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關心了最近的文萌樓事件?文萌樓是台灣第一個標誌性工作以及性工作者運動的古蹟,而近日文萌樓被政府強制納入都更案,也引起了許多關於性工作者的討論。在下結論之前,我們想先請你來看看孟加拉的雛妓故事,以及記錄她們爭取未來的紀錄片《孟加拉:性工作者的正義 Bangladesh- Brothel justice 》,對於性工作者,我們應該要有更深刻以及真實的認識。(推薦閱讀:性不是禁忌,掌握你的性權利

她們的眼神空洞但仍見稚嫩,臉上抹著過熟世故的濃妝;她們穿著短衫配上長袍走在陰幽的暗巷;她們面帶微笑並和路過的買春者使眼色;她們的年齡多半不大於18歲,而多數都有五年以上的工作經驗。

她們是孟加拉的性工作者,對她們而言,夜晚才是一整天的工作開始,而她們的夜如此漫長。

在孟加拉東北部坦蓋爾縣(Tangail)的 Kandapara 貧民窟,夜幕低垂的時候,便能見到這般叫人迷亂的景象,錯亂的巷弄宛若迷宮,性工作者為了討生活不停奔波施媚,畢竟這樣的夜晚裡,要找人陪伴的男人從不少。幾小時車程外的孟加拉首都 Dhaka 也能見到同樣的景象。(推薦閱讀:繁榮背後,你聽過香港的籠屋嗎?

「我開始從事性工作至今已經七年,我從那時開始服用類固醇,所以現在的樣貌和當年早已相去甚遠。」今年17歲的哈希,在七年前被商人誘騙賣進 Kandapara 妓院。在老鴇的逼迫下開始定期服用類固醇,讓自己看起來更成熟豐潤,更吸引買春客的注意。

哈希不是個案,這種類固醇名為 Oradexon,最初是用來催熟牲畜的藥品,價格便宜也不需要醫生處方,因此成了孟加拉妓院裡頭老鴇誘騙年輕娼妓的「健康藥品」。年幼即進入妓院的女孩們幾乎人手一罐。(也來看看:我為什麼選擇拍A片?AV女優的告白


同樣17歲的娼妓 Nazma 與他的兒子窩在小房間裡。


16歲的娼妓 Maya 塗抹著唇膏。她們多半10來歲就要學著用妝容掩蓋自己的年紀。


類固醇催熟了她們等待成熟的身體。

這些雛妓的豐滿、成熟以及世故,是靠著類固醇以及成長中不舒服的經驗換來的。

「我已經比從前強壯,一天可以接許多客人。有時候一天15個也不是問題。」哈希一邊說一邊將人工痣貼上額前,模樣看起來很嬌媚卻又透著幾許無奈。


Hashi 拉著客人入房,另一側的 Maya 等待著今晚的客人。


事後,Hashi 在小房間內與客人交談。許多性工作者都有固定的熟客。

夜晚很長,但一次性交易能換來的只有50塔卡(相當於18元台幣),許多女孩只好用次數換取更多的金錢。在孟加拉,性工作其實是合法的,但早在合法的賣淫年齡18歲之前,如哈希一樣年僅10來歲便踏入妓院生活的雛妓從不在少數,更不是秘密。(推薦閱讀:「我只想當個平凡的女人」慰安婦阿嬤一生的痛


許多娼妓在妓院外都有個「丈夫」,她們用提供性服務換取「丈夫」的看門保護。

年僅十二歲的 Mukti 在接待客人前,得先在臉上抹上厚厚的妝容。


Hashi 與他的「丈夫」

政府對既定立法的漠視、被警方睜一眼閉一眼的妓女戶安全問題,讓這群娼妓越來越像城市裡頭的無名氏,她們只能隱身在巷弄之間,她們是誰不再重要,她們的身體是一種不得不的交換,她們被偽善的社會排拒,她們難以再回到家庭,只能在暗夜裡從事反覆的交易,難見天日。

「許多人相信一旦他們看到了我們的臉,就會沾染罪惡,他們的禱詞將不再被阿拉接受。」

「如果離開了妓院,我們就失去了家,我們會活不下去。」

每個性工作者背後,都有故事。如果不了解,請和我們一起來看看由 VSO 拍攝的紀錄片《孟加拉:性工作者的正義 Bangladesh- Brothel justice 》

這則影片開頭即說,The Story of Stuggle and hope. 記錄她們對生活的掙扎以及對於未來的渴望。對這群性工作者而言,妓院,就是她們的家了,是她們成長以及認知世界的地方。這裡的家庭不見得是原生,家庭概念被複雜的打造,姐妹情緣不一定得手足,這裡的孩子被諸多婦女共同養育,這裡的感受是一體的。

在妓院裡,這個血淋淋的標誌著「性」的地方,對真正身處其中的人而言,是紛亂卻真實的存在。

孟加拉的悲劇在於缺乏完善法令保護這群性工作者的權益,而不在於這些用身體換取溫飽的女人。當然許多人是被拐騙賣進妓院,但同樣也有人自行選擇這樣的生存之道,她們在未被保障的惡劣環境下求生,替自己換得活下去的未來。

「人們因為我們是性工作者而否定我們的價值,但我們也是努力的工作著。」

在五年前,她們自組了自治組織 Manjurani Begum,替自己開創更安全的未來,替自己帶來力量。同時,來自民間的組織孟加拉婦女健康協會(Bangladesh Women's health Coalition)也積極提供性工作者愛滋防治的健康服務,沿著家戶發送保險套,保障性工作者的人身健康。她們正用踏實的步伐,一步步解決內在潛伏的問題。

看完這段紀錄片,或許我們應該思考的是,既然名為性工作者,我們為何不把他們的貢獻視為產出?在我們替娼妓人生感到悲憤不捨的同時,是不是更該關注她們身為性工作者的工作權益?或許我們該做的並不是疾呼性行為不該合法,而是更積極地去關注如何提高娼妓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娼妓的權益,如何推廣安全性行為。(推薦閱讀:三級片女導演:一切都是為了女人的「性」命

性工作絕對是個複雜的議題,但性工作者也有她們的故事,我們應該尊重她們的人生,而不是選擇污名化她們的工作。孟加拉只是一例,我們相信世界上這樣的故事從不會少,在台灣也好,其他地方也是,對於隱匿在暗夜的性工作者,我們想致上最高的尊重,也希望世人能更用心地聆聽他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