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電影《飢餓遊戲》、《分歧者》和最近的《記憶傳承人》都有相同的味道,在那個未來世界裡,人類十分有秩序,一切在上位者的規則走,直到男女主角出現才開始進行可能的改變或反思。為什麼我們要抵抗秩序的社會?失去了自由之後,人們會變成什麼樣子?自由社會的現在又存在著多少傷痛?(推薦閱讀:烽火下的聖戰士新娘:ISIS 強徵性奴的「播種行動」

近期上映許多電影,都由小說改編,如《等一個人咖啡》、《哪啊哪啊哪~神去村》,而最近,繼穿越潮、吸血鬼潮之後,大眾文學小說與電影相互影響,使得「反烏托邦文學」掀起熱潮,從《飢餓遊戲》、《分歧者》,到剛上映的《記憶傳承人》,相信都吸引不少書迷前往觀看。(推薦閱讀:世上每一個人都在一個等看得懂他的人

我很喜歡看新上架的大眾小說,也因此許多文學改編的電影常讓我覺得不如書中精采--這是當然的,畢竟想像不必設限,但現實技術還是有限的。


(圖片來源:博客來

《記憶傳承人》則不然,它的原著小說是比起《飢餓遊戲》更早的作品,1993年,幾乎與我同齡,是我尚未讀過小說便先看電影的少數作品。

而我在電影裡頭看到許多最近幾年讀過的反烏托邦小說的影子,例如:《星河方舟》裡抑制感情和痛覺的藥物、去除了個體之間的差異、《愛是一種病》裡面對於「愛」的排斥、《完美世界》裡頭青年成年禮與職業分配、配偶分配。

這部電影很短,一小時三十七分的長度,我很難想像如何把小說表達清楚,但看完電影後我猜想,大約是因為,距今二十年的《記憶傳承人》不如今日的小說,常出了「三部曲」以後還意猶未盡、又出「外傳」,甚至更多,且架構很龐大,主角面臨的難題更複雜。

但在《記憶傳承人》電影裡,城市運作方式很容易表達:世界只有黑白兩色,人們沒有任何膚色種族髮色的差異,青少年到了年齡便進行儀式,一個個唱名,告訴他們適合什麼職業。人們的「家庭」並非源於血緣,沒人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所有「足夠強壯的」嬰兒都是被「配給」到各個家庭的。城市裡處處充滿了攝影機,一但犯規便會有廣播提醒。每天,人們必須注射藥劑,去除一切情感,且不得與家人以外的人有肢體接觸。

烏托邦的定義很簡單,政府將為人們做最好的安排,只要按照規則走,一切都會很美好。(延伸閱讀:我們覺得遵守規定是一件很笨的事

而既然是「反烏托邦」,那麼必定有人「推翻政府」。《記憶傳承人》中,打破現狀的方法非常容易:只要有一個人跨越邊界。

不是說這個挑戰很容易,而是它很好理解,不像「飢餓遊戲」,我們沒辦法知道遊戲規則是什麼,電影得花時間解釋;而每一場「遊戲」,又是另外一個「世界」,電影想要把小說完整的表達,就必須多花些時間。(雖然我還是不太懂為何第三集非得分兩部電影拍,咱們到時候就知道只是為了賺錢,還是真有必要。)

即便劇情很單純,但無論如何,看完電影之後感覺「這樣就結束了喔」,比起「到底幹嘛演這麼長」,還是前者比較好的,對吧!

 

為什麼反烏托邦小說這麼吸引人?如果你還沒體會到「反烏托邦」的魅力,你應該來看看這部片。雖然是入門等級,但你會很快就抓到它的重點和迷人之處。

影后梅莉史翠普在這部片中沒有什麼發揮演技的機會,對她來說應該是「一塊小蛋糕」,但她的角色很重要,她是極權領導者,代表了國家和政府。


(圖片來源:來源

這是一個「未來世界」,而「記憶傳承人」是非常獨特的職位,他負責保管「過去的記憶」,男主角喬納斯(布蘭頓思懷茲飾)是這次被選中的人,經由「記憶傳授人」(傑夫布里吉飾),喬納斯體會了過去世界的美好與痛苦。(延伸閱讀:挖掘生活中的美好細節

在電影院,我們跟著男主角一起重新認識世界。

關於這個世界的美麗:那些鮮豔的色彩,那些比起眼睛所見更多的,那些強烈的、超越了感覺(feeling)的情感(emotion),那些溫暖而美好的、無法形容的「愛」。

這些,都讓喬納斯等不及想與朋友分享,想讓人們恢復過去的記憶。

(這是螢幕截圖,忘了攝影者是誰。這個 Google Chrome 擴充功能「Momentum」(中文意指動力),佳句與美景每日更新,推薦給大家。)

然而儘管人們曾經擁有更多,但這些「更多」裡,包裹的不只是美好。世界還很殘酷,很醜惡:為了取象牙賣錢而射殺大象,為了不明的原因而射殺人類、發生戰爭。喬納斯問為什麼不能有雪的時候,傳授人回答他,有雪,代表氣候會改變,氣候無常影響作物,便會帶來飢餓。

是的,一切的美麗都必須付出代價。(世界的醜陋:戰爭死的不是人,而是愛

「人們很脆弱,很自私。」領導人說,「當人們有選擇的時候,他們總是選錯。」

 

在「對,世界很殘酷,但它也很美」以及「對,愛是很美沒錯,但它很自私、它會帶來罪惡」,兩者之前,你會怎麼選?


(這是 Life 生活展我最喜歡的一張:《最後的倖存者》)(圖片來源:來源

伊斯蘭國斬首第二位美國戰地記者,令人髮指的行為持續上演。
加薩走廊戰爭衝突不斷。(推薦閱讀:加薩孩子們的哭泣,你聽到了嗎
你家馬桶水比許多人的飲用水更乾淨。
在最繁華的台北東區,有最窮困的街友、兜售口香糖的販子。
沒有最失望的時候,只有更失望的時候。
是否世界沒了信仰、沒了差異,就再也不會有這些紛亂與戰爭?是不是我們就擁有和平和安全?是不是世界會更好?

 

喬納斯跋山涉水,越過世界邊界,看見不同的風景,最後抵達記憶的藩籬,跨越「記憶邊界」,世界重新有了色彩。這是他的選擇,他的選擇要全人類一起背。

但你不忍心苛責他。

因為在這部片裡,播著世界各地各種民族風情、各種信仰:人們虔誠匍匐參拜的身影、天燈冉冉上升的景象、唱歌跳舞婚禮的歡慶,你會看見我們所存在的世界,多美。


(photo by Ka 攝於台南二寮觀日亭)

美得讓人忍不住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