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 2020 台北電影節 3 項提名的國片《親愛的房客》,內容觸及同志伴侶與收養孩童的議題——愛究竟是什麼——這部電影為我們重新演繹。

看完了《親愛的房客》這部電影,我五味雜陳地步出電影院。

整部電影看下來,彷若隔世,沒有太大的起伏,卻道盡了一切愛情的模樣,即便是兩個男人之間的愛,依然不改變愛情的本質。


圖片|《親愛的房客》電影劇照

無私的愛,存在於這世上嗎?

片中健一的角色,被刻畫得非常明確,一個透明無瑕的好人,對待立維也是,對待立維的遺族也是。

當悠宇的舅舅質疑他想要爭遺產時,他依然不為所動,持續地照顧著悠宇,這是他答應立維的遺願,即便是悠宇害死了外婆,健一卻跳出來為他頂罪,如此無私又透明純淨的愛,正是健一給我的印象。

悠宇的外婆心裡一直有個記恨:「是健一害死了立維的。」

但健一依然不為所動,為了外婆而常常往醫院奔波,他做得心甘情願,和舅舅這個角色——不斷質疑健一想要爭遺產——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在如此困頓的環境中,健一心甘情願,他對立維的承諾,似乎造就了一場無私的愛情。

愛情,真能如此無暇嗎?

但回過頭來,世間可有純白無瑕的愛情?

導演讓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派別在電影裡面拉扯著,健一是如此的無辜與單純,舅舅與檢調單位則不斷地想找出證據來證明健一的邪惡,電影就在這樣的局面中不斷延伸下去,即使是最相信健一的悠宇,也不禁懷疑健一是不是如舅舅所說的一般,其實是一個壞人?

健一確實獲得了房子的繼承權,就人性上,難道他沒有一絲一毫的貪念嗎?其實是有的,他貪圖了有婦之夫、貪圖了成為悠宇父親的權利,他有他的私心在,這是每一段愛情必然存在的私心;

而舅舅和檢調單位的懷疑也並非是錯誤的,對他們來說,健一畢竟是個外人——嫁入豪門都會被說是貪圖遺產了,更何況只是同性伴侶呢——人類是如此的複雜,一段感情中,佔有多少的私心,恐怕沒有人能夠真正說得明白。

正因為有雜質,所以才凸顯愛情的美麗

然而,這就是這部電影裡,健一和立維的愛情之間的美麗之處。

愛確實是自私的、是摻有雜質的,健一希望能讓悠宇平安的長大,舅舅則希望悠宇不要被壞人給拐騙了,站在雙方的立場,都沒有對錯,他們都只是在做他們認為對的事情而已。

回到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誰的愛情不是帶有條件的呢?

我喜歡你,因為你長得可愛、個性活潑開朗、對我很溫柔。我喜歡你,是因為你很有錢,讓我有安全感,不必擔心未來生小孩之後,沒有錢可以養小孩。

每一段感情,都是帶有雜質的、帶有條件的,如果沒有任何的雜質與條件,那豈不是路上任何人都可以與你相愛嗎?

正因為如此,愛情美就美在彼此有著彼此的生命經驗底下,還願意繼續努力看看,一起跨過人生的那些坎。

推薦閱讀:【單身日記】鄧紫棋《別勉強》:好的愛情不必逞強,我們終究不是彼此的遠方

健一的愛,就是如此,他把立維的家庭當作自己的家庭在照顧,不斷保護著悠宇,甚至不惜為悠宇頂罪。

我很喜歡楊雅晴的一個概念:「伴侶是來一起修行的。」

你我必然會在感情中受挫,但哪一個是你願意一起度過難關、一起灌溉發芽的呢?

我們都不是聖人,感情中必然會有私心,但這個私心如果對彼此的修練影響不大,那麼兩個人就可以一起經歷更多的磨難,一起在生命中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