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跟我一起坐在牌桌上幾天之後,我們的籌碼數量穩定增加,膽子也越來越大!現在帶上桌的籌碼已經有台幣20萬了,我的家當已經翻了4倍!這是在旅行之初完全想不到的大好運!

 

Dan 對我越來越有信心,我們跳注的差額越來越大!偶爾小小下一注台幣2,500元,偶爾 Dan 又叫我下一注高達25,000台幣,10倍的差距。

 

今天同桌的是一位香港老太太,我們已經同桌過幾次,賭場不大,每天進去報到6小時,熟面孔多看幾次就會打起招呼來了!而今天我才剛靠近她的桌子看看牌好不好,香港老太太很優雅的微笑示意我坐下來看。

 

我一看香港老太太的打法就知道她是老手,因為她幾乎不用思考就可以打出正確基本策略。我坐在一旁也下最小限額一注2,500台幣,跟著基本策略打 21點,眼前的輸贏我真的不太在意。

 

漸漸的她下的注碼越來越大,不時的拍桌大喊「Monkey!」(註),厲害的是她叫 Monkey 就有 Monkey,莊家一直爆牌。此時香港老太太轉頭對我說:「怎麼不下大一點?」我先是一愣,轉頭看看 Dan 的意見。

 

「你就跟她下幾注吧!」Dan 說。

 

於是我提高了注碼,一次丟出台幣7,500的注碼,一出手就交好運,拿到了一手 black jack,賠率1.5倍,等於我這一手牌就賺了台幣一萬多耶!

 

連著贏了三手牌,我跟 Dan 的眼睛都發亮著,精神特別亢奮。香港老太太轉頭用濃濃的粵語腔說:「你那顆黃色籌碼該下的!」Dan 笑著跟我點頭,我緊張得快要不能呼吸,抖著手把25,000台幣的黃籌碼推上前去。不到一秒鐘,莊家在我眼前發出一對A。

 

「AA分牌!」我心中默唸。可是這一分牌,就代表我要再推出一顆黃色的籌碼,等於把50,000元台幣放在賭桌上,這樣一想我就覺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於是我的動作特別的慢,手特別的抖,呼吸都暫停了一下,終於把籌碼放上去,並用食指和中指做出分牌的手勢。

 

接著老太太在我旁邊用力拍桌子喊著「Monkey! Monkey!」,眼前落下了兩張圖案的牌,幾秒鐘的事情在眼前卻像是電影影格般慢動作放映,我還來不及理解,已經贏了兩手牌!身後響起掌聲,原來不知何時身邊已圍滿了賭客,大喊著:「Good job!」

 

我抖著手收回了桌上的籌碼,就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贏了台幣75,000。算一算今天總額大贏20萬!走回飯店的路上我的心跳還慢不下來!

 

 

註:在21點牌戲當中,牌面是圖案的 J Q K 都算10點,而玩家在賭桌上所喊的「Monkey!」「Picture」「公仔」都是指這三張牌。

 

 

〉〉更多來自美女作家唐宏安的【帶著撲克牌去旅行】專欄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