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今年金音獎最受矚目的樂團:大象體操,入圍六項大獎的他們,為了音樂的豐富性,不但一再打破音樂圈對於數字搖滾的想像,更跟許多知名音樂人:林宥嘉、巴奈、鄭宜農合作,嘗試不一樣的音樂風格。吉他手凱翔說:「我們不一定屬於某個音樂形態,我們只希望能把好聽的音樂帶給大家。」,快讓我們一起進入大象體餐的音樂世界吧!(你會喜歡:關了燈不黑暗,十首撫慰人心的療癒系搖滾歌單

 

低沈的 BASS聲、和諧的吉他聲、清脆的鼓聲,空氣中三種樂器互相交錯,時而分散時而匯聚,在混亂中又充滿了和諧,讓人忍不住想繼續聽下去,猜想著下一秒這些樂器又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不像我們熟悉的音樂,但在沒有人聲的樂曲裡,只用三種樂器,就讓整首樂曲非常豐富多元,開拓我們對於音樂世界的更多想像,這就是「大象體操」。


年輕洋溢的大象體操團員們

聽完大象體操的音樂,讓人難以想像,兄妹兩張凱婷(貝斯手)、張凱翔(吉他手),和哥哥的高中學弟塗嘉欽(鼓手),三個人只是 20 幾歲的年輕人。他們總是跟大家說:「我們是大象體操,一個以 BASS 為主的數字搖滾樂團」,但在女人迷眼裡,他們是三個愛在音樂裡表現自我、找尋自我的大孩子,不斷嘗試在音樂中,添加新的元素,他們不是活在數字搖滾樂團的定義中,而是在做音樂的過程,重新定義自己,也重新改變台灣對數字搖滾的想像。

在創作中,重新改寫數字搖滾的定義

在台灣我們可能對數字搖滾不是很熟悉,其實數字搖滾與搖滾樂最大的差別在於:節奏。搖滾樂的規則是:每小節 4 拍,一共 4 小節(4/4),聽起來感覺比較四平八穩,但數字搖滾卻頻繁使用不對稱節拍,這種作曲方式,會讓樂器在空中時而交錯,時而聚合,像是小孩子間你追我跑的俏皮遊戲。這樣的創作方式,乍聽之下好像需要良好的樂理,或是數學推理能力,但大象體操卻用非常簡單的方式,跟我們解釋什麼是他們心目中的數字搖滾。

BASS 手凱婷說:「其實數字搖滾跟樂理、數學好不好都沒有關係,對於我而言,數字搖滾就是一種身體的律動。即使一首曲子編完了,我還是會嘗試著用另一種拍子、律動來試試看,就是一種玩節拍的感覺。」

吉他手凱翔補充說明,其實現實不可能跟著理論、定義而走,所以我們一直都沒有很符合數字搖滾的定義,但大象體操就是很隨性地玩音樂,然後其他人,可能是樂迷或是樂評家就會重新定義大象體操,而在這樣的過程中也影響台灣和亞洲對數字搖滾的定義。(你會喜歡:寂靜之外,聽蔡康永說音樂


哥哥凱翔總是用正面思考去解釋身邊發生的事情

大象體操樂曲的豐富性,靈感來自在 Stars 樂團的演唱會開場嘉賓: Shugo Tokumaru,一談起他團員們各個眼睛發亮,鼓手嘉欽更是直呼:「他是個天才!」。Shugo Tokumaru 是個一人樂團,在演出過程中不斷換樂器表演,但又不會讓人覺得突兀,這是他厲害的地方。所以大象體操也開始思考,在自己的音樂中使用不同樂器,讓聽眾體會到音樂的不同層次。

受到 Shugo Tokumaru 的啟發後,大象體操更開啟了新的寫歌的方式,從原來只用自己熟悉的樂器去編寫,增加了一個新的方式:為了表演的企劃或想呈現的氣氛,而去學習新的樂器、新的曲風,甚至去找不同的人合作,像是為了在樂曲中用到不同語言,就找了知名原住民歌手:巴奈,合作了《天鵝》一曲,讓人對他們的音樂,又重新改觀。(突破限制:饒舌界的鄧麗君,打破他的葛仲珊 MISS KO

身為創作者,要在音樂裡找到自由

大象體操玩音樂,不會受到曲風或是定義所侷限,妹妹凱婷說:「如果我覺得我想放一些民謠的元素,我就會加(進音樂裡),如果想放一些放克的音樂,我也會做,即使我不是這個領域的達人,但只要我覺得這會讓我們音樂更精彩,我就會用。」也因為這樣隨性變化曲風的創作方式,有些人會懷疑大象體操的定位。

像他們此次因為《身體BODY》一曲入圍金音獎最佳爵士單曲,和原本稱自己是數字搖滾樂團有所差距,這點就飽受眾人質疑。鼓手嘉欽就說:「最近覺得自己大多的負面情緒,大多來自臉書上的那些留言。」,對於認真創作音樂的人來說,這些外界的負面看法,的確會讓他們有點受傷,將批評化為動力,也是這些年輕團員在學習的功課。(延伸閱讀: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放寬心面對批評


內斂不多話的鼓手嘉欽

在這些紛擾中,其實大象體操並沒有因此而懷疑自己的音樂,吉他手凱翔加重語氣地說:「這些對於曲風的定義,到底時誰定義的才算?而我並不是個樂評家,我是個創作者,所以只要專心做好我的音樂就好。」曾經有樂評人聽完大象體操的音樂後,語重心長地跟他們說:「你說你們是數字搖滾樂團,但你們知道你們的音樂其實不止是數字搖滾嗎?」

吉他手凱翔笑著說,我們當然知道啊!但是為了在音樂上保持完全的自由,不希望因為市場而妥協,所以我們在宣傳、行銷、企劃方面就要更用心去做設計,要如何平衡讓市場可以認識我們,卻又不會犧牲掉我們在音樂上堅持價值,這是我們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

當我們要把一個全新的東西介紹給大家知道,越簡單越好,所以我們才會用「一個以 BASS 為主的數字搖滾樂團」作為包裝,讓大家可以輕鬆地跟朋友解釋我們的樂團,引發他們的好奇,讓更多人來聽我們的音樂。大象體操知道自己的優勢在於音樂的豐富多元,並為了保有在音樂創作上無拘無束,所以更用心地去經營自己的品牌,用最簡單的方式,拓展出最大的市場。(你會喜歡:自己就是最棒的品牌!規劃人生該知道的4個黃金守則

接下來,讓我們跟大象體操交錯匯聚的音樂不斷往前

音樂和人生一樣,都在匯聚與交錯中前進

大象體操的音樂創作的不設限,因為大象體操不是擁有一種曲風,而是擁有一種對音樂的態度。而他們認為許多樂團,也都有自己相信的核心價值,因此台灣才有有不同特色的樂團出現,但也因此會有一些爭議產生,對於這樣的現象,BASS 手凱婷覺得,這種不能真正理解樂團的價值,群眾的聲音只有兩極的批評或是讚賞,是因為大家缺乏「同理心」,像她自己聽不懂閃靈的音樂,但她會願意尊重他們的音樂表達,而不會用自己的觀點去批評別人,但鼓手又在一旁補充:「可是每個人都有發表自己對事情看法的權利啊!」(延伸閱讀:溝通是互相交流的過程


笑容甜美的衝組 BASS 手凱婷

哥哥凱翔卻用另一個角度去思考,有衝突不一定不好,人都有看熱鬧的心態,就像這次被質疑爵士樂的事件,雖然有人批評,但有人在下面貼我們的 MV ,有些人聽完之後就說滿好聽的,因為會真正在乎我們曲風的是學院派或是樂評家,但一般人都是聽音樂的,只要好聽就好拉!


團員們認真聊天的神情,看照片也可以讓人感受到他們之間的默契。

在這個互動過程中,會發現這幾個年輕人,聚在一起聊的話題,除了音樂之外,還有對於社會現象細膩的觀察,並且從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堅守自己相信的價值,但也樂於傾聽、接納其他看法。

人說字如其人,大象體操卻是樂如其人,像是為什麼要以 BASS 為主?哥哥凱翔馬上大笑著解釋:「因為 BASS 手就是個霸道的人啊!」。他們將自己的個性、態度和生活方式,完整地呈現在他們的音樂裡,無論是霸道的、內斂的、和諧的,這些特色在他們的音樂裡自由的流動,有時匯聚有時交錯。無論在生活或在音樂裡,這三個團員,有時專注地各走各自的路,有時又會因為音樂的理想,而聚在一起互相激盪出火花,努力地用音樂找到自由的自己。


團員們能動能靜,認真玩音樂認真搞笑!

最後我們邀請大象體操的三位團員,與我們分享他們最喜歡的歌曲,讓我們從他們的角度,重新看見不一樣的大象體操。

吉他凱翔想分享《頭跟身體》,因為他為了這首歌,重新去把幼年時期的鋼琴能力練回來,也因為這首歌而入圍金音獎最佳爵士單曲,所以希望大家可以聽聽大象體操,表現出的不一樣的風格。

BASS 首凱婷想推薦跟巴奈合作的《天鵝》,因為一直到現在的現場演出,凱婷都還是會被這首歌激勵甚至會起雞皮疙瘩,她說即使我不曾生長在原住民的環境,或接觸過原住民文化,但總是會因為原住民的音樂,而深受感動,所以很想讓大家一起被感動一下!

鼓手嘉欽分享了一首新歌《2014 new song》,目前還沒有名字,但嘉欽在編寫這首新歌,還有在演出這首歌的時候,都覺得很自在,所以希望大家可以聽聽看。

大象體操,一群 20 幾歲的年輕人,能夠如此清楚地知道,自己每做一件事情的目的,在競爭激烈的音樂圈裡,定下一個明確的目標:「一個以 BASS 為主的數字搖滾樂團」,讓他們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讓最多人認識。

但對他們而言「自由」是絕對不能妥協的價值,即使定位在「數字搖滾」樂團,卻不斷挑戰音樂圈的定義,並且堅持給同團團員,一定的創作空間,讓更多不同的元素在大象體操的音樂裡碰撞、激盪,不斷尋找數字搖滾新的可能。希望他們能夠在音樂和人生的交錯匯聚間持續前進,繼續帶給台灣音樂圈,更多對數字搖滾與大象體操的不同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