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給與女人、家庭的期待,對於現代生育率下降有很直接地正相關,要解決此現象,我們可以嘗試從性別平等的互相尊重做起。

在某些亞洲國家,「家庭」這兩個字經常附帶了以下條件:女性談戀愛必須以結婚為前提、婚後要尊敬她的丈夫、傳宗接代、停止工作以便專心照顧孩子和公婆,有沒有覺得這些觀念似曾相識呢?這些傳統的家庭觀,又對生育率產生什麼影響?

編譯|葉凱元

法國高出生率的祕密:性別平等和有利的政府政策

近十年來,深受人口下滑所苦的韓國與日本紛紛派學者和代表團到法國取經,希望能發掘出法國維持全歐洲最高生育率的秘訣。

從 2000 年初開始,法國就一直是歐洲出生率的常勝軍。1970-1980 時期經歷了 20 年的人口衰退之後,生育率就開始不斷攀升。自此這個國家平均每個女性生育 2.1 個小孩,因而穩住人口數量,去年該比例是 2.01。人口學家 Ron Lesthaeghe 表示:「或許德國是全歐洲最強盛的國家,但是談到人口絕對贏不了我們。」(推薦閱讀:法國媽媽輕鬆教養,孩子好快樂好自由

當戰後嬰兒潮之後的 50 年,歐盟各國都為生育率而苦,平均每個女性僅生育 1.58 個孩子,到底法國和北歐國家是如何脫穎而出的呢?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祕密,不過就是擁有現代家庭必備的元素:性別平等和強而有力的政府政策。Lesthaeghe 說:「這兩項是維持人口不可或缺的因子,它們看似簡單,但是卻需要花費非常多時間來設計和建立一個新的家庭模式。」

傳統的家庭觀念 v.s. 現代的家庭觀念

「家庭」並非一個簡單直接的概念,基於社會規範,它其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世界,而美國社會學者 Ronald Rindfuss 稱之為「家庭套件」(family package)。 人口學家 Laurent Toulemon 舉例:「在日本,家庭套件包含許多條件,首先,女性談戀愛必須以結婚為前提,婚後尊敬她的丈夫,傳宗接代,接著停止工作以便專心照顧孩子和公婆。」而在法國,這個套件就簡單許多,女性不是一定要結婚生子,她們的社會規範相對開放並且多元。

多數的南歐國家如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國的觀念也和日本相近,社會認為女性在孩子尚未長大之前最好不要工作,而且沒有婚姻契約的同居生活和未婚生子是無法受到認同的,也因此這些國家的未婚生子比率低於 30%,反之法國、瑞典和挪威因為人民對於晚婚、未婚生子和單親家庭的接受度都高出許多,所以未婚生子的比例高達 50%以上。這個差異同樣反應在女性的平均生育數:瑞典等國的女性平均生育超過 1.8 個小孩,日本則是低於 1.4。(推薦閱讀:我該不該辭去工作,當個全職家庭主婦?

「性別平等」和「女性自由的工作意願」是 20 世紀後期現代家庭模式的關鍵因素,雖然在 1960-70 年代,擁護傳統家庭價值的人們宣稱這會導致生育率下降,但從 50 年後的現狀看來,他們似乎錯了。在歐洲,女性工作比率較高的國家同時擁有較高的生育率。過去,多數高生育率的國家來自女性犧牲自己的工作,待在家裡照顧孩子,但是現在,工作逐漸成為養育孩子的助力。

財務的協助之外,完善的育兒政策才是關鍵

除了人民的傳統觀念必須改變,政府的強力後盾也是高生育率的關鍵之一。挪威和芬蘭政府對家庭福利的支出超過 GDP 的 3%,瑞典和法國則是 3.5%,然而相關的政策費用在南歐卻遠低於 2%。

這些差異和過去的文化歷史有關,Toulemon 解釋:「在南歐和德國,人民認為孩子是家庭的,而非政府的責任。過去被法西斯或納粹主義統治的人民認為應該努力讓孩子可以為祖國貢獻,因此直到現在,對於國家反過來提供協助的觀念還是難以接受 。在法國和北歐國家,人民就樂於接受政府提供的家庭協助。」

在 20 世紀早期,法國許多公司都有提供補助給家長,1930 年代戰爭過後,州政府設立了家庭津貼系統,提供稅收減免。這些過去以來持續提供的慷慨財務政策,讓家庭得以信賴政府,繼而順利地撫養小孩成長。(推薦閱讀:新女性之聲:家庭主婦的時代來臨了!

那麼下一個問題則是:什麼樣的政策才會刺激生育率?研究結果顯示,其實財務的協助對於家庭的幫助有限,真正的差異在於政府能否提供育兒服務。

2002 年,在巴賽隆納的歐盟高峰會議中設定了 2010 年的目標,要求會員國至少三分之一的幼兒可以享有正式的照護制度,法國超越了這個目標,雖然其中只有 16% 的幼兒可以待在日間托兒所,但超過一半的幼兒都能享有相關的照護。

北歐國家的政策甚至更完善,54% 的幼兒在挪威可以待在日間托兒所,丹麥則是 65%。反觀地中海周邊的國家,獲得育兒照顧的可能性較低,義大利、西班牙和希臘小於三歲的幼兒僅有低於 40% 受到妥善的照顧,德國則是 23%,東歐國家比例更低。這樣的環境想當然地嚴重影響當地的生育率。(推薦閱讀:媽媽不是家庭保姆!瑞典育兒學:父職母職都是好職業

整體看下來,其實人口成長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機密,那些生育率高的歐洲國家不過就是有比較彈性開放的家庭觀念,除了女性可以自由選擇是否要工作,政府亦提供大方的育兒政策和環境,簡單來說,就是達到了性別的平等對待。Toulemon 做出結論:社會觀念的調整和適應最為關鍵。「若是家庭觀念無法調整以適應性別平等帶來的新政策,那麼就只會導致更多家庭拒絕養育小孩。」

(編按:本文僅摘錄原文重點,有興趣了解背景文獻、了解歐洲各國生育現狀與相關研究的讀者,歡迎參考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