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能認為只有道德敗壞的人才會感染「愛滋病」,事實上,愛滋病患者並不一定有混亂性關係,透過其他傳染管道產生了許多無辜的病患。對於被標籤的「道德病」大多數人抱持不理解、不觸碰原則,病患就像是一種被世界遺棄的族群,彷彿他們得不到愛是理所當然的。然而,我們能夠透過更多管道去關心他們、支持他們的生命,也祝福,愛滋家庭仍可擁有寶寶的權利。(推薦閱讀:「離開妓院,我們就沒有家了」孟加拉性工作者的真實人生

我曾在新加坡的傳染病中心工作了一年多,主要提供 HIV 愛滋病患者社會心理支持與諮商服務。當時,每天都像在洗三溫暖。由於人力資源不足,該單位又沒有雇用外國員工的經驗,加上社會本身對於此疾病有許多誤解,導致社會資源難求,傳染病中心的專業人員在工作上遇到許多阻礙。那時工作非常辛苦,我下班時經常是筋疲力盡,有時則因為制度上的問題滿腹委屈。即使離職了將近兩年,對於當時的疲憊與無力感我仍記憶猶新。(你也會喜歡:身為女人,我們不需要向世界證明什麼

然而,那段時間,我也經歷不少動容時刻。我永遠忘不了一個下午,我因為工作不順利,心情沮喪,正坐在辦公桌前發呆,忽然聽見有人敲辦公室的門。我一打開門,出現在眼前的是我的一位女性病人。我已經認識她一年多,她說她想來看我好不好,然後笑著告訴我,肚子裡的寶寶六個月了。看著她燦爛的笑容,我也笑了,那大概是我當天第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我問她,可不可以摸一摸她的肚子,她開心地笑著說,好呀。我說,寶寶踢你肚子了嗎?她靦腆地說,常常踢。摸著她扎實、圓鼓鼓的肚子的那刻,我眼淚幾乎要掉下來。(推薦閱讀:請感謝,願意在台灣生小孩的媽媽們

這位準媽媽是位很瘦弱的越南女性,最初認識她時,我剛來新加坡工作不到兩週,當時的我很菜,處於戰戰兢兢的學習階段,而她則因為剛開始服用愛滋病藥物,身體機能常常因為不適應藥物的副作用而來醫院報到。

她每次來總是由她的老公陪伴著,看完醫生後,兩人就會跑來見我。現在,看著氣色紅潤的她,我不禁想起,她無預警懷孕一個月時,慌張得不知如何是好,傻楞楞的站在我的辦公室外,好不容易等我忙完其他事走到她跟前時,見她幾乎就要哭出來了。她語無倫次的說,怎麼辦,好怕寶寶也會染病。

我聽了後,也開始感到緊張,因為病患在毫無準備之下懷孕的情況並不多見,況且一週前她才跑來跟我說,她跟老公計畫懷孕,想找我和主治醫生諮詢,我才正準備幫她和醫生預約時間呢!於是,當場我首先撥了通電話給她老公,打趣的說:「你手腳會不會太快了?」後來,我找了她的主治醫生溝通,醫生做了緊急的處置,在抗病毒藥物上進行了調整,並將她轉介至針對 HIV 愛滋病孕婦的婦產專科醫院。

下一頁,每個生命都值得期待

她這五、六個月來受到嚴重孕吐的折磨,但仍然堅持常來見我。她的面容總憔悴得令人心疼。她的丈夫也是我的病人,為了負擔政府沒有提供補助的產檢費用,工作的比以往更賣力。幸好,兩人龐大的愛滋病藥物費用有拿到醫院的津貼。夫婦倆每次來總是笑著面對我,她老公始終自嘲地開玩笑說,沒工可做只好兩人都餓肚子。他還時常抱怨老婆的胃口太好,快把他吃垮了,但同時質疑老婆食量那麼大都不知道吃到哪裡去,體重永遠都只有四十公斤。我總是很喜歡見他們,在他們身上,看不到一絲的互相埋怨。他們沒計較過是誰將病傳染給誰,只聽過老婆擔心老公工作太辛苦,老公擔心老婆身子太瘦弱,挺不過懷孕的辛苦。(推薦閱讀:第一次懷孕,我選擇面對自己的掙扎

這位越南準媽媽不太會講英文和華語,所以我總是用簡單的單詞跟她溝通。每次會談結束離開前,她老公都要跟我說,我老婆很喜歡你,常常很想念你。今天離開時,她笑嘻嘻地拿了一袋山竹給我。我跟她說,你留著吃吧,你需要多點營養呢!她說,我跟寶寶都吃好多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她換上孕婦裝,白色底紅色花朵的長洋裝,我覺得她好美,我默默為她祈禱,希望寶寶健康出生。(推薦閱讀:開心迎接新生命,保護你和寶寶

備註:HIV 愛滋病患媽媽也可以懷胎十月,生出健康的寶寶哦!懷孕期間,媽媽若有服用控制病毒的藥物,可以降低寶寶出生就患病的風險。寶寶出生後,也會視情況投藥,直到確定寶寶體內沒有病毒存在,便可終止用藥。這位越南媽媽的寶寶出生後,受到很謹慎的醫療照顧,寶寶是小男生,很健康,體內沒有檢測到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