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與孩子的日常,都可能是壓垮媽媽情緒的最後一根稻草除了母親的角色,可能還扮演著女兒、老婆、上司的角色,但最重要的,還有自己。透過劇場媽媽的角度,我們來看媽媽在戲外生活裏的難。(同場加映:爸爸去哪兒之後,為何《媽媽是超人》?

潘雨出生至今兩年半多,我兩度在醫院大哭,為的不是他受傷或重病,只為了那讓媽媽崩潰的那一點小事兒。

母奶寶寶其實不易生病,尤其是像潘雨這樣喝到兩歲半才戒的,一年一度的發燒,也是兩個晚上就好的差不多。

但最近一次,他發燒到四十度,又遇到我要到馬祖演出,全家一起同行。我們在上飛機前趕緊帶他看了醫生,帶著退燒藥出發,潘雨雖然不適,卻也還算上道,看著窗外的景色不哭也不鬧。

到了馬祖之後,排練的行程依舊,先生替我照顧著潘雨,但也還是要放在我看得見的地方,不然餓了哭著要找媽媽,可能會讓已經慢慢穩定的病情再度加重。

到了第三天,藥已經吃完,馬祖友人見潘雨還是有些病懨懨,提議帶我到馬祖醫院掛個號,他的學生在那裏執業,是位很溫柔的小姐。

我就趕緊趁著排練空檔,帶潘雨出發,沒想到他的病都快好了,卻因為害怕耳溫槍放進耳朵裡而拼命地嘶吼尖叫,出動一名護士一名醫生加我三人,才勉強架住了他。

一個最簡單的量耳溫動作,平常只需五秒鐘,面對一個對耳溫槍充滿恐懼又身心不穩定的孩子跟媽媽來說,簡直有一個小時那麼長。(同場加映:【劇場媽媽第一幕】孩子,不是你的負擔

潘雨哭到累癱在我懷中,演出在即,還有一堆人在排練場等我,面對孩子的病痛,人又在外地,孩子虛弱無助的擠進我的懷中要喝奶。我一個人,就在已經快要下班,空蕩無人的領藥區,大哭了起來,哭到經過的護士都以為孩子是不是重病快不行了。

更別提晚上排完戲,好不容易跟先生帶著孩子,回到旅館正要休息。竟接到我哥哥打來的電話,妙的是,他不是打來慰問潘雨,是打來「指教」我不會帶小孩。

緣起自,潘雨生病前幾周,媽媽跟爸爸帶潘雨到哥哥家跟他表哥表姊玩,期間,因為我哥哥懷疑潘雨因為沒有清耳屎,造成他聽力不佳,連帶影響語言發展,所以強行幫他清耳朵。

我因為潘雨在醫院對耳溫槍強烈的反應,把這兩件事情聯想在一起,我媽媽聽了我這麼說,大概是不捨潘雨,指責了我哥哥的魯莽,結果換來我哥哥打來數落我不注意孩子發展,教養方式有問題,孩子生病還到去馬祖有事嗎?

如果再不好好管教,將來潘雨上學出社會一定會很慘,我們到底有沒有盡到一個當父母的義務?

好在下午我已經在醫院大哭過,實在無力再反駁我哥的「關心」,我說「要是你覺得潘雨不正常,那是因為身為他媽媽的我也不正常。」一直以自己是個符合一切社會要求標準的我哥,表示「既然理念不合,以後不必再來往。」掛電話及退出家庭群組作結。

晚上十一點,八月的馬祖,來自家鄉家人的關心,竟令我感覺冷風陣陣。

另外一次在醫院大哭,就是今晚,地點是板橋的亞東醫院,潘雨坐在另外一排椅子上看著我,等著看病的長輩也投來側目的眼光。(同場加映:親愛的媽媽,你可以不堅強

先生在一旁拍著我,安慰我說「沒關係,家中有長輩也是難免的,只是在醫院住幾天而已,很快就回家了 ...」之類云云,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這回事!!

久聞在江子翠三號出口,有一個五百坪大的親子樂園,裡面玩具應有盡有,簡直就是孩子界的天堂。

這幾天,潘雨成功戒奶,但是心情上總是有些煩悶,常看著玩具教學頻道在尋求安慰。我就對他說,你一天到晚看這種孩子界的購物頻道,看得到又摸不到,媽媽今天帶你去玩!於是大方的帶他去了這個進來容易出去難的天堂(地獄)!

一走進這間位於地下一樓的親子樂園,水藍色的色調給人一種清涼的感覺,一眼望去,就是潘雨最喜歡的球池、溜滑梯、各國的廚具食物,還有購物超市、賽車場、軌道積木小車組、故事屋、銀行、撈魚池、旋轉飛機、冰屋、馬車、投幣式小火車和兒童換裝區,滿足孩子,應有盡有,看得連大人都心醉神馳。

一開始潘雨還很冷靜的先從球池下手,我都興奮到忍不住帶他到每一區去探險,心想這麼大的地方這麼多的玩具,三個小時怎麼玩得完?一開始我還擔心快到午睡時間的潘雨,會不會在這裡睡著?

但想當然爾,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在吃完下午茶後,他的戰鬥力更加旺盛,玩到時間超過快半個小時潘雨都不願意離開,甚至把臉塞進球池裡面,依然露出屁股的他,以為這樣就能躲過我的查緝。

我一路苦口婆心,殷殷相勸,但是真實世界還有什麼能夠抵擋這些玩具的巨大魔力!?我一直告訴他,爸爸在亞東醫院(地下美食街)等我們吃飯,而且我們已經超時很久了,想當然爾,這麼無聊的理由,潘雨完全當作耳邊風。

我連我最不喜歡的交換條件威脅利誘的話語都用上,說如果不能遵守規則的話,以後媽媽不帶你來了...依舊沒有任何作用。潘雨開始跟我玩躲貓貓,驚聲尖叫,我最後直接把他抱離這個花花世界,希望藉由轉換場景,讓他可以冷靜聽我說話,沒想到我這資淺的媽媽實在太小看這些玩具的魔力。

潘雨開始倒在地上大哭,摔我手機,不肯穿鞋的在人行道上奔跑,還鑽進圍有柵欄的工地,趴在雜草堆上大哭。周圍一堆路人停下腳步,看向圍欄裡面大哭的他跟無助的我,以為我小孩掉進洞裏面去了,還是被工地卡住受傷,問我要不要幫忙?

我搖搖手,說不出口,他只是因為不能繼續在親子樂園玩玩具所以崩潰了 ... 我好不容易拖起一身是土的他,想要往捷運站前進,他一路掙扎想要跳機,我幾乎抱不住他,一鬆手他就倒在地上大哭,要不就是要狂奔跑回親子樂園。

我實在無計可施,好不容易招了一輛計程車,把他跟自己丟上車,他就一路狂哭嘶吼到亞東醫院。下班時間,將近三十分鐘的路程,他幾乎都把自己縮在司機後座的腳墊上,或是一直拍打座椅,丟一切來到他眼前的東西。

我一路苦勸安慰,跟司機先生致歉,我猜司機先生看我兒子那麼激動,我又這麼憂心地要前往醫院,肯定孩子病的不輕...天知道,一個剛戒奶玩得又餓又累又想睡的兩歲半孩童,竟然可以使出這般如中邪般驚天動地的哭功。直到了醫院門口,司機先生還很貼心的問「你先生在門口等你了嗎?不然小朋友這樣,妳一個人沒辦法吧 ... 」

我掏出口袋的紙鈔,想要多給一百塊給這位冷靜聽了三十分鐘孩子哭聲的司機先生,但是他把多的錢退給我,並說了一句「沒什麼,妳比較辛苦。」我當下真是又感謝又好笑,直到我先生出現在醫院門口,並塞了一包乖乖給潘雨,潘雨才緩下哭聲,止住尖叫,中邪退駕,恢復了輕盈的腳步。

但就在潘雨不哭之後,換我大哭了起來,我想到剛剛他趴在地上打滾,路上投來驚異的眼光;想到他赤腳在路上狂奔,要是一不小心就會受傷的驚慌;想到今天好不放假帶他到玩具天堂,結果換來這樣的結局,真的有一種悲從中來的狼狽之感。(同場加映:給需要喝一杯的媽媽:陪伴小孩、拯救老公以外的第二人生

然後,剛剛孩子大哭,現在老婆也大哭,我老公大概也承受不起旁邊病患的關切眼光,於是他說了聲「沒關係,家中有長輩也是難免的,只是在醫院住幾天而已,很快就回家了 ... 」

如果,妳/你也在路邊撇見瘋狂的孩子或是在醫院爆哭的媽媽,在抱以同情之際,告訴您,這些畫面跟情節,都可能只為了日常生活中,讓媽媽崩潰的那一點小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