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彰化縣議員黃玉芬提案,表明中小學課綱裡頭不該納入多元性別意識形態,以保護孩子之名,控訴少數人觀念「霸凌」了多數人,女人迷想以一封公開信,回應黃議員,請別把你的標準答案,放到孩子身上。(推薦閱讀:

彰化縣議員黃玉芬日前提案,請縣政府不應將多元性別意識形態教材,列入中小學課綱,也不應該列入考試內容,以教育學生正確概念。

她在說明中寫下兩點理由,其一,性平教育應是教導孩子「尊重差異」與「建立友善的性別環境」,而目前高中公民與社會的出版社三民、南一、龍騰、全華、康熙、翰林六種版本都出現「異性戀霸權」、「恐同症」用語,指控社會對同志族群的歧視與迫害,已經構成 1.7% 少數人觀念霸凌 98.3% 多數人。

其二,此類具爭議性的意識形態與知識列入考試且有標準答案,已構成意識形態霸凌,是對兒童少年的洗腦教育。歷史課綱意識形態之爭殷鑑不遠,極端性的性意識形態應該讓孩子十八歲後成熟,再自行判斷。

我想回應黃玉芬議員,或許今天這兩點看似站得住腳的反對理由,正巧反映出了歧視多麽潛移默化,多數暴力多麽慣常,這個服務異性戀的社會多麽難以撼搖。性別權益與詞彙光是要被「看見」都得經過重重關卡,好不容易白紙黑字走到課本上,被一堵高牆擋了下來,距離同理與理解,遙遙無期。(推薦閱讀:

性別不是多數決:教育的目的是,我們該怎麼讓孩子指認世界

黃玉芬議員的立論基礎在於假設性別多元認同是尚未有標準答案的「爭議」事件,恐有對兒童「洗腦」嫌疑,並進而控訴性少數壓迫性多數,是謂霸凌。

親愛的黃玉芬議員,性別從來不該是 1.7%「少數人」與98.3「多數人」的戰爭。性別認同與性傾向不是一邊一國,劃分你那邊與我這邊,涇渭分明,互不往來,也不是少數就該服從與服務多數的「暴力」。

學校教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關係著,孩子該怎麼指認這個世界——當孩子循著地圖辨識五大洲三大洋;當孩子展開化學元素週期表;當孩子記誦唐詩宋詞;當孩子初遇三角函數喃喃有詞默記 sin 與 cosin;那他是否也不該被剝奪理解性別光譜的權利,他是否也該認識異性戀順性別(cisgender)以外的世界樣態與性別模樣?

什麼是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什麼是性別氣質、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什麼是多元性別?什麼是跨性別與無性戀?擁有這些認知,是儲備孩子認識世界的更多可能,和其他學科教育同等重要。

於是他不會再跟著其他大人一起喊「男扮女裝好噁心」,於是他不會排擠班上陽剛特質的女生或陰柔特質的男生,於是他可以叩問自己,誠實面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於是他不會再用多數與少數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而能尊重每個和他不同的人。(推薦閱讀:

孩子課表上,滿滿的排著數學、社會、國文、化學、英文、物理,而孩子也該識讀性別。性別該被放進教育裡,是因為我們不願再複製過往世界對性別認同的種種壓迫。

走了這麼久的性別運動,人們爭取的權益是什麼,孩子應該看見聽見,不該以「保護」之名,將他們置身於真實世界之外。

異性戀霸權真的存在,它壓迫的是所有人成為自己的自由

黃玉芬議員,也讓我們承認,我們身處多數時候以「異性戀」與「順性別」思維思考與設計的世界。所謂的異性戀霸權,壓迫的不只是同志族群,也是不同的性別認同族群,更會反過頭來壓迫「不願合群」的異性戀。(推薦閱讀:

於是爭取權益這麼久,同志在街上牽手還得偷偷摸摸;於是跨性別者自殺率年年不降反升;於是過了三十歲沒對象,旁人指指點點說怎麼還不結婚。若有真正的霸凌,那是異性戀霸權以同一套標準,加諸於不同的個體之上,讓身而為人,沒了自由選擇。

如果我們不願意繼續活在壓迫多元性傾向的世界,如果我們不願意再聽見下一個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如果我們更願意建立友善的性別環境,如果我們更願意每個人安然成為自己,我們必須讓教育幫助我們,也培育孩子。

我想起國語日報出刊〈你可以為任何人心動〉一文,裡頭寫著,親愛的孩子,你知道嗎,你的愛能像知世喜歡小櫻、桃矢愛戀雪兔一樣不分性別,你能理直氣壯為任何人而傾倒。孩子還津津有味地讀,許多大人急得跳腳破口大罵。(推薦閱讀:

性別,該是大人與孩子共同學習的一條路。沒有誰比誰強,誰比誰正確,我們不比孩子「成熟」,也談不上「保護」。黃議員口中的「保護」,是更殘酷的「隔絕」,讓孩子無法想像與他一起生活在世上的,活生生的族群,紮紮實實的愛,只因他們不是課本教給他的標準答案。

我們的世界還太糟。在孩子成為自己的路上,我們要教給他的不是讓這世界不夠好的教條與框架,而是帶他認識更多世界的可能性。讓教育打下基礎,孵育孩子擁抱差異,讓他成長的路上,願意共同改造這個不夠好的世界。

親愛的黃玉芬議員,我想,那才是尊重差異與打造友善性別環境的真正意涵,那才是我們需要教育的關鍵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