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上瘋傳的變臉照,你也玩過了嗎?有人變臉後,發現自己長得像自己母親年輕時;有的人在另一個性別外表中,意外撞臉安海瑟薇。就在大部分人在享受一秒性轉的樂趣時,背後引來的跨性別、性別刻板印象的爭議為何?

近日,社群上掀起了一股性轉風潮,人們透過 Snapchat 推出的「性轉濾鏡」(gender swap),就有機會一窺自己成為另一個性向時的長相。網友們創意百出,有人一人兩角唱《歌舞青春》主題曲;世界各地的名人也乘著風潮在自己的社群平台上發佈性轉照,如理科太太、麥莉希拉(Miley Cyrus),英格蘭板球隊 England Cricket 甚至出了一組九宮格照,請粉絲們猜照片背後分別是哪些男性運動員。


圖片|來源

性轉濾鏡之所以會爆紅,其實是巧妙地運用了人們的好奇心理,抓住潛藏在許多人心中的疑問:「如果我是女生 / 男生,會有什麼不同?」然而, 在許多人開心地和親友轉發自己的有趣照片時,有另一群人提出了疑慮,他們擔心濾鏡中以二元性別的概念作為設計,恐將加深大眾的性別刻板印象。

根據 Vice 報導,一名跨性別演說者 Dana Vivian-White 針對此現象,她認為大眾在享受分享照片的樂趣時,並沒有顧慮到在現實中活中跨性別者的感受,並表示: 「鼓勵人們不要在乎性別,與忽略現實中的跨性別現象、不經意持續地對跨性別身份產生誤會,僅是一條細線之隔。」

性轉濾鏡:到底是好玩,還是挑釁?

一名接受 Vice 訪問的跨性別者表示,他光是想像如果自己使用這組濾鏡,順性別者 [1] 一定是一派輕鬆地說:「來嘛!試試這個,很好玩的!」但對他而言,卻極為尷尬不安。有順性別者以此試圖模仿跨性別者,但行為舉止不僅不相像,甚至有造成他人對跨性別者誤會的可能。以上的舉例事件,著實是以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的身份認同上,並加諸痛苦。

時代雜誌報導也指出,對很多順性別者而言,這不過是個「玩玩關掉就好了的遊戲」,但對跨性別者來說,更改性別是漫長而辛苦的過程,這是他們的人生。長久以來,他們必須透過各種醫學治療、衣著打扮才能夠接近靈魂中的性別,也因此飽受了一般大眾的審美價值觀的凌駕之苦。如今,當他們面對平時以歧視眼光看待跨性別者,但卻享受於性別轉換濾鏡的順性別者時,更是尤其諷刺。(延伸閱讀:為什麼我們愛《丹麥女孩》,卻不愛身邊的跨性別?

另一個跨性別者的疑慮,則是在網路交友上,有順性別者開始喬裝自己是跨性別者來吸引對象。舉例而言,在英國德比大學(University of Derby)有一名 20 歲學生傑克(Jake Askew)將使用濾鏡後的照片作為交友軟體 Tinder 的大頭照,搖身一變成為濃妝大眼美女 Jess,馬上獲得 1600 讚與 400 個成功配對。對跨性別者來說,在無法分辨對象的性別認同時是非常不公平的,若陷入喬裝的圈套,便極有可能成為關係中的受害者。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跨性別者都認為濾鏡將帶來分化與攻擊。也有跨性別者認為,這是一個輕鬆、有趣的功能,讓自己能夠透過濾鏡減少對於性別認同的焦慮。同時,我們在一般的環境中,很難有機會去體驗不同的身份,而濾鏡則提供人們一個唾手可得的方式,讓每一個人能認識不曾見過的自己。



圖片|來源
 

性別二元:男生就要鬢胡粗獷,女生就要長髮柔美?

性轉濾鏡另一個爭議點,來自於對性別外表的詮釋。為了讓人們很明確地感受到自己的長相翻轉,濾鏡簡單地用兩種方式做出區別,以粗獷輪廓、鬍子、濃眉毛來代表男性,以長頭髮、大眼豐唇、濃妝腮紅來代表女性。

然而,在現實世界,唇紅齒白的男性、陽剛氣概的女性絕非少數,性別外表並非二分法就能草率帶過。對於正在形塑性別認同的人來說,此一濾鏡也很可能帶來與現實世界不符合的性別錯知,而形成男生應該要長得雄偉、女生應該要嬌美的刻板印象。(延伸閱讀:【時尚穿越】前所未見的新性感!跨性別超模登時尚雜誌封面

以性別為錨,付諸觀察與行動

這場「性轉濾鏡」的論戰中,最關鍵的癥結點或許不是濾鏡本身,而是人們使用濾鏡的動機,以及隨後帶來的內在轉變。到底透過二元性別的方式轉換身份,是幫助人們有機會去認識性別多元,並以更開闊地胸襟接受性別流動,又或者是以此作為玩笑,帶來更嚴重的歧視與傷害?

性別是我們的生活,是我們隨手一拍分享的日常,是三五親友坐下來便能暢談的話題。當我們有感為己、為所愛之人發聲,它就值得被聽見,被看見,並以行動使每一個理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