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專欄】寫老妹的灑脫自適,走過年少輕狂的戀愛,這才明白,需要勉強讓妳愛得不像自己的感情,算不上愛情。

妳說,那些年妳談戀愛,談得好努力。

與其說是努力,不如說是逞強。男友說他前女友公主病,早上出門要他載,晚上還要幫她買晚餐,買錯了不但要被她嫌,還沒有一餐是她自己出錢。

「妳一定不會這樣對吧。」他問。

「怎麼會,我最獨立了,別擔心。」妳說。因為害怕失去他,妳悄悄地把心裡那個愛撒嬌的小女孩藏起來,開始扮演起他心中嚮往的「獨立女子」。


Image Source: Pixabay

妳從此跟他吃飯絕對自己買單,再晚也不敢叫他來載。兩個人去旅行,旅費一定一人一半,心情不好也會藏起來,在他面前假裝樂觀。因為他說前女友很「情緒化」,什麼事都要他哄,他一點也不喜歡。(推薦閱讀:【情緒販賣部】我需要的不是特效藥,而是有人聽我哭一場

妳以為這樣他一定會狠狠地愛著妳了。因為妳好獨立、好完美,一點都不給他添麻煩;妳也以為這樣自己這樣就是愛了,因為妳這麼用心經營感情,扮演他眼中喜歡的樣子,你們兩人的感情一定會很順利。

然而,事與願違。妳最終發現他跟一個小學妹互動頻頻,有幾次她跟朋友玩到錯過末班車,還撒嬌要妳男友來接送。妳因此氣得跟他大吵一架:「我從來都沒有被你接送過!為什麼她不是你女友,卻可以享受這種待遇?」

男友當時的反駁,妳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是妳自己不要求的,妳那麼愛逞強,跟妳在一起我很累。」

妳一開始不能接受,認為這只是他出軌的藉口。直到最後你們講開,才發現這段感情已經到了盡頭:妳累了,他也累了。

妳以為妳的努力和完美,可以換到他的喜愛,他卻因為妳的緊繃和逞強,而在這段感情裡感到筋疲力竭。

妳覺得遭到了背叛,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明明一開始說討厭公主病,分手的時候又說妳太獨立。

多年以後,妳才回首這段過去:「其實我也有錯。」妳發現,自己已經成熟到可以釋然地說:「當時為了一段感情太努力,連我都開始不喜歡我自己。」(推薦閱讀:【柚子甜專欄】少女的愛是不離開,老妹的離開是懂得愛


Image Source: Pixabay

老妹談戀愛:我也曾經太努力,努力到不像自己

少女們談戀愛,往往都曾經為愛付出過什麼,也為愛改變過自己什麼。她們曾經太想要愛,因此不管是髮型還是穿著,個性還是價值觀,只要心愛的人喜歡,自己通通可以改。

但老妹走過多年的感情,她漸漸才知道:需要「努力」的感情,根本不是愛;真正的愛情是,即使要走過重重難關,妳卻根本不會覺得自己在「努力」。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老妹不是不能修改個性,也不是不會經營感情——而是她開始知道,「改變」如果建立在扭曲自己,那樣的感情只能說是在逞強而已。


Image Source: Pixabay

她原本有一點愛撒嬌的個性,卻因為男友說討厭公主病,而勉強自己表現得太獨立;有時候她喜歡花錢買一點小東西,卻因為男友說討厭女人亂花錢,收到網拍包裹就偷偷摸摸的藏起來,或推說是朋友寄給她的東西;她本來希望能在對方面前表達負面情緒,卻因為怕男友說她沒抗壓性,總是在壓抑自己的脾氣。(推薦閱讀:老妹日記:成熟是,不再輕易把寂寞交給別人

原本以為會換到想要的感情,沒想到一份需要「努力」經營的關係,其實只能證明根本不適合而已。

老妹現在談戀愛,多半不會想要去「努力」——因為她知道,真正適合的人,沒有「努力」兩個字可言,只有「樂意」。

即使還是付出很多時間在經營,花了很多心思在溝通,但最大的不同是,在真正適合的人身邊,對方會給妳空間做自己;妳也會想讓感情更好而調整個性,不是害怕失去他而勉強自己。

「在對的人身邊,老妹的努力是『樂意』,而不是『委屈』。」她會這樣描述自己的感情:「如果能夠回到過去,我會想要告訴年輕的自己:需要妳太努力的感情,不是愛情。」

>>>柚子甜說書《你可以再不努力一點》,讓女人太努力的人生一起喘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