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香港雨傘革命持續溫柔堅持中,不只學生、男女老少、大大小小也都走上街頭。這樣的街頭運動中,不分族群踴躍發聲,但日前在紛亂中女性遭襲胸的新聞也鬧得沸沸揚揚。來聽駐站作家 蘇菲女巫 與我們聊聊女人在這樣的社會運動中為什麼容易被角色扭曲?面對「性暴力」的常態,我們又該如何起身抵抗?(推薦閱讀  捍衛所愛:從香港遊行看我們所生存的世界

最近香港的雨傘運動適逢滿月,在風風火火的一個月中,參與這場運動的香港市民都經歷著如坐過山車的跌宕起伏,最後選擇繼續保持著溫柔與憤怒,持續在街頭抗命中。然而在這場雨傘運動中,不同陣營之間對女性運動參與者的性暴力威嚇卻燒得灼熱。在過程中,無論是被非禮的女學生,還是被人用言語揶諭穿著背心短褲的女示威者,主流中依然是存在著「你一個女生出來集會,就應該有被人胸襲的準備」、「你穿校服出來這麼亂的地方,簡直就是引人犯罪吧?」和「不是不讓你參加抗爭,但如果你被人家佔便宜了,那我做男朋友的怎麼辦?」貎似「合理正當」言論。(延伸閱讀:

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的學運女王與黑紗女一樣,當女性走出來參與公領域的範圍的政治運動,總是會讓社會議論紛紛。在傳統的男女性別角度的定型中,例如女性都是情緒化、神經質、多愁善感 v.s. 公民領域是需要理性、思辨力和邏輯性, 這種直線的思考使大眾,甚至是女性自己也深信女人是不適合參與政治、作社會運動領袖或在公眾場合表達政見。(同場加映:

當女人在體制上處於「沉默」和「被動」反而成為一種主流所鼓勵的「女性化美德」,這就不難想像在發生性暴力事件時,受害人為什麼經常會出現呆滯或斷片狀態,而不懂立即全力反抗,拼死一博。因為由小到大,社會對女孩的教育就是「順從的好女生教育」,而這種教育更會扣連到婚姻及家庭制度,由「好女孩」到「好太太」,由「好太太」到「好媽媽」而不斷延伸和加固。

人家說「佔便宜、佔便宜」總是向著女生出發,因為父權社會的結構與文化氣侯總是讓別人認為人人都很容易可以在女性的身體自主或言談外貌的奚落揶揄中獲得好處。我相信香港作為一個已發展的文明城市,大部份人都會否定甚至對抗「非禮」或是「性暴力」的物理行為,然而在缺乏性別角度的生活反思下,有時大家可能也是「性暴力」的沉默大推手。

對此,作為一個這場運動的年輕女性參與者,我和身邊的同伴所作出的回應就是—以「爆蛋穿袋」的方法作為自辯和主動的回應。我們決定在不同佔領區發起一個「我身體我自主」的工作坊,以「宅女要上街」與「防狼術ABC」 作為號召,從年輕女性抗爭者的角度,向公眾發聲,並分享面對色狼時,能保護自己的基礎防衛術。(同場加映  

若你不立即停止對我們的性暴力威嚇,我們將打爆你春袋作自衛方法」,當我在旺角佔領區的活動中分享說出這句口號,身邊有的是少女和情侶之間的掩嘴尷尬而笑,更有叔輩級聽眾不禁㤞異地說:「嘩!爆春袋?!」,亦有朋友和我說過:「打爆色狼的春袋」這種宣傳口號和行為是不是太暴力,或是被人誤會我是想提倡「易暴易暴」對抗性暴力。

對此我在分享時只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把褲子脫下,準備要強暴你,你還會選擇用愛與和平去道德感召他停止他的行為嗎?」沒有人希望在抗爭中會有任何流血衝突,我和身邊的同伴也不相信暴力能換取和平,但是在面對最直接,最前線的性暴力侵害時,採取「爆春袋」式的反抗去保護自己及身邊人的方法,讓兇徒知道他將需要為他所作的行為作出沉重的代價,難道這也是錯的嗎?(推薦閱讀  

無論是女生男生同志跨性別人士各種不同族群膚色的人類而至其他物種,大家的生命從來都是不便宜。

每種生物都有一種無可取代的價值,當每個人都明白如果為著各種的原因私慾去企圖剝奪別人或其他物種這種獨立價值,他們都是有需要付上「不便宜」的代價時,我相信這個世界將會變得更美好。香港的雨傘運動還在現在進行式中,在走過這段街頭的日子,我更深深感受到民主自由從來不應只是在投票範疇中單一地彰顯,在過程中產生價值,讓我們這把雨傘能撐起更多屬於女性們的「愛與和平」。(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