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i 是我一個非常特別的朋友,約出來吃早午餐、聊感情狀態,也是讓我受邀到印尼擔任伴娘的重要他人。Yani 喜歡粉紅色與 Hello Kitty,家裡這樣裝飾。婚後她說,「現在我存錢買房子、生小孩。買房子計畫年底,生小孩的話,就交給上帝的安排啦!」

雅妮(Yani)從 One-Forty 2015 年創立之初,就加入移工學校(One-Forty School)與我們一起學習開店知識與中文,屬於元老級的學生。去年(2017)她在台灣工作滿六年,終於回到印尼與遠距離一年多的男友結婚、繼而找工作。而 Yani 之於我個人來說,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朋友,大概是因為遇見了她的故事,才讓我開始全心投入移工議題。Yani 成為我們第一次到印尼田野調查的嚮導,也成為我會約出來吃早午餐、聊彼此感情狀態,甚至受邀到印尼擔任她婚禮中的伴娘的重要他人。今天,想與你分享她的故事……

我叫雅妮(Yani),來自印尼卡拉旺(Karawang),今年 28 歲,20 歲的時候去台灣工作,工作 6 年。

因為我很想念大學,想去台灣存我的大學學費

小時候爸爸就希望我可以念大學,我高中的時候爸爸已經答應要付我念大學的學費,可是高中畢業的時候爸爸過世了,原本存的錢要付爸爸喪禮的費用,剩下我跟我媽媽,沒有人賺錢,不能念大學。我們家原本有一個小小的雜貨店,爸爸過世之後變得很不好。高中畢業之後我到雅加達的工廠工作,那時候一個月的薪水才台幣三千塊。所以後來有朋友問我要不要到台灣工作,我就想說,要去台灣賺錢,讓自己可以上大學。

在台灣工作是在台北照顧老人,一個月薪水一萬七,但是要扣掉仲介費,一個月大概剩下一萬五。第一年來台灣三個月才放假一次,第二年開始一個月一次,第三年到第六年一個禮拜一次。我後來去印尼空中大學上課,那個是印尼在台灣開的大學,可以給在台灣工作的移工唸書,我那時候唸四年的管理(Management)。每個禮拜三天,用電腦在網路(線上)上課,一個月跟老師在台北火車站附近見面,也有考試。

One-Forty 讓我學習開店跟中文,還能分享我們的文化

後來認識了 Kevin,他邀請我到 One-Forty 上課。那時候是上 Business class(商業課),因為我回到印尼想要開一間飲料店,賣台灣的珍珠奶茶、芋頭牛奶。在 One-Forty 這邊,老師都跟我差不多年紀,比較習慣,上課的時候很好玩,不會無聊。那時候學到要怎麼開店、怎麼準備開店的東西、怎麼存錢、怎麼行銷。

我也有上 One-Forty 的中文課,因為看印尼的新聞說印尼現在需要很多會講中文的人,像是工廠需要翻譯,所以如果會講中文的話,比較好找到工作。我最喜歡上中文課,因為學生很多、很熱鬧、很快樂。我也學到台灣的文化,然後在 Open Sunday(東南亞星期天)可以分享我們自己的故事與文化。


圖片|One-Forty 提供  Yani 喜歡粉紅色與 Hello Kitty,家裡便隨著喜好這樣裝飾。

以前我不相信可以大學畢業,沒想到現在還找到很好的工作

回到印尼之後,我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工作,在台灣的正新輪胎公司當翻譯。我有個朋友推薦我去的,我就申請了。兩個禮拜後他們叫我去面試。人力資源的面試官問我中文怎麼可以講的那麼厲害,去哪裡學的?我說我在台灣工作六年了,而且還有去 One-Forty 上課。不過希望可以更早就知道 One-Forty,這樣就可以學會怎麼寫字。

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因為現在公司裡面很多台灣人,感覺我還在台灣一樣。現在的薪水大概是一個月兩萬台幣,在當地如果是大學畢業,薪水大概是一萬塊左右。我的媽媽很驕傲,可以找到薪水很好的工作。我的老公也很高興,因為我在台灣學到的很多東西回來印尼都很有用。(同場加映:印尼移工女孩:在台灣九年,我怕回家變成陌生人


圖片|One-Forty 提供  Yani 在印尼的家中牆上貼滿中文字卡,為了背誦工廠裡面常用的中文單字。

謝謝台灣,讓我變成一個很勇敢的女生

在台灣這六年,我最大的改變是我變成一個很勇敢的女生,再來就是學到中文。以前我不相信我可以念到大學畢業(在台灣的印尼空中大學),現在我還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我的夢想實現了。再來就是開飲料店,我現在有在練習煮珍珠奶茶,希望可以跟朋友一起開飲料店。

我很愛 One-Forty,guru One-Forty(One-Forty 的老師)就像我的朋友或是家人一樣。One-Forty 讓我變得比較有自信,像是我現在敢在很多人面前講話,面試的時候也比較敢講,因為已經習慣了(習慣在課堂上練習講話)。回印尼之後,這已經是 One-Forty 第三次來找我了,你們還來參加我的婚禮,我很高興真的。我想要跟你們說加油,希望可以有更多學生參加你們的課。

我很謝謝台灣,台灣讓我學到很多東西,非常快樂。不然回到印尼也不能找到很好的工作,我真的感謝台灣。會想念台灣啊,想我的朋友、想念搭捷運、走路逛逛,也想有機會跟老公回去台灣旅遊。(同場加映:兩個故鄉,一個移工故事:遠離家鄉,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採訪後記

還記得那時候聽 Yani 說著自己的故事,同樣是 20 出頭歲的我被深深觸動。我(有點愧疚地)了解到自己是如此的幸運,出生在一個能提供我完整教育資源的家庭,讓大學畢業後的我,對未來是有選擇的。如果今天我跟 Yani 交換出身,或許我就會成為大家口中的「外勞」,將 20 到 30 歲的青春年華,奉獻在台灣某一戶與原本的我相似的中產家庭 。(同場加映:歸國移工告白:我把青春獻給台灣

我同時了解到,我也能夠選擇好好地運用自己的幸運,為像 Yani 一樣、在台灣的六十八萬移工做一點什麼。對我來說這不是一種慈悲,而是將自己這份「幸運的特權」轉化為社會中他人的價值,讓他也獲得生而為人應該擁有的權利。

每一次到印尼田野調查,我們總會找機會再去拜訪 Yani,看看她現在的生活好不好、工作順不順利,也順便交換自己在的台灣的生活、聊聊彼此未來的規劃。上一次見到 Yani,她笑著與我分享:「現在我有在存錢準備買房子、生小孩,買房子計畫在年底,生小孩的話,就交給上帝的安排啦!」看著現在的她,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成熟與自信,與三年前她在 One-Forty 教室裡羞澀的樣子截然不同。在台灣的歷練、在 One-Forty 的學習,以及現在結了婚、找到一份讓家人驕傲的工作,這些點點滴滴粹練成她現在的模樣,而我感到如此幸福,能成為她生命中重要的一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