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的母女對話,我們知道,媽媽也是女孩,也是女人。我們現在所遇到一切的徬徨不安,其實媽媽也都走過、擔心過、猶豫過。最難得的是,誠實對女兒說出自己也會害怕、迷惘,忽然一切就明亮了起來,不再擔心害怕,因為一路上,媽媽都在。(同場加映:不當完美媽媽,孩子更快樂

女兒今年夏天過後升上五年級 ,依照巴伐利亞州的教育體制,以每位學生四年級的平均成績來計算,從積分一級為最好,到最低分的五級,只要是二級以上的都可以順利進入高中部;如果成績不達,則進入類似我們台灣學制中的職校繼續進修。

所以,巴伐利亞州的高中部是從五年級開始到十二年級,如果高中順利畢業,則可以繼續報考大學。

自己小時候除了語文類學分之外,其餘成績幾乎掛蛋,所以對於女兒的學習態度我則一向尊重並遵循「德國教育精神」:相信學校老師的教學進度、不過度關心且私自幫孩子做課後輔導或是檢查作業等原則。

就連在四年級時最關鍵的那一年,懶惰如我也絲毫不違背那精神準則。很幸運,女兒四年級的級任老師教學態度極好,嚴謹與放鬆的拿捏度之間掌握得相當恰到好處;在督促與尊重並進的教學模式下,女兒好像突然開竅,平時自己做功課,不懂的則問,考試前也自發溫習。

學期結束前分發成績單,平均積分在二級以上,確定升上高中部。

不過故事才開始;女兒似乎也開始理解「越是成長,肩膀上的壓力越發沈重」的世間道理,她對於高中除了期待與憧憬之外,也擔心自己是否可以應付課業上的壓力。

首先發問:「媽媽,高中部要讀幾年?」暑假期間某天晚上吃過晚飯,趴在地上玩耍的她抬起頭問。

「八年。」我歪了頭想想,數字浮現之後才驚訝,人生中如同戲劇場景的更換是如何將歲月揉入其中,我們不只扮演著自己生命的角色,年歲也同時增長;屆時,女兒將銳變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女孩。

「這麼久?」女兒聽到這個數字之後彷彿嚇了一大跳,手上玩具應聲落下。

是呀,怎麼那麼久?自己已經經歷過基礎的學制教育直到大學畢業,當初不覺得苦,現在看著女兒才覺得怎麼一個孩子已經得開始擔心未來。(同場加映:為了想要的未來努力與犧牲

開學第一個星期算是試水溫,先把課表都跑了一遍,讓學生們與老師間彼此認識。每天回來女兒先做老師評鑑報告:德文老師人很好可是上課方式很無聊,數學老師屁股很翹走路頭抬很高不過上課很有意思,英文老師的名字很特別上課內容也容易懂、地理老師很兇很糟糕等等。

第二個星期開始便一切如常,每天有六堂課;最明顯的壓力就是功課的份量一下子增加許多,玩樂放鬆的時間銳減,這個小女孩一到了上床時間眼一沈馬上入夢鄉。

前兩天慕尼黑下豪大雨,平常總騎單車上下課的女兒得坐公車,我不放心從沒有單獨搭公車的她,於是跟著搭了一趟去學校。在校門口說了再見,自己再搭著空晃晃的車返家。隔一站,一位非裔母親帶著小女兒上車,她讓女兒隨意挑位子坐下,自己則站在一旁收濕噠噠的傘,兩把,一大一迷你。

兩站過後就在女兒以前的國小前,媽媽拉鈴讓女兒下車,小女生則卻生生地猶豫了半响,直到公車合上了門一股無形的推手才讓她舉開小步伐往校門口去。這位母親還站在車門旁一手拉著吊環,另一隻手緊緊捏著兩把傘。

我盡量偷偷地不著痕跡盯著她,她沒發現,因為公車都轉了彎,她還望著女兒剛剛下車的門,啪地,她眼中的淚滴了下來。

非裔媽媽以她的大手嗚著眼睛拭去淚水,嘴角卻微笑了起來;我明白了,這是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動,一種只有媽媽望著女兒背影時才會懂的悸動。

我下車後,那位皮膚黝黑發亮的媽媽隨著公車遠去,她笑中帶淚那股初衷的喜悅感染了我,我一路抿著嘴角回家。當天晚上女兒功課的份量來到極至,晚餐過後仍舊奮戰的她眼睛都紅了,還是有兩題難纏的數學題目絆住了她,讓她又急又懊惱。

站在只能幫忙提點,不能代手計算的立場上,我來來回回進出女兒的臥室數回,好不容易終於掙脫計算的牢籠,兩個人都已經虛脫。

我把她拉到小床上,以熊抱的姿勢從後方摟著那個身高即將與我同長的女孩,聞著她還帶有晚餐魯肉醬汁味道的頭髮,我跟她說了早上在公車上看到的那個故事。

「還記得小學第一天你有多緊張嗎?」女兒抖了抖肩膀,一副酷樣。「怎麼樣嘛,記不記得?」

「記得。」馬上進入青春期的女孩說話已惜字如金。

「你那時候是不是很緊張?」她點點頭。

哎,看來我得自說自唱完成這齣戲了。「後來,是不是慢慢地就沒那麼緊張,而且很期待上課的日子呢?」女兒又點點頭,她的頭髮搔著我的鼻子。

「所以呀,現在上了高中部就好像那時候從幼稚園進入國小一樣,因為剛開始我們都不熟悉所以都會擔心。我上大學的第一天,心裡也是怕怕的,還有你出生的那一天我也很擔心呢;不過我怕的不是上學、也不是怕你,只是擔心自己可不可以把想做的事做好,把很愛很愛的你照顧好。不過你看,我大學畢業了,你馬上就要比我高了。事實證明,擔心的過程可以讓我們更加努力,而且一輩子都會記得關於那個時間點的回憶,是不是?」

「我再偷偷跟你說喔,你上小學第一天,我看著你在前面和同學排排坐的時候,我也是又哭又笑的呢。」

女兒這下子扭過頭來。

從不害羞在她面前表露情緒的我,讓女兒知道我也會哭會害怕、會生氣會擔心的正常人,所以,如果她也有同樣不那麼聰明勇敢的表現其實是很正常的。

「我其實不是害怕,只是像你說的有點擔心,怕自己功課不好、成績差;不過我會盡量試試看的。」她一張嘴,滷肉飯的香味衝口而出。(同場加映:逼自己面對最害怕的事,更會充滿力量

你是否還記得自己初出茅廬的青澀與膽怯?不過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忘記戰勝挑戰與克服擔憂之後的那股興奮之情。

希望,我們都不會忘記初衷的那份感動與喜悅,而且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