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談談近期呼喚女生當兵的新聞——希望改變《兵役法》中性別不平等之條文。 讓我們一起來想想,當男孩說:「少跟我談平權,不然你們女生也去當兵阿」,這件事意味著什麼?(同場加映:

近期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修改《兵役法》中性別不平等之條文。國民服兵役之義務,不因生理性別有所不同。」超過六千人人附議女生該去當兵。內容提到兵役法只規定男生有服兵役的義務。明顯牴觸《憲法》所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所以既然要來談兩性平權,女生你為什麼不去當兵呢?

部分附議男生們說:

「現在生育率這麼低,女生不應當用生小孩為理由,甚至可以規定一條生小孩可免服兵役的規定,並竟許多志願役女官兵也有生小孩,所以我認為應該女生也要當兵,體能不行可以另外規定,有生理假可以用還有什麼不平等的地方呢?」

「現今是全民國防,不是男子國防所以女性必須盡義務。女生可以選擇一般兵也可以選擇替代役,但替代役名額必須男女分開(保障雙方名額)女性可以選擇以生育代替兵役,但必須簽下切結書保證 30 歲前會生育。」

「女性當兵我們男生當兵的時候就可以看妹。」

部分反對女生們說:

「你們男生能懂生理期的痛嗎?當兵很熱,大家都知道,你們能喝冰的是因為你們是男人,我們有生理期,所以不能喝,再來,我們女生每小時要換衛生棉,操課可以頻繁的去廁所嗎,生理期有的人會貧血會痛不欲生會一直拉肚子,這些狀況怎麼辦?」

「把多數男人當成勞動前線功能的機器 ,多數女人當成家務後勤功能的機器,這種忽略個體差異無限上綱性別差異的機械化思維其實也是一種用「性別二分法一概而論」的齊頭式平等。」

今天我們不討論女生該不該當兵,我們想看見的不是兩性平權,而是性別平權,我們想看見,為什麼當兵這項國民義務多數男性女性避之唯恐不及?

當男孩說:「少跟我談平權,不然你們女生也去當兵阿」,這件事意味著什麼?

當兵,一個男子漢養成遊戲

男孩說我們很吃虧,因為當兵延誤了一年,你們女生都找到好工作了,我們還在軍營蹲。
男孩說討厭軍中那一套沒自由,長官以「不合理的要求當磨練」剝奪人的自由意志。
男孩擔心自己在營裡體能跟不上被嘲笑,入伍前急著練身體。
男孩說在部隊裡除了用打屁開黃腔建立兄弟情誼,想媽想女朋友都會被嗆娘。
男孩說雖然討厭當兵,但還是不會去申請替代役,因為坊間流傳,沒當過兵不算男人。

這些加諸在男孩成長記中的「疼痛」,女生是不是也該嚐嚐滋味、實踐「義務」?不談《憲法》語病,我們想問的是,我們要改變的是「通過當兵成為男人的路徑」還是「讓所有人都來玩這個規則」?

前者,根據人們對「英勇軍人」想像出的陽剛脈絡,衍伸出一個國軍該有的樣子。總歸,一位頂天立地,扛得住戰場的男人,要懂得服從與使力。彷彿逃逸「軍人本位」去做替代役的男生,都該承擔「不夠陽剛」的罵名:他不是一個完整的男人、他肯定身體上有殘疾、他不能保衛國家想當然也不能保護女人。

當兵的體制無疑是男強女弱的文化複製——女性跟小孩因為體力上的弱小,造就他們權力的弱小。陰性文化是部隊裡最要不得的事——兄弟們聚在這裡捍衛國家,哪輪得到婆婆媽媽插嘴?(所以很多人在覆議此案時,也說女生該當兵履行義務,她們可以去做文書處理的後衛工作。)

不被疼愛的陰性文化,軍隊中「真男人」最強

無論女性當不當兵,這種「真男人」的假想都會存在。先從軍中體制來談,為什麼很多陰性特質外顯的男性害怕當兵?因為他們格格不入於「男人與男人的團體生活」內。(同場加映:

男人的價值與自我認同建立在「同性的肯定」,男性被迫生活成競爭性高的一類族群,在男性與男性的霸權競賽中,他們通過彼此的競爭,來獲取附加價值——女性。

男性連結 homosocial 在異性戀的規則下是透過「想要變成另一個人」來使用手段達成「成為自己喜歡對象」的想像,而男孩模仿的對象多是父親。古希臘曾指責同性戀中「受」的角色是不符合天地規則的,因爲成為「受者」就是成為「被擁有者」,男人們都害怕被「女性化」,失去性的主體性意味失去權力。

在軍中或現實世界的多數現況裡,「娘娘腔」經常遭排擠。「娘娘腔」代表「其他男性」不認同他是個男人,他將會被逐出男性團體,否則這個主體就會喪失「高貴權力」的同質性。或者,他們會被標示爲一群「不同掛」的群體,面對這樣不屬於自己族群的「他者」,有人嘲笑、有人霸凌、有人敬而遠之、也有人把「他」看作另一種「女性」。

舉例一個達成男性連結的例子,在戰爭中,經常有婦女淪為慰安婦,戰士們喜歡在其他男人面前強姦女人。《男性神話》曾提出:「戰時的強姦是為了強化男性連結,這時勃起的男人才能獲得同袍認同,這時男人達成連結的儀式。」(推薦閱讀:給男人的一封性別討論邀請函

對男性來說,陽剛特質是一種建立同袍情誼的方式,「中間性別」對這樣的情誼也是一種威嚇,因為「不夠男人」的男人,會毀壞秩序、影響他們建立權威。

直男們要進入軍營中,友人半開玩笑地提醒「不要被肛」其來有自。在階層壁壘分明的軍中體制,不容許一點「性別踰矩」的瑕疵,恪守自己的性別角色,或是壓迫其他「不服從陽剛規範」的人,是相對容易的團體生活方式。

軍中性侵現況:大事化小,息事寧人

2013 年,勵馨基金會提出,2009 到 2011年因性侵遭判刑的官兵總計 161 件,顯示國軍平均每週至少發生 1 件性侵案(根據軍法司資料)。若以此資料乘上犯罪黑數的 10 倍係數,軍中性侵案至少每週 10 件。

由於官方無提供數據,我們只能從勵馨的問卷調查得知三年前,近 4 成的人聽過在軍中服役或任職的親友有遭受性侵經驗,其中本身遭受性侵者的比例約為 2%。加害者和受害者的關係以長官與下屬的比例高居 7 成左右;其次為老鳥(老兵)與菜鳥(新兵),也有超過 5 成 4 的比例;至於在同梯之間的比例則約 1 成。

然而軍中的性侵案,通常都以「自己人」的方式處理,大事化小,息事寧人。當時勵馨提出四點期望:

1.國防部需深刻檢討國軍的性別意識養成,破除陽剛、男子氣概、威權等價值迷思
2.公布目前軍中性侵害、性騷擾發生的真實數字與處理狀況
3.引進外界專業機構,以快速、客觀及公正的程序與態度處理階級下的性別暴力事件
4.軍中受害者應勇敢求助外界專業機構

至今實踐了多少,我們可以試著思考。

舉出軍中對性侵的處理手法與比例,只是希望我們能進一步想想,我們要訴求的是體制改變、是翻轉崇拜真男人賤斥陰柔的社會,還是讓更多人一起跳進水深火熱。

邀請悖離「陽剛規則」的一群女人進入軍中體制的目的為何?她們活在這樣一個年代,儘管想使出力想表現優秀,會有人教導她女生不該強出頭;當她希望展現自己的力量爭取職位,長官說遊戲不是這麼玩的。

六千多位民眾呼籲著女性快進入軍營,明目張膽嚷著要看妹。這樣一個不歡迎「陰性特質」的環境,真的歡迎女性嗎?我懷疑「歡迎女性加入國軍」的口號,只是一種變相壓迫,只是一種「我受的苦你也不能逃」的性別較勁。

很多當過兵的人,在當下都在罵累罵幹,但是「當兵」又是最好凝聚同袍情誼的方式,男人的聚會裡召喚當年勇,通過「當兵」來去見證我們都通過那條「男人成年禮」活到這裡了。這是父權的修煉,當兵的男人們苦死了,沒當過兵的便沒有這張「階級入場券」。然而深陷苦海的男子們要推翻的居然不是迫害他們生命自由的制度,不是迫使他們「成為男人」的無理操練,而是讓更多人一起走入為男性主體設計的、雕塑陽剛權威場域。

所以再問一次,我們的社會,真的準備好了一個讓女性進入軍隊、讓女性也有權選擇當軍人的環境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