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五月母親節就快到了,我們和知名網站痞客邦合作,邀請痞客邦站上知名的媽媽部落客,來和女人迷的讀者聊聊身為媽媽的辛苦與幸福。今天我們請到了陳安儀,痞客邦知名的媽媽部落客,同時也是資深的媒體人,聽她說自己那些在旁人看來勇敢的決定,如何帶領孩子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方向,讓他們走最適合自己的路!


陳安儀,曾任聯合報系、壹傳媒等報社的資深記者,從事媒體業十餘年,現在的她告別從前緊湊的生活節奏,享受當個不一樣的職場媽媽。

從前的她在家庭與職場的夾縫裡喘不過氣,現在的安儀在孩子與自己想過的生活間,找到了最舒服的平衡。身為痞客邦人氣極高的媽媽部落客,安儀同時也創辦了全台首例的親子烘培教室與多元作文,探索親子關係間的無限可能。

從職場媽媽到全職主婦,再重回職場媽媽,安儀對於自己以及孩子教養都有許多感觸。學習不用學校的成績單定義孩子,並教導兒女不為考試而讀書,安儀看出了孩子課堂之外的潛能,更以教出自己的愛迪生兒女為榮,來聽聽她的心路歷程。

很多事情不是不能改變,而是你不改變


圖片:陳安儀提供

身為資深媒體人的安儀在2005年辭掉工作,放棄百萬年薪,告別了工作十多年的媒體戰場,選擇回家當全職媽媽。聊到當年的決定,陳安儀笑說外界都覺得她是在縮小自己,放大孩子的世界,但她卻覺得自己是和孩子一起,練習用另一種方式過活。辭職回家,是因為想牽著孩子的手,一起體會這個世界上真正重要的事。

跑影劇新聞跑了快十年,事業如日中天,當時大女兒一歲多,二兒子幼稚園,早上孩子上學的時候安儀還在補眠,晚上安儀回家的時候孩子已經睡了,孩子只能拖給婆婆帶,想陪伴孩子,但很殘酷的是,一點時間也擠不出來...

安儀受訪時感慨的說:「我覺得年齡不同,關心的事情也不一樣了。當時我對從前熱衷的影劇議題已經倦怠,又看著孩子覺得所有他感到快樂的事情我都無法參與,我突然覺得我不要這樣的生活,所以心一橫就辭職了。」儘管賺了很多錢,犧牲的卻是和孩子的相處,安儀發現這樣的人生,真的不是自己想要的。孩子的成長速度很快,她不要一眨眼就錯過了他們的童年。

很多事情不是能不能改變,而是你要不要改變

安儀用了堅定的眼神說:「如果我可以改變,我就會去做,不只是抱怨不滿現在的生活,而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去做點什麼。」以自己辭職回家為例,安儀說許多人會以為他們家境沒問題,辭職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其實身為雙薪家庭,家裡的收入因為辭職而馬上砍半,一家五口要靠爸爸的收入過活,八萬塊養活一家子,和所有家庭一樣有很現實的問題要面對!

辭職需要的不只是勇氣而已,每一個選擇都要付出代價。而全家人做出了外人沒想像過的犧牲。練習節衣縮食的過活,賣掉了台北市的車位,把奢侈品賣掉,盡量在家裡開伙,陳安儀說自己當時常常投稿報紙上的專欄,賺一些蠅頭小利的稿費。就是這麼省著錢過活,為了自己的選擇負責。

人生就是要試試看,最差就是回到原點

辭職後,當然有一些朋友看著安儀直說可惜,但安儀卻覺得自己的世界因而有了另一個窗口。不是世界變小,而是生活的重心轉換。「我其實是個閒不下來的人,辭職後,我終於有機會整理從前的文字,在家也有許多在家的工作可以做。」

也正如安儀所說,她是個總會替自己排好滿滿行程表的人,全職媽媽的日子只維持了一下下,安儀又馬上化身了 SOHO 族媽媽!這幾年創立了親子烘培教室,是當時台灣的第一間,隨後又開設多元作文班,想替其他孩子也打好語文的根基,找回學習的快樂。

勇敢做決定,安儀替自己和孩子找到了最自在舒服的生活形態,不是沒有犧牲,不過一切犧牲,都是值得。(推薦閱讀:王月 - 那一天我辭掉工作,成為全職媽媽

當了媽媽,學會柔軟和珍惜自己

安儀在29歲那年懷孕,30歲時生下了老大,34歲生老二。她笑說還記得當時自己挺著肚子一邊打採訪稿一邊打瞌睡的景況,身為職場媽媽,其實真的很辛苦,必須在職場與家庭的夾縫中喘息,把所有人都照顧好了,偶爾最忘記照顧的卻是自己。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情緒、自己的想法,往往都得放在最後一個排序。

回想當時,安儀提到這個社會對於女人,還是很不公平的。職場媽媽要生小孩要顧小孩,又必須負擔社會責任,而很現實的,有時候無論表現得再好,陞遷得都不如男性同事來得快。

身為女人,雖然會遭受職場上的陞遷大小眼,但也有男人難以切身體會的幸福。從小獨立又個性強的安儀從沒想過生了孩子後,自己能變得如此柔軟,她笑說當了媽媽之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更珍惜自己。

以前自己是一個人,可以大膽,要做什麼都可以,因為自己是一個人。現在有了孩子,必須要對孩子負責,而把自己照顧好了,才能去照顧孩子。

安儀這麼說著,我們在她身上看到了那種身為媽媽的溫柔堅毅。這大概就是生了孩子的甜蜜負荷吧。和孩子的共處,除了教養孩子,同時也是重新認識自己。心中的柔軟與溫柔也隨著孩子的出世,萌生出來。

把自己照顧好了,才有本事照顧孩子

儘管現在社會上,晚婚晚生子已是常態,但安儀非常鼓勵有生小孩計劃的媽媽能在三十歲前生第一胎。「因為老實說,帶小孩最需要的還是需要體立以及精力啊」安儀苦笑的說,女人另一點更吃虧的,就是當媽媽還真的會受到生理年齡影響。

安儀是家裡的火車頭,慶幸自己在還有足夠動能的時候,有了兩個孩子,能一起乘著家庭列車,開往更遠的未來。(同場加映:身為媽媽,記得問孩子想要什麼

職業媽媽的24小時和別人不一樣

職業媽媽的一天活得分秒必爭,最困難也最難解的就是該如何在家庭與世界間取得完美的平衡。職場媽媽的24個小時和別人不一樣,要想盡辦法填滿各項任務,並把每項任務都做得妥當,我們也特別請教安儀,請她分享自己的經驗。

安儀說,職場媽媽生活不失衡的一大關鍵在於:精準的時間安排。因為任務繁雜,更要學著把自己有限的時間最大化。

這一點,我們有深刻體會。和安儀相約採訪的當天,安儀從宜蘭頭城的家上臺北,早替自己安排了一整天滿滿的任務。早上先去學了油畫,接受採訪後,晚上去演講,行程滿檔,安儀的臉上不見一絲疲態反而很享受。安儀說從前在報社的訓練,分秒必爭,讓她早已習慣時間不等人的節奏,「做一件性質不同的事情」對她而言就是休息了。

安儀也說職場媽媽太累了,所以也要學會適切的求助與找資源。「要當八爪章魚,就得有八個籃子可以放。」

重新當上職業媽媽,陪伴小孩的時間不像以前那麼多,安儀手上有幾個喜歡孩子的親戚朋友名單,沒時間陪孩子的時候,就讓孩子跟他們出去玩,孩子開心了,自己也樂得輕鬆。(親愛的媽咪:你不完美,孩子更快樂

教孩子走最適合自己的路

安儀很相信直覺,也相信孩子不該被勉強,因為每個孩子都有最適合自己的路。今年年初,因為孩子的學習問題,安儀一家也「島內移民」到了宜蘭頭城,逃離了讓人窒息的考試體系,孩子更開始擁抱學習。

安儀語重心長地說女兒的國中數學成績不好,三天一大考,兩天一小考的數學考試把孩子壓得喘不過氣。看著女兒數學成績的每況愈下,對於自己的學業越來越沒有信心,安儀心裡難過。女兒明明就有自己的優勢,但在這樣的教育體系下完全無法適性發展。(推薦閱讀:學習對了,荷蘭的孩子好快樂

安儀說:「我當然明白這樣的身心受挫,孩子總有一天會習慣,但是我無法對孩子說人生就是這樣,忍一忍就過了。」不想看自己的孩子活得痛苦,為了沒必要的事情把自己越縮越小,在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了宜蘭的人文學校,發揮孟母精神,就這麼搬到了宜蘭頭城。

談到台灣的教育,安儀搖搖頭,說了一個寓意深長的故事:某一天動物界舉辦三鐵比賽,要比天上飛、陸上跑、海裡游三個項目。天上飛得最快的老鷹、地上跑得最快的花豹、海裡游得最快的鯨魚爭得你死我活,但最後獲勝的是鴨子。鴨子全部都做得不好,但他全部都會。陳安儀沈重的說台灣的教育就是這樣,要每個人都當鴨子,最後許多人連鴨子都不是。

安儀不要自己的孩子樣樣好,只要他喜歡的事情做得好,那就夠了。從所謂「公平」的教育迷思下掙脫開來,不要自己的孩子被「教育」裁切得齊整,安儀用一個又一個的勇敢選擇從小教孩子「走最適合自己的路」。

關於教養,安儀說自己最在意的就是孩子是否學會「尊重別人」。她教導孩子做什麼事情,都要學到彼此尊重,不要只在乎自己,因為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所以孩子房間東西可以亂擺,但是東西亂丟在客廳、廚房就是不行。從家裡公共區域的環境整潔維護開始,就開始落實尊重的概念。(同場加映:讓孩子提早認識這個真實世界

最後安儀提到了愛迪生的媽媽。在所有人都說愛迪生是笨蛋的時候,愛迪生媽媽堅持相信自己的孩子是個天才。

安儀說很感動,也期許自己能像愛迪生媽媽一樣相信孩子。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特殊的一面和才能。身為爸媽要思考的事,自己有沒有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教育這件事情?自己有沒有看出孩子的潛能與特別?有沒有用考試成績單以外的方式衡量孩子?

要了解孩子當然不能只從學校成績單,孩子的世界也不只有學校,而更大更廣的世界就等著媽媽牽著孩子的手,往前一起探索了!這是安儀用勇敢的選擇教會孩子,也教會我們的事。(你覺得,是職場媽咪還是家庭主婦比較辛苦呢?來投票說說吧

 

 

關於媽咪與孩子,那些甜蜜的大事小事
〉〉陪伴一輩子的,是那些充滿愛的例行小事
〉〉22歲懷孕那一刻起,我從女孩變成女人
〉〉新手媽媽的告白:成為媽媽後,我學到的事

更多關於陳安儀的媽媽心事,都在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孩子怎麼帶媽咪輕鬆,孩子快樂?來痞客邦親子社群 幸福親子丼 一起討論!

文字: womany 編輯部 /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