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計算太多,可能一無所有。愛情該是寧可痛也要愛一回,那些無法脫口的情愫背後,拉扯著你的是來自心底的不自信。


圖片來源

最近這幾年,我常受邀在男女交友聯誼活動或電視節目中,擔任觀察員或情感顧問,無論是台灣、上海、廣州、鄭州,或是吉隆坡、新加坡,普遍發現有個很典型的心理狀況經常發生,阻礙了原本可能配對成功的兩個人。

例如,之前台灣有個電視節目,內容真實精彩,流程豐富而緊湊。由於報名參加配對的都是素人,每個人身上都有許多動人的故事可以分享,所以一集 60 分鐘的節目,大約要錄影 90 分鐘到 100 分鐘。我受邀擔任「感情顧問」,必須全程仔細聆聽男女雙方的發言,觀察他們的肢體語言和反應,才能適時給出恰當的分析與建議。

有時候,明明看出現場的一對男女,眼神互動頻繁,分享的話題也很投契,不只是我,連主持人和所有工作人員都覺得,他們有機會配對連線成功;出人意外的是,在最後抉擇的那一刻,彼此卻失之交臂,其中有一方沒有按鈕表達願意和對方繼續交往的決定,令在場所有的人都十分扼腕。(推薦閱讀:不留遺憾的失戀,你才是愛情的贏家

我們一定尊重當事人的選擇權,也接受每個人不同的意願;但是很遺憾地,每當主持人問:「大家都很看好你們這一對,你為什麼最後沒有按鈕選他呢?」答案竟然都是:「我以為他不會選我!」


插畫|李星瑤

為什麼這些年輕男女在愛情面前如此膽怯?我想到的是,另一個以國小孩童為主的益智節目,擔任搶答救援的孩童,都會天真地爭取上台答題的機會,鏡頭拍到他們時,總會忘情地高喊:「選我!」「選我!」然而,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在愛情面前,變得如此害怕?或是,純然只是因為我們長大了,所以必然地也失去爭取愛的勇氣。

因為「以為他不會愛我」,所以「不想讓對方知道我對他有好感」。這樣的邏輯裡,究竟有多少輸贏得失的算計?或許它徹底反映一個殘酷的事實:你並不是太害怕愛情,而是始終對自己沒有信心,才會要求自己不如打安全牌,留在原來的舒適圈裡,與其努力面對可能成功的壓力,不如先想辦法把力氣用在避免挫敗。(推薦閱讀:在愛情裡奔馳,找回愛情中完整的自己

或者更需要勇氣面對的真相是——如果必須先確定對方願意愛我,我才願意表達愛意,其實是因為我沒有真的那麼愛他。這樣的人,比較狹義地愛自己,永遠也無法敞開心胸去愛別人。

更殘酷的是,當你在愛情面前,若沒有足夠的自信,錯過的將不只是自己的幸福,也奪走了對方可能跟你一起創造的幸福。這是兩個人加倍的損失,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的損失而已。(推薦閱讀:寫一封信給最終去愛的自己:害怕但依然去做,就是勇敢

面對心儀的人,你要擁有多少勝算,才願意給對方一次機會,通常不是取決於成功的機率,而是內在的自信與勇氣。

阿德勒勇氣心理學的古典教導

自卑情結,代表一個人無法面對或妥善處理他所碰到的問題,並且徹底地相信,自己絕對無法解決這個問題。與其面對成功的壓力,寧可直接選擇撤退。(推薦閱讀:你有被討厭的勇氣嗎?阿德勒心理學帶給我們的六個人生小革命

吳若權給現代男女的溫柔提醒

因為「以為他不會愛我」,所以「不想讓對方知道我對他有好感」。

這樣的邏輯裡,徹底反映一個殘酷的事實:你並不是太害怕愛情,而是始終對自己沒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