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每天忙碌的工作,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停下來,想一想現在自己在人生的哪個階段,未來的生活又會是如何?是過一天算一天,還是有目標、有計劃的,用心的過日子?女人迷大陸作家-東湖的尾巴,和我們分享如何過生活,以自己的經歷,描述許多心態的轉變,為生活想個主題,就算僅是微笑那般簡單,日子也可以更加美好。(你會喜歡:給自己的情話:追尋最想要的生活


我住的樓下有一排房子,光線不好,也有些潮濕,房子旁邊有一寬闊的廊道,光線好的時候,時常看到一個男孩坐在台階上看書,頭髮蓬亂,臉上的痘痘很顯眼。每次路過我都忍不住多看幾眼,像看到十幾年前夏天的那個自己,坐在自家的門廳過道上看書,對未來充滿恐慌。

我報考的是藝術類專業,家裡條件並不好,讀藝術專業很花錢,父母卻很支持我,所以高考的時候發揮不好,自己感覺無比愧疚。等待命運審判的日子,我就坐在自家的過道里看書。直到村頭的高音喇叭喊我去領錄取通知書時,我的新生活開始展現在眼前了,那個遙遠陌生的長江邊城市,而我從沒有跨過黃河。留給我恐慌的時間並不多我就匆匆上路了。

大學的生活完全取決於自己的選擇,豐簡由人。

 

大一的時候,我在圖書館沿著作者姓氏字母順序從 A 看到了 K 。

大二我用學費去買了台單反,走上不歸路。接着不可避免的愛上一個姑娘,相處一段時間,她離我而去,我被甩的情感之路從此開始了。那段時間傷心的時候就跟同學借輛單車一個人在城市裡亂竄,騎累了就隨便在一個垃圾桶旁停下把自己寫的一首詩扔進去。扔了無數的詩,騎了好遠的路,直到有一天車子被偷,我就走了出來。原來傷心久了就成了一種生活方式,當這種生活方式被打斷時,才發現傷心的事兒已經很遙遠了。(延伸閱讀:為什麼分手,這麼痛

 

我試着給雜誌投照片賺些錢,可一直沒有被錄用。一個前輩告訴我每一張照片都要確立一個主題,沒有主題就缺乏表力沒有代入感。

尋找主題,對我來說確實是個問題,我似乎天生這一能力短缺。那種萬水歸一的豁然開朗,在我這兒壓根就沒有存在過。後來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反思,有點感覺過不了這一關就活不下去了的意思。結果很直白,思緒混亂,不止是在我的照片裡,也左右着我的生活,沒有主題的生活,就是我以前生活的主題。(延伸閱讀:拋棄你的願望清單,找到人生主題的方法

後來我就一直在尋找這個生活的主題,可越尋找就產生越多的挫敗感。長時間的折磨,我彷彿回到了那段往垃圾桶裡扔情詩的時光,一段時間後,我就想這個所謂的主題是不是只是人們對自己或者對別人的一個交代,唯恐他人看不明白。我們在網上或者紙上寫文章給別人或者給自己看,需要向對方說明些什麼,才會有這個主題問題。但我們的人生為什麼要給別人看呢。我們的生活為什麼不能只是為了等待春天的花,夏天的露水,秋天的紅葉,冬天的飛雪。可能看起來是如此荒誕,如果能找到一個與自己有同樣想法的愛人那就堪稱完美了。(別忘了:愛人之前,你記得愛自己嗎?

 

就是這樣,想把自己的生活給自己愛的卻得不到的人看,給那些一直較着勁的人看,給家鄉父老們看,給內心不安的自己看…… 可以去給生活拉個雙眼皮,看起來美,自己用着彆扭,學會用最美的笑裝飾自己的人生,可能一張嘴,會露出滿口玉米粒般的牙齒。

那車被偷的真好!

 

擁有屬於自己的迷人生活
〉〉用心生活,是種習慣
〉〉設計你喜歡的生活
〉〉做生活的藝術家

(本文原文標題:給人生拉個雙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