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領導人,是一個比領導人還要難以勝任的位置。當女性負責帶領一個團隊時,或許不知不覺地會為了挑戰社會既定成見,而過分強悍、過分尖銳。其實,我們忘了,女人不只一個樣子,女性領導人當然也不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定義女性領導人是什麼樣子,那就是正在執行的、我們自己。(延伸閱讀:

「依我看來,幾乎所有在上班的女性,都還太天真,對,妳也一樣。」

在某個聚會裡偶然遇到的一位女性領導人,就像這樣揮刀相向,說出這樣「狠毒」的話語。我完全沒有受傷。我反而是在聽她不斷說著「我是多麼努力才走過來」的艱苦歷程、自己的功績相關的炫耀故事、同業者的壞話時,邊想著「這個人為了在以前的男性社會中,不被看不起,披著『盔甲』戰鬥到現在吧」,邊抱持「她要不就是沒有身為女性領導人該有的『美學』,要不就是設定了偏頗的目標」。

現在五、六十歲的女性,在結婚、生小孩就離職已成慣例且幾乎沒有女性管理職的時代裡,要與瀰漫在公司和企業內那種「女性還沒被認可,完全不能信任」的偏見對抗,想必歷經了很多苦難。或許面對那些頭腦固執的人們要表現出「我也很行!」的堅強的一面,有時對某些事覺得「那樣做很奇怪吧!」為了矯正不合理的事而抗爭,才能存活到今天。結果在不知不覺中,為了保護自己,就會帶「毒刺」,對別人也會吐出「毒刺」,我認為應該是這樣。(推薦閱讀:

她們的時代還沒有職場騷擾、性騷擾等詞彙,在她們眼中,看現代工作的女性或許會讓她們想說:「因為有我們辛苦過來,妳們才可以像現在這樣輕鬆工作」「不要因為辛苦一點就想依賴別人!」她們為了不被人看不起,必須特別製造出可怕、壞心眼的氛圍。

或許人的年紀越大,越容易帶刺。

因為她們不只看到人性中或社會上好的部分,接觸到黑暗面、不合理部分的機會也增加了。正因為我們總是和毒刺共存,所以才更需要保有自己的「美學」。保有「美學」就是想要優雅生活著。依照「我想要變成這樣」「我想要過這樣的生活方式」的價值觀行動。

我們抱持著身為一個人的美學、身為母親的美學、身為領導人的美學等各種美學,才能讓方向正確,更接近「理想中的自己」。

我到目前為止看了很多女性管理職和女性社長,認為可以把她們分為兩類。其中一種類型是可以看得出某些毒刺的女性領導人,她們站在優勢立場,炫耀一些事,如果別人有點過錯,她們就加以奚落,是讓人覺得有點緊張感的女性。她們是因為害怕別人,不想被人陷害,所以抱持毒刺,不過因為她們不信任周遭的人,抱持的毒刺會讓人離得更遠,讓人厭煩,變得無法建立起信任關係。(你會喜歡:

相反的,也有完全看不到毒刺的女性領導人。這些女性們非常自然開朗,和她們聊天會很開心,完全沒有讓人討厭的氛圍,她們會接納別人、信任別人,所以可以和周遭的人們共存而生活。因為她們對周遭有愛,所以身為「受人喜愛的女性領導人」,她們的存在本身就受到極高評價。她們並不是沒有毒刺,而是自然地把那些毒刺轉化成「機智」的技巧。

例如即使有大叔主管直接跟她說:「妳總是穿著長褲,一點都不性感」這種性騷擾的話,她也會回:「哎呀,○○(對方的名字),你不也總是穿著長褲嗎?」這就是把「你這老頭別看不起我」這種懊惱瞬間轉換成「機智」。而且,越是有目標及熱情的一流領導人,越是這種讓人看不到毒刺的類型。(推薦給你:
 

當然,也不是說帶刺的女性們就沒有熱情。反倒是她們有超乎一般人的熱情,可是,那些熱情之所以無法傳達到部屬心中,是因為她們有著「領導人就是要很強」「要很完美」這樣的壓力,而變成採取壓抑自己想法的行動。

身為一個領導人,沒必要完美無缺。也沒必要變成優異的人。

之後大家都有可能會擔任各種領導人,像是某個企劃領導人,或是小團隊的領導人,大至整合很多人的管理職。此時,你可能會認為「我沒辦法勝任」而退縮。不過,好不容易才有的機會,希望你能把握住。

理由並不是因為當了領導人就有比較大的自由調度空間和決定權,或是收入增加......等利害關係,而是身為一個工作人可以更進階,藉由做好工作,遇見新的世界、新的自我。地位可以使人成長,當上領導人後,「原來是這樣啊」,會體認到一些以前沒看到的事物,也會看到周遭人們的優點,讓這些優點展現、負責解決問題、描繪團隊的未來展望並和成員共享、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可以透過以前當別人部屬時感受不到的各種事情,再次發現工作上有趣之處,也可以鍛鍊品格。(延伸閱讀:

既然都生在這世上了,難道不想盡最大能力活出自我嗎?我希望今後有越來越多抱持自己的美學、自然開朗穩健且輕快度過人生波瀾的優秀女性領導人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