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雖然賭博在台灣仍是不合法的事,但大家私底下都會小賭一把吧!我們也嚮往去一趟澳門或是拉斯維加斯,去看一圈什麼叫做賭博的世界,其實在這種環境下很有趣,有錢人來、觀光客來,在賭場裡也能看見世間百態,關於人性、關於貪婪。(推薦閱讀:真希望 20 歲就知道的 12 種人性

前幾天去了澳門,回來的時候在葡京賭場門口等免費接駁巴士,排了好長的一條隊,眼看就要到了,一隊人拿着大包小包的人直接插隊就上車揚長而去。

有人問,為什麼有人可以插隊?安保說,因為他們是賭場的 VIP,有優先券。

這樣我就有了一個疑問:按理說,賭場的 VIP 應該是挺有錢的,為什麼這些人在賭場一擲千金,卻不願花一點點錢搭打的去車站?

簡而言之,為什麼愛賭博的人那麼小氣?(延伸閱讀:富婆養成第一步,先當小氣鬼

從澳門回來,剛好看到一本書,這本書是諾貝爾獎獲者黑塞寫的《悉達多》,這本書的一段話剛好可以回答我心中的這個問題。

塵世攫住了他,享樂、貪婪、無所事事,最終是他曾一直鄙棄並譏諷為最愚蠢的人性之惡——佔有慾。金錢、地產和財富已使他墮入陷阱。它們不再是遊戲和玩物,它們已經變成鎖鏈和重負。

在自己荒誕曲折的浪蕩歷程中,悉達多終於走到了最後的也是最卑賤的墮落之路——賭博。

從前他還只是把賭博視為世人的一種習俗,他會寬容地帶著嘲弄的微笑去參與。而自從他在內心不再是沙門,他開始帶著日漸升溫的熱情為了金錢和珠寶而賭。他是一個令人生畏的賭徒,極少人敢於與他相賭,因為他的賭注過於高昂而無所顧忌。他去賭博是出於一種由衷的需求,他通過輸掉或揮霍掉那些骯髒的金錢而獲得一種強烈的快感。(延伸閱讀:相信心想事成的百家樂玩家

沒有任何其他方式能夠更直接、更諷刺地使他發洩出對財富、對商人們所膜拜的偶像懷有的無比輕蔑,因此他毫不吝惜地高額下注,同時又痛恨和嘲弄自己。他喜歡那種焦慮的感受,那種一場賭局中大筆賭金去向懸而未定時所感到的沉重而可怕的焦慮。他喜歡那種感覺並不斷尋求其重複、強化和刺激,因為只有在這種感覺中,他才會在自己那種厭膩無味、無聊透頂的生存狀態下體驗到某種快樂、某種激情以及某種生存的活力。

每次輸掉一大筆錢之後,他都致力於獲取新的財富,急切地追求生意的成功並催逼欠債者還清款項;他要再賭,他要再次揮霍,他要再次發洩對財富的輕蔑。悉達多對輸錢不再坦然自若,對那些遲遲不付清債款的人失去了耐心;他對乞丐不再那麼仁慈,他對窮人也不再施捨和借貸。

在下注時時一擲萬金並一笑了之的他,在生意上卻變得愈加冷酷和吝嗇,有時夜晚他竟會夢見金錢! 而每當他從這可惡的迷狂中醒來,每當他在臥房牆上的鏡子裡看到自己愈加衰老和醜陋的形象,每當羞恥與噁心將他擊垮,他會再一次逃離,再一次逃避到新的一輪賭博冒險中去,在昏亂中逃避到塵俗的激情中去,逃到醉夢中去,然後又回到那種追求和積聚財富的衝動。在這毫無意義的循環之中,他把自己拖得筋疲力盡,變得衰老而病態。

我不能用悉達多對賭博的態度來看待大多數人,畢竟大多數並不能像悉達多那樣的生活,但可以從悉達多沉迷於賭博的過程來感受賭博對於人空虛心靈的填補,來理解賭博對人性個改變和常理的扭曲。

相對於排隊的焦慮,那種對人生的焦慮更令人恐懼。(推薦閱讀:讓自己不焦慮的十個好方法

最後,推薦一下這本《悉達多》,一本小小故事書,你亦可以在一個下午看完,也可以在在三天內花些零碎時間看完,我不保這本書能改變你的一生,至少你可以用另一態度來觀察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