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邊的男性擔心行動電話會影響性功能表現嗎?


跟女性比較起來,男性的確比較常將手機放在褲子的口袋裡頭,我們很少手上拎著個小包包,也比較不常使用手機套。而一直以來對手機電磁波的疑慮始終縈繞在身邊,擔心是正常的!

 

針對手機電磁波對腦的影響所做的實驗跟調查非常多,絕大多數「並無法證實」手機電磁波能對腦部造成什麼影響,例如腦癌,最近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報告雖然顯示,手機的確會增加大腦接近手機天線部份的葡萄糖代謝,顯示它促進大腦活動,但也僅止於此。至於曾有謠言說三支手機同時響起,放在中間的荷包蛋都會熟,或是手機講久了連腦都會烤熟之類 的…我想如果真的熟了,自己應該會先聞到香味吧…離鼻子那麼近…

 

 

讓我們先把上半身放在一邊,回到本文的重點下半身:相較於有許多研究探討手機電磁波對腦的影響,對手機電磁波與生殖能力間關聯的研究就顯得少了,然而我相信,關心「小頭」的絕對不少於關心「大頭」的人。Salamat等人組成的研究團隊也想知道手機對性行為的影響;循慣例,當人類好奇心一起,動物就遭殃了。

 

要說遭殃,也不全對,畢竟在這個實驗裡頭,作為 實驗對象的成年雄兔們可說是享盡豔福。這篇研究2010年發表在國際性無能研究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上–竟然有這種期刊!– 之前雖然有其他研究探討人類跟其他動物的睪丸,若接近手機會有什麼反應,但這篇論文則是首次直接針對性行為下手。研究一開始,先找來一堆年輕氣盛的雄兔, 每隻雄兔都可以盡情跟眼前的雌兔大戰三分鐘,三分鐘一到就休息三分鐘,然後轉檯換下一隻雌兔,然後連續六次…這樣的狂歡每週一次,連續三週…目的是為了要確定雄兔的性能力正常(很遺憾,沒有辦法做人體實驗...)。

 

著就是實驗重點了:他們把雄兔放在無法轉身的小籠子裡,然後在睪丸正下方放了一台待機中的手機,每天要待在這個環境中8個小時,連續長達12週。手機是什麼廠牌,哪家電信,不得而知。在這個環境下待那麼久,很有可能會感到高度壓迫,影響實驗結果的信度跟效度,所以就設計了另一組兔子,一樣放在小籠子裡,唯一的差異是手機是關機狀態,作為對照。

 

12週裡頭,每兩週測量一次直腸體溫以及「壓力賀爾蒙」皮質醇「性賀爾蒙」睾酮、以及「情緒賀爾蒙」多巴胺。12週過後,又到了酒池肉林的時刻了,比照之前的作法,雄兔又遇上了雌兔,這次更猛,連續兩周,每週三次,每次輪流由六位雌兔陪伴,三分鐘就轉檯。目的就是要讓雄兔產生「柯立芝效應」,最後精疲力盡。(蚵立芝效應的典故蠻好笑的,請看Wikipedia

結果呢?不管是實驗組還是控制組的兔子都一樣飢渴,而且在三種賀爾蒙的測量上都沒有顯著差異

 

 

比較有趣的是,從上圖中可以發現,第2隻雌兔讓所有雄兔都彷彿變回國中生那般血氣方剛,但除此之外,每隻雌兔都成功吸引了雄兔。研究的另外一個算是發現的發現,是射精次數。

 

 

MP這組,也就是實驗組的兔子,不管面對哪支雌 兔,在射精次數上顯著低於其他兩組控制組,這就讓人有點擔心了。下圖則是各組交配次數跟射精次數的圓餅圖,可以明顯看出MP這組交配次數最多,但是射精次 數比例最少。

 

 

不過即使找到了這個應該注意的發現,Salamat等人卻說:「這可能是因為動物未能勃起或射精」(This may be attributed to failure of the animals to attain an erection or accomplish ejaculation)…這還要你說嗎?而且還是可能?那不就是猜的嗎?研究結論也怪怪地,竟然一下子就導向「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而且還是腦組織裡頭的氧化應激,可是整個研 究從頭到尾也沒有調查腦,更沒有調查氧化應激XD,而且就算手機輻射真的對兔子腦發 生影響,那也很難說對人類會造成類似影響,畢竟(應該)沒有人每天連續講手機8小時長達12個禮拜啊。

 

所以說呢,即使這個實驗結論很不靠譜,實驗設計有點小問題,但實驗結果倒是可以參考的。

 

註: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即機體活性氧成分與抗氧化系統之間平衡失調應起的一系列適應性的反應。對人類而言,氧化應激涉及許多疾病,如動脈硬化症帕金森氏病阿茲海默病。(根據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來源
參考來源:
Friday Weird Science: Rabbits, Cell Phones, and Sex
Salama, N., Kishimoto, T., Kanayama, H., & Kagawa, S. (2009). Effects of exposure to a mobile phone on sexual behavior in adult male rabbit: an observational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22 (2), 127-133 DOI: 10.1038/ijir.2009.57

           

本文作者:Portnoy 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