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正如兩性作家不見得個個都在情場裡身經百戰,撰寫親子文章的媽媽,也不一定都自認是好媽媽。你看過 womany 的駐站作者 MUCstyle 分享教養女兒的文章:教孩子從小好好寫字,為自己負責教孩子從小尊重同志愛讓孩子提早認識這個真實世界,但她更想說其實當媽媽這條路,真的是邊走邊學...(如果你喜歡,也來訂閱 MUCstyle 的分享頻道


womany 的專欄上紀錄、分享與女兒之間的相處文章已經成為了我生活上的習慣之一。

一來,女兒漸漸長大,我們之間有更多話題與摩擦,在打字同時讓我細細回想事件發生時的情況,有時則讓我好好反省,如果時間再來一次,我會怎麼處理當下的狀況。二來,純粹以文字記錄在德國的生活、親子相處情形,以另一種日記的方式來保留回憶,很是珍惜。

不過這是對內,我自己明白的狀況。如果對外呢?是不是許多人會想,撰寫親子文章的媽媽一定是好媽媽?

坦白說,我是個不懂得和家人相處的人。從小,母親因為上班的緣故,朝九晚五的作息往往吃完晚飯已經很累、父親工作多應酬、脾氣也比較暴躁;小的時候我已經懂得觀察,該做什麼事;該怎麼做事,大多時候有話自己往肚裡吞。不僅不懂得分享,家人間溝通的技巧也很缺乏,有時儘管想敞開心懷也覺得彆扭。(聽 MUCstyle 談家人含蓄的愛:最委婉情深的母愛

這樣的狀況把我訓練的很獨立,不過卻也太過孤立;直到遇到了米夏爾-我的德國伴侶,我才從新學習親子間的關係可以如此親密契合,家人間的相處可以如此輕鬆。

在女兒還小一點時,身為一位新手母親我常常在情緒控制上不得要領,有時候自己發脾氣、嚇壞了女兒,事後我又道歉賠不是,幾個月下來我自己好像也成了神經病。有一次和米夏爾聊到我心中的痛處,他問我:『如果可以重來,你希望有一位什麼樣的母親?!』

什麼樣的母親?我希望母親可以多一點時間聽我說話、在日常生活中多和我互動;如果可以,也希望父親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說話,不要一昧地大呼小叫、不分青紅皂白。我閉上眼睛回想小時候的家庭相處模式,帶有一絲遺憾緩緩說出。

『那麼,你覺得我們的女兒希望有一位什麼樣的母親呢?!』米夏爾又反問我。

米夏爾的一句話驚醒我這迷糊的親手媽媽。如果我只把我從自己父母親身上看到的、感受到的加諸在自己女兒身上,那麼女兒長大了不也會有相同的遺憾嗎?這樣的遺憾是我這個當媽媽的想看到的嗎?不,我不想。

我是個EQ不好的人,所以這幾年來米夏爾反問我的那句話一直是我提醒自己的關鍵字句。我還是一個在管教上挺嚴謹的母親,不過我以低姿態和女兒溝通,並且反問:這樣子的管教方式是我自己可以接受的嗎?我並不完美,偶爾還是大呼小叫,不過我不說尖酸刻薄的話。

不過當我有一個這樣子的機會撰寫文章,和你分享,我也提醒自己,不該誇張故事背景和美化結果,有的只是一個媽媽和女兒的對話與生活互動。

這樣的分享,我很珍惜,謝謝你。(推薦閱讀:新女性之聲:住家媽媽的時代來臨了!

 

身為女人,當媽媽的快樂
〉〉完美媽媽並不存在
〉〉生完孩子一樣性感,法國媽媽為什麼不會老
〉〉My Beautiful Woman 當女人好驕傲
〉〉媽媽,女人最溫柔的名字
〉〉無修片之美,擁抱真實的產後身材攝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