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渴望被愛,寂寞是,在城市裡卻聽不到半點關於愛,也沒有人聽到自己掙扎發出的呼喊。寂寞是世界是剩下自己和深深淺淺的傷跡。我以為我愛不起了,也沒人愛了,直到遇見你。遇見你告訴我可以愛了,我們都值得被愛。(同場加映:我終於可以去愛了

文/史比野塔

《空氣男友》:我們都是值得被愛的人。

怎麼能不寂寞呢。

《空氣男友》是一個關於寂寞的故事。從販賣「一個完美的你」生意開始:什麼樣的商品能符合所有人的需求與想像?能夠讓擁有者排解寂寞、不再孤單?從而劇中有了「只要相信就會成真」的伴侶存在。

主角 Jimmy 買了一個想像的男友 Frankie。當聽到 Jimmy 對著 Frankie 說,

「在遇到你以前,我以為我不會愛人,也不會被愛」

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崩然而解。

是啊,我們與這世界有如此多的連結,卻沒辦法從裡面找到一個懂自己、愛自己的人。即便是最親密的家人,都沒能夠陪自己走所有的路,看那些稍縱即逝,卻在未來某個或許失戀的夜晚,突然想起的風景。

遑論是從小說好一起長大的朋友,彼此的距離被歲月拉得好遠、好遠。

到頭來還是自己一個人。

「就算全世界都沒有人愛我,就算全世界都沒人可愛,我至少還有空氣,我不會孤單寂寞,因為空氣無所不在。」

想不到晚餐內容時,突然脫口而出「喂,你覺得水餃好還是鍋貼好」?

或是累得不想動,只想撒嬌讓人吹頭髮的時候,只有興沖沖的自己,身邊沒有一人。我們忍受不住身體有著好大一個洞,寂寞在裡頭兀自迴盪。於是開始拼命的吃東西、打電話給那些或許只有一面之緣的人,或者止不住滑手機,然而上頭的資訊一個都沒走進腦海裡。洞怎樣都填不滿。(延伸閱讀:可能我們都寂寞,不敢真正擁有什麼

我們不計一切,想要逃脫「寂寞」的牢籠。只要羅織一個幸福的夢,在裡頭我們就不會受傷,說好要陪伴一起走下去的人,就不會把自己留下。

可是現實是如此殘酷,當外人闖入,你只能收起你的想像,否則你身上的標籤將不再是「寂寞」,而是「不正常」。即便寂寞使人瘋狂。

就這樣,我們用想像築起防禦的牆不堪一擊得被擊碎,生活的不堪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沒辦法躲進過去,想逃離現在卻看不到未來,就像那半根頂樓陽台上的菸,背著另一頭響亮的鐵門聲兀自燃燒。

也許我們要做得第一件事,是承認自己是寂寞的。

當人們意識到自己是寂寞的,會開始找與自己頻率相同的人,或是練習獨處。跟胡亂填補空虛的人不同,是了解寂寞感受後溫柔看待每個人的洞。

也因為你能正視自己的寂寞,所以不必急著掩蓋,可以慢慢地尋找與胸中缺口同樣形狀的人。

至於獨處,其實是早先我們有記憶以來,第一件學會的事。我們在媽媽的子宮裡,溫柔的被保護著,直到足夠堅強。而當一個人能夠自在的獨處時,他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獨自一人,在他心裡肯定住著他愛的人及愛著他的人。(同場加映:你不是怕寂寞,你怕的是不再與人有關

他們不是活在想像裡,而是活在記憶裡。一直一直。因此不論到了哪裡、做了什麼事,都能夠無所畏懼。

另一種寂寞

劇中男主角與他的空氣男友設定,不免會讓人聯想到「同性戀」的議題。

人與人之間的陪伴或依賴其實相當純粹,不分性別或性傾向。然而在現代社會受到壓迫的同性戀者,有時被迫掩蓋自己真正的情感。對他與周遭的人來說,「沒有人能愛自己,也不能愛人」。

只因為彼此擁有相似的身體,就不能分享各自的喜悅與憂傷?不能夠觸碰彼此,也不能大聲訴說愛意,跟擁有「空氣男友」有什麼不同?

是這個社會把他們的伴侶「空氣化」了!

如果我們都曾寂寞,怎麼忍心分開唯一能夠填補空洞的靈魂,只因帶有相同顏色?

他們的寂寞便是來自于社會的框架與束縛。

或許,《空氣男友》裡「只要相信就會成真」的信念,還是能夠幫助我們與寂寞共處。畢竟相信也許不會成真,但不相信就絕不會實現——

我們都是值得被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