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媽咪!媽咪在地板上睡著了。她已經睡了好久。我有幫她梳頭髮,因為她喜歡。她還是沒有醒過來,我搖搖她。媽咪!我的肚肚會痛,我想吃東西。他不在這裡。我好渴喔。我拉了一張椅子到廚房的水槽旁邊,喝到水了,但水噴得我整件藍色毛衣都濕了。媽咪還在睡覺。媽咪起來!她還是一動也不動。她摸起來涼涼的。我把我的小毯子拿來蓋在媽咪身上,然後躺在她旁邊,跟她一起躺在黏黏的綠色地毯上。媽咪一直在睡覺。我有兩輛玩具小汽車,媽咪睡覺的時候,它們就在旁邊比賽。我想媽咪是生病了。我想找東西吃。冰箱裡有青豆,是冰的,我吃得很慢,它們讓我肚肚有點痛。我睡在媽咪旁邊。青豆吃完了,冰箱裡還有東西,聞起來怪怪的,我舔了一下,結果就停不下來。我慢慢吃,它吃起來很噁心。我喝了一點水,和車子玩了一下,又躺在媽咪旁邊睡。媽咪好冰喔,而且都不會醒。門被用力打開了。我用小毯子蓋著媽咪。他出現了。他媽的,這裡他媽的發生什麼事了?噢,那個發神經的爛婊子。糟糕,他媽的。滾開,別擋路,你這個小鬼。他踢我,我的頭撞到地板上,好痛。他打電話給某個人,然後就離開了,還把門鎖起來。我躺在媽咪身邊。我的頭好痛。警察小姐來了。不,不,不,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要在媽咪旁邊。不,離我遠一點。警察小姐拿著我的小毯子,抓到了我。我尖叫。媽咪!媽咪!我要我的媽咪。我不會講話了,我講不出話來。媽咪聽不見我的聲音,我講不出話來。

 

「克里斯欽!克里斯欽!」她的聲音很急迫,將他從惡夢深處、從那絕望的深淵拉了回來。「我在這裡,我在這裡。」他醒了過來,她正俯身看著他,抓著他的肩膀搖晃,近在眼前的臉龐寫滿痛苦,藍眼大睜,淚盈於睫。

「安娜,」他的聲音是斷續的低語,恐懼的滋味仍然在他口中發澀。「妳在這裡。」

「我當然在這裡呀。」

「我做了個夢……」 

「我知道。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安娜。」他輕輕喚著她的名字,像是某種護身符,能夠抵擋在他全身上下奔竄的黑暗恐慌。

「噓,我在這裡。」她躺在他身側,四肢纏在他身上,她的溫暖熨潤著他的身體,逼退那些暗影,排開恐懼。她就像陽光,代表著光明……而且屬於他。

「我們不要吵架。」他的聲音粗啞,伸出手臂環著她。

「好。」

「那些誓約,不必提到服從,我可以做到。我們會找出方法的。」話從他嘴裡脫口而出,帶著些困惑和不安。

「嗯,我們會的,我們總有辦法找到解決之道。」她呢喃,嘴唇印上他的,讓他平靜下來,將他帶回眼前的現在。

 

我從草編遮陽傘的縫隙中看向蔚藍晴空──地中海的夏日藍天,心滿意足地嘆了口氣。克里斯欽在我身邊,在沙灘椅上大剌剌地躺著。我的丈夫,我那性感俊美的丈夫,打著赤膊,穿著剪短的牛仔褲,正在讀一本預言西方金融體系崩盤的書,據說這本書相當引人入勝。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安靜地坐著不動,看起來像個學生,而不像全美國頂尖自營企業之一的能幹總裁。

 

在蜜月的最後一段時光,我們懶洋洋地躺在摩納哥的海灘旁享受著下午的豔陽,這裡是蒙地卡羅的「海灘廣場酒店」,名字取得很貼切,但我們並不是這間酒店的房客。我睜開眼睛,看著停泊在港口的窈窕淑女號,我們住在那艘一九二八年打造的豪華遊艇上,她正威風凜凜地在海面上擺盪,像個女王般傲視港口裡的其他遊艇。她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的發條玩具,但克里斯欽很愛她──我懷疑他很想買下她。哎,男人和他們的玩具。

 

我往後靠,聽著新iPod內的克里斯欽‧格雷精選播放清單,在下午的陽光下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地想起他的求婚。噢,他在船屋內那夢幻般的求婚……我幾乎還可以聞到野花的香氣……

 

「我們明天就結婚好不好?」克里斯欽在我耳邊柔聲說。我們在船屋那花團錦簇的臥室中,我正因為方才熱情如火的歡愛而心滿意足地趴在他身上。

 「嗯哼。」

「這是表示答應嗎?」我聽到他滿懷希望地驚呼。

「嗯哼。」

「不答應?」

「嗯哼。」

我感覺到他在笑。「史迪爾小姐,妳這是在呼攏我嗎?」

我也笑起來。「嗯哼。」

他大笑著緊緊抱住我,吻了吻我的頭頂。「拉斯維加斯,明天就去,說定了。」

我睡意朦朧地抬頭。「我不認為這樣做我爸媽會開心。」

他用指尖上下輕點我光裸的背,溫柔地愛撫我。

「妳想怎麼做,安娜塔希婭?去拉斯維加斯?還是一個華麗盛大的婚禮?告訴我。」

「不要盛大……只要朋友和家人參加就好。」我望向他,被他明亮銀灰眼眸中的無言懇求打動。那他想要什麼?

「好,」他點頭。「在哪裡辦?」

我聳肩。

「我們可以在這裡辦嗎?」他試探地問。

「你父母親的家裡?他們會不會介意?」

他嗤之以鼻。「我媽會開心得飛起來。」

「好,那就這裡。我相信我媽和我爸也會喜歡這樣的安排。」

他撫著我的髮。我還能更快樂一點嗎?

「那麼,我們已經選好場地,現在要選日期了。」

「你應該先問一下你母親。」

「嗯,」克里斯欽的微笑加深。「給她一個月準備,就這樣。我太想要妳了,沒辦法等太久。」

「克里斯欽,你已經擁有我了,而且不是一兩天。但好吧,就一個月囉。」我吻他的胸膛,一個輕柔不帶雜念的吻,對他嫣然而笑。

 

「妳會曬焦的。」克里斯欽在我耳邊低語,將打盹中的我驚醒。

「只有你能讓我燃燒。」我對他甜甜一笑。傍晚的夕陽漸漸西沉,我正沐浴在它的燦爛光芒之中。他揚起嘴角,一個俐落的動作就將我的沙灘椅拉進遮陽傘的庇蔭之下。

「別被地中海的豔陽曬傷,格雷太太。」

「謝謝你如此為他人著想,格雷先生。」

「我的榮幸,格雷太太,但我也沒那麼為他人著想。如果妳曬傷了,我就無法碰妳了。」他挑起一道眉,眼裡洋溢著歡樂,令我的心舒展。「但我想妳很清楚這一點,然後在心裡笑我。」

「我會嗎?」我驚呼,假裝無辜。

「嗯,妳會,而且一定會,屢試不爽,但這也是我愛妳的眾多原因之一。」他俯身過來吻我,淘氣地咬著我的下唇。

「我本來希望你能幫我再多擦點防曬乳。」我抵著他的唇噘起嘴。

「格雷太太,這是個很棘手的工作……但我無法拒絕這樣的提議。坐起來吧。」他聲音粗啞地發號施令。我照他的話做,他慢條斯理地撫摸我,用靈活的手指幫我塗抹防曬霜。

「妳真的很美麗動人,我是個幸運的男人。」他低喃,手指掠過我的胸前將乳液推開。

「是的,沒錯,格雷先生。」我害羞地從睫毛底下望著他。

「謙虛一點,格雷太太。轉過身來,我要擦妳的背。」

我微笑著翻過身,他解開我那貴得要命的比基尼背帶。

「如果我也像海灘上其他的女人一樣走上空路線,你會有什麼感覺?」我問。

「不開心,」他不假思索地說,「我現在看妳穿這麼少就不是很高興。」他俯身在我耳邊低語:「不要得寸進尺。」

「這是挑戰嗎,格雷先生?」

「不,這是在陳述事實,格雷太太。」

我嘆口氣,搖搖頭。噢,克里斯欽……我那占有慾強、愛吃醋又有控制癖的克里斯欽。

他擦完防曬霜,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擦好啦,小姑娘。」

他那永不離身也永不關機的黑莓機震動起來,我皺起眉頭,他撇撇嘴。

「春光不准外洩,格雷太太。」他開玩笑地挑起一道眉警告我,接著又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然後坐回他的沙灘椅去接電話。

我內心的女神低吼著。也許今晚我們可以來點餘興表演讓他大飽眼福,她心照不宣地揚起嘴角,挑起一道眉。想到這裡讓我笑起來,繼續回到我的午後酣睡之中。

 

「小姐?我要一杯沛綠雅礦泉水,一杯健怡可樂給我太太,麻煩妳。吃的東西嘛……請給我看一下菜單。」

嗯……克里斯欽流利的法語喚醒了我。我在陽光下眨眨眼,發現克里斯欽正看著我,一位穿著制服的年輕女服務生剛離開,托盤拿得高高的,引人注目的金色馬尾晃呀晃。

「渴嗎?」他問。

「嗯。」我睡眼惺忪地回答。

「我可以看妳一整天都不會膩。累嗎?」

我的臉泛紅。「我昨晚沒怎麼睡。」

「我也是。」他笑,放下黑莓機站起身,身上的短褲下滑了些許,就這樣……以那種方式掛在腰間,從褲頭看得見穿在裡面的游泳褲。克里斯欽脫下他的短褲,又踢掉腳上的人字拖,讓我一時失了神。

「來和我一起游泳,」他伸出手,我抬眼望著他,一臉茫然。「游泳?」他又說了一次,頭微微偏向一側,臉上露出一抹促狹。看我沒回應,他緩緩搖了搖頭。

「我想妳需要點刺激才能醒過來。」他突然撲過來抓住我,一把將我抱起,我尖聲大叫,但是出於驚訝而非警戒。

「克里斯欽!放我下來!」我尖叫抗議。

他輕笑。「到海裡再說,寶貝。」

海灘上一些正在做日光浴的泳客呆愣但漠不關心的地看著我們,典型的法國人作風(我現在才知道),就這麼任由克里斯欽一路哈哈大笑著涉水把我抱進海裡。

我摟著他的脖子。「你不會吧?」我屏住氣息,試圖壓抑住一串傻笑。

他咧開嘴。「哦,安娜,寶貝,在我們認識這段短短的時光中,妳什麼都沒學到嗎?」他吻我,我抓緊機會,雙手穿進他的髮間緊緊抓牢,舌頭探進他的口中回吻,他倒吸一口氣,往後退開,眼裡情慾朦朧但充滿戒備。

「我知道妳的把戲。」他低語,慢慢帶著我一起沉入那沁涼清澈的海水中,唇再次印上我的。當我四肢纏在丈夫身上,早已將地中海海水的冷冽拋諸腦後了。

「我以為你想游泳。」我在他唇邊輕聲低語。

「妳讓人無法專心,」克里斯欽輕咬我的下唇。「但我不確定是不是想讓蒙地卡羅這一大群人都看到我老婆慾火焚身的樣子。」

完全沒把蒙地卡羅這一大群人放在眼裡,我啄咬他的下巴,短短的鬍碴刺得舌頭癢癢的。

「安娜。」他悶哼著,將我的馬尾繞在手腕上,輕輕往後拉使我仰起頭,露出我的喉嚨。他從我的耳畔一路灑下輕吻直到脖子。

「要我在海裡占有妳嗎?」他低問。

「嗯。」我小聲回答。

克里斯欽稍微退開,低頭望著我,眼神溫暖、索求又促狹。「格雷太太,妳真是貪得無厭又厚臉皮,我到底創造了一個什麼樣的小怪物啊?」

「一個適合你的小怪物,你會用其他方式占有我嗎?」

「我會用任何可能的方式占有妳,妳心知肚明。但不是現在,不要有觀眾在旁。」他把頭往岸邊一扭。

什麼?

原來如此。一些做日光浴的泳客已經收起他們的漠不關心,興致勃勃地看著我們。克里斯欽忽然抓住我的腰,把我高高舉起拋到海中,跌進浪花和底下柔軟的沙堆裡。我浮上水面,一邊咳著水一邊格格傻笑。

 「克里斯欽!」我瞪著他怒斥。我以為我們要在海裡做愛……來場不一樣的初體驗。他咬著下唇想掩飾笑意,我用水潑他,他也立刻回擊。

「我們還有整個晚上,」他說,笑得像個傻瓜。「晚點再說,寶貝。」他潛進水中,在離我三英呎遠的地方冒出頭來,接著一個流暢優雅的翻身往外游去,離我和海岸邊遠遠的。

哦!調皮又惹人心煩的五十道陰影先生!我用手遮在眼睛上方,看著他游開。他真是誘人……我該做些什麼引他回來?我往岸邊游去,仔細想著有哪些方法可行。我們的飲料已經送到沙灘椅旁,我很快喝一口可樂。從這個距離看去,克里斯欽變成了模糊的小點。

嗯……我俯臥,笨手笨腳地拉扯繫帶,將我的比基尼上衣脫下,隨意往克里斯欽的沙灘椅上一丟。搞定……看看我的臉皮能有多厚囉,格雷先生,你自己考慮考慮,接受事實吧。我閉上眼睛,任由陽光溫暖我的肌膚……暖意沁入骨髓,我在熱力之下再次昏昏欲睡,思緒回到婚禮那一日……

 

「你可以吻新娘了。」華許牧師宣佈。

我對我的丈夫揚唇而笑。

「妳終於是我的人了。」他低語,接著拉我入懷,在我唇上印下純潔的一吻。

我結婚了,我現在是克里斯欽‧格雷太太。我樂不可支。

「妳看起來好美,安娜。」他微笑著輕聲說,眼眸因愛意而閃亮……還帶了一些幽暗火熱的東西。「除了我以外,不准讓任何人幫妳脫這件禮服,知道嗎?」他的微笑散發出幾百瓦的電力,手指滑過我的臉頰,點燃了我的血液。

真要命……旁邊有這麼多人正盯著我們看,他怎麼做到的?

我默默點頭。哎,我希望沒人聽見我們的話。幸好華許牧師識相地往後退了幾步,我瞥了一眼盛裝出席的大夥兒:我媽、雷伊、包柏,還有格雷一家人全都在鼓掌,還有我那穿了一身淺粉紅色的伴娘、美麗動人的凱特,以及她身邊的克里斯欽的伴郎──哥哥艾立歐也加入了。誰能想到艾立歐穿上西裝也這麼帥?每個人臉上都是大大的、燦爛的笑容──除了葛蕾絲,她正優雅地用白手帕擦拭眼角。

「準備開始狂歡了嗎,格雷太太?」克里斯欽低問,對我靦腆一笑,我融化了。穿著簡單黑色燕尾服、銀色背心和領帶的他看起來有如天神下凡,很……瀟灑迷人。

「一如既往,隨時待命。」我咧開嘴,臉上是愚蠢到家的笑。

婚禮宴席稍後正式展開。凱瑞克和葛蕾絲真的下了很多工夫,他們又搭起了大帳篷,以美麗的淺粉紅、銀色和象牙白裝飾,帳篷兩側拉開面對著海灣。天公作美讓我們擁有晴朗的天氣,傍晚的陽光映得海面波光粼粼。帳篷的一端是舞池,豐盛的自助餐點安排在另一側。

雷伊和我媽正在跳舞,兩人有說有笑。看到他們倆在一起讓我有些感傷,默默希望克里斯欽和我能白頭偕老,如果他離開我,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結婚太急,後悔莫及,這句老話出現在我腦中。

凱特在我身旁,一身曳地絲質長禮服讓她看起來美呆了。她瞥我一眼,皺起眉頭。「嘿,這應該是妳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才對。」她輕斥。

「是呀。」我低語。

「噢,安娜,怎麼回事?妳在看妳媽和雷伊嗎?」

我傷感地點點頭。

「他們很開心。」

「分開以後更開心。」

「妳失去信心了?」凱特警覺地問。

「不,完全不是。只是……我這麼愛他。」我僵住,不願或不想明白說出我的恐懼。

「安娜,他很明顯全心愛著妳。我知道你們的關係是以一種非常特別的方式開始,但我也看得出過去這一個月你們是多麼快樂。」她握住我的手捏了捏,「況且,現在也來不及了。」她笑著補充。

我格格笑起來,凱特總是能指出重點。她擁我入懷,給我一個凱瑟琳‧卡凡納的獨家擁抱。「安娜,妳會沒事的。如果他敢傷害妳一根頭髮,可得先過我這一關。」她放開我,對我身後不知是何方神聖笑了笑。

「嗨,寶貝。」克里斯欽摟住我,嚇了我一跳,接著吻吻我的太陽穴。「凱特。」他打個招呼,都過了六個星期了,他對她還是冷冷淡淡。

「又見面了,克里斯欽。我正準備去找你的伴郎,剛好也是我的最佳男伴。」對我們嫣然一笑之後,她走向艾立歐,他正和凱特的哥哥伊森以及我們的好友荷西一起喝酒聊天。

「該走了。」克里斯欽低語。

「這麼快?這是我第一次出席一個並不介意自己成為主角的派對呢。」我在他懷裡轉身面對他。

「妳值得成為目光焦點,妳看起來美極了,安娜塔希婭。」

「你也是。」

他微笑,表情熱切。「這件美麗的禮服很配妳。」

「這件老東西?」我羞紅了臉,拉了拉這件簡單合身的白紗禮服上細緻的蕾絲滾邊,這是凱特的母親為我設計的。我喜歡齊肩式領口,上緣的蕾絲剛好能露出我的肩膀,端莊之中又帶點誘惑,希望是如此。

他彎身吻我。「走吧,我不想再和這麼多人分享妳了。」

「我們可以離開自己的婚禮嗎?」

「寶貝,這是為我們而開的派對,我們想做什麼都可以。我們已經切完蛋糕啦,現在,我只想快速把妳帶開,讓妳完全屬於我。」

我格格笑。「我一生一世都是你的人,格雷先生。」

「很高興聽妳這麼說,格雷太太。」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分享你與控制狂的愛情  贈書活動

在《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男主角格雷是位十足的「控制狂」!你也是事事想一手掌握的控制狂嗎?或是你曾和控制狂交往,有一籮筐的經驗想分享呢?
現在只要分享你的控制狂心得,就有機會獲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新書一本或《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小說概念專輯一張喔!

想獲得《格雷》新書或概念專輯,請依照以下步驟:

1. 至《女人,你可以不一樣》粉絲團,分享此活動連結,並在分享時回答你的控制狂戀愛心得(無論你自己就是控制狂,或你曾與控制狂談過戀愛,任何經驗都歡迎喔!)

2. 在此 GOOGLE 表單 留下你的參加資料

完成以上步驟,就有機會獲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新書一本,或《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小說概念專輯一張!

活動時間:2013/3/7 ~ 2013/3/20
數量有限,先搶先贏!

3/6 起,《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也將在各大書局舉辦預購活動,親愛的你可別錯過!
詳細預約辦法請看:春光出版社官方部落格

 

 

更多與控制狂的愛情密語,請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

 

愛就要加點刺激

〉〉愛情需要一把辣椒!羅曼史中不能缺席的性與愛

〉〉剽悍女人和危險的男人 – 為什麼我們愛看吸血鬼羅曼史

〉〉讓閱讀多點浪漫 羅曼史小說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