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親愛的,你是否常會好奇,隨著時代的進步、社會的演變,我們現在的生活與過去相較到底有哪些變與不變?女人迷特約作家涂豐恩非常擅於說這樣的故事!他有一篇文章討論不會變老的芭比娃娃是否真的永恆不變?,而在這次的文章裡,同樣有著變與不變的探討,他提到隨著醫學技術的變遷,婦女們的生產過程的確出現了巨大的轉變,但迎接一個新生命,需要勇氣、經驗、知識,與許許多多人們的協助,這點始終不變。


距今兩百多年前,在十八世紀的中國,有本流傳甚廣,名為《達生篇》的小書,《達生篇》的內容,談的是生產過程的問題,包括懷孕的過程,接生的技巧,以及產後的保養等等。書的作者是誰,目前已經不可考了,只知道作者屬名「亟齋居士」,大概是位男性,或許是對於談論這種婦人私密之事,感到有些羞赧,因此用了個筆名,把身份隱藏起來。

《達生篇》的行文淺白,口吻就像在待產的婦女身旁,耐心地關懷提醒。全書的一開始就告訴產婦,懷孕時若是遇到腹痛,千萬不要驚慌,「要曉得此乃是人生必然之理」,如果疼痛不嚴重,就盡量忍住,照常吃飯睡覺。

那麼,必須忍到什麼時候呢?《達生篇》說,務必仔細觀察疼痛感的差異,若是「一連五七陣,漸疼漸緊」,就是要生了。抓住這個時機最為重要,因為只要時機到了,嬰兒自然會「鑽出」,產婦無需用力,就能順利生產。這就是所謂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也來看看:孕婦瑜珈:減少分娩疼痛的三個動作


《達生篇》書影,澳洲國立圖書館所藏到道光五(1826)年版本全書

在《達生篇》中,作者一再強調,產婦要自有主張,拿穩主意,不要輕易聽信外人,尤其不要相信那些接生婆的話。因為這些產婆愚蠢又不明道理,其中一些狡猾之輩,甚至會趁機敲詐。作者又說產婆只不過是因為年紀較長,經驗較多,所以找來幫忙接生,可不是要她們動手動腳。

不幸的是,根據《達生篇》的觀察,越是富貴人家越喜歡把產婆請來家裡。而且一旦接生的過程出了問題,連左鄰右舍的產婆也都趕來幫忙。作者哀嘆,生產的現場因此要紛紛擾擾,吵成一片。對此《達生篇》又認為,臨產之時只要留兩三個人伺候,其他家裡的婦女,最好都別讓她們進產婦房間,以免她們在房裡交頭接耳,大驚小怪。

《達生篇》的批評頗為苛刻,卻從反方向提示了一個可能被遺忘的歷史現象:很長一段時間,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生產過程都是女人主宰的領域。不只是產婦一個女人,而是一群女人:產婦的母親、姊妹、鄰居、友人,家中的女僕,當然還有產婆。就像我們在許多圖象中所看到的,她們會在關鍵的時刻,聚集到產婦的房間,分工合作,共同準備迎接新生命的到來。這群婦女也許會(像達生篇形容的)七嘴八舌,偶爾失措或意見不同,但多數時刻裡,總是能順利地幫忙接生。是這樣合作,讓一個個充滿希望的新生兒,平安來到世上。(同場加映:你不知道的產鉗秘密


歐洲十五世紀的畫作The Birth of Mary

在那樣的時代,生產不是發生在明亮卻冰冷的醫院,產婦周圍也沒有手持金屬器械的婦產科醫生。至於身為男性卻對胎產意見頗多《達生篇》作者,可能根本沒有參與接生的機會。如果你覺得這是遠古之事,那麼想想以下這個數據:一直到1930年代,都還有半數以上的美國婦女選擇在家生產。

在那樣的時代,生產的過程雖然危機四伏,困難重重,但也因為生死交關,讓女性的互助顯得格外珍貴,她們利用自己可能有限的生命經驗,彼此支援。生產的過程,因此也可以是女性之間患難與共、見證情誼的時刻。(延伸閱讀:比電影劇情更真實寶貴的友情

兩百年來,隨著醫學技術的變遷,生產的過程也出現了巨大的轉變。《達生篇》耿耿於懷的接生婆,已經從社會上逐漸消失;而在產房指揮調度,掌控一切的權力,如今也轉移到婦產科醫生手中。

即便如此,每一次的生產,對於母親或胎兒而言,仍舊是場嚴峻的考驗。哪怕是在我們的時代裡,迎接一個新生命,依然需要勇氣、經驗、知識,與許許多多人們的協助。或許只有這一點,兩百年來始終不變。


十九世紀日本浮世繪畫家小林集英的作品「錦絵東錦倭風俗諸候方御誕生式」。

 

更多談古論今的小故事
〉〉被解剖的女人
〉〉天氣與月經
〉〉上帝、道德與不孕症

 

特約作者:涂豐恩
歷史學碩士,研究興趣為身體史、醫療史與比較文化史,深信藉由過往世界中的種種不可思議,能夠在平庸的日常生活裡,尋找一條逃逸路線。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