萬紫千紅的世界如盡繁華已成為往事,不但沒有成為他們拿來打嘴聊雜的八卦,反而是轉成想要安定、平靜生活的動力來源。老闆 Khumalo 先生開朗的笑容下,其實擁有一顆縝密、嚴以律己的心,加上 Doris 浪漫、天真完全奉獻的情懷,我想他們精彩的人生正開始,從這一家小小的店面開始,從兩個人這二十年來始終緊握的手開始。

世界各地的特色小店
〉〉在德國,遇見 Julia 與風格小店 Livingroom
〉〉羅馬假期遇見百年英式茶店 Babington Tea Shop
〉〉穿著純白襯衫的文藝青年 - 台北 CAFÉ SHOW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