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愛上過一個人,是很瘋狂的那種,讓人幾乎忘掉自己。在他離開之後,產生許多戒斷徵狀,你情願乞求,情願狼狽,只希望他能停留在你身旁。彷彿愛情中,我們都在等的那個人,那個對的人,可以是這個紛亂不平世界中唯一的解答,找到並留下他,自己便可以有了重心。但,你世界裡的重心,該是他,還是你自己?(推薦閱讀:

愛情,作為俗世快樂與痛苦源頭的大宗,邱比特應該同時感到驕傲與羞恥。

進入愛情之前,或許有大量發情癡呆的時間,拜廟求佛只為遇見一位真心愛你的人。但神明常常沒聽見似的,讓你從情人節到七夕、從聖誕節到過年都看著一對對情侶擦肩而過,在捷運上卿卿我我,雖有一陣反胃感但同時你羨慕有一天能在同樣的地方曬曬恩愛,撫慰你快要冰冷的心。(推薦閱讀:

直到某天,走著走著,遇到一位讓你不可自拔的人,你墜落。

他快樂時你快樂,他不快樂時你也跟著不快樂,多數時候或許是他能操控你的情緒,你也許也無從了解他快樂或不快樂的原因,這形成了一種矛盾,是你們之間產生了一道無法解決的隔閡。這世間沒有什麼東西足以突破它的隔閡。一方面疑惑、怨恨、忌妒,另一方面又從中獲得曖昧、驚喜、高潮。他是你的神,你知道他得以任意擺佈一切,你無法調和這種狀態,於是在崩潰、思念,以及恩寵中搖晃。(推薦閱讀:

「我恨我的天真,我恨我的單純
  我恨我的無能,太犧牲
  我恨你的快樂,我恨你的邪惡
  我恨你的殘忍,我恨我還是
  愛你的⋯」

你甘願被它操弄,如同木偶般每一條細線都能左右你全身感官。搔癢、喘氣、高潮、窒息。或許如同這首歌一樣,無限的循環。他讓你的慾念不斷輪迴,無法自控地被拖入泥沼,無法超渡地越陷越深。

你開始時是位脆弱的乞求者,接著陷入被反覆嘲弄與親吻的分裂狀態,一方面想著:「我不要再想他了」,但只要一封簡訊傳來的夜晚卻又躺在他柔軟的床上,一次次心想著能否吃到早餐的撫慰中,愧疚,自責,嗔怒。慢慢的,學會愛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你搖身一變為狠咬羚羊的美洲豹,學會成為與人對眼微笑的漢尼拔。

承認吧,我們遇上那個人的瞬間,動了慾念,從此毫無界線。

愛情中也許每個人都帶有一些邊緣性( Borderline )特質,這並不是說你就是個邊緣型人格者(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而是當我們與另一半尚未進入穩定的交往關係前,你本身或對他,都可能感受到較多的懷疑、操控、時而覺得能走一輩子、時而又覺得將拋棄對方或被拋棄,於是你就在這些情緒中搖盪不安,像站在懸崖邊緣,隨時都會被颳來的一陣強風推落。

你在情緒上有所混淆,感覺對方隨時會丟下你、貶低你,但下一刻又感覺對方是全世界對愛你的人;可能在行為上有所衝動,瘋狂地做出某些自以為是或安心保證的行為,像是每天一定要詢問他是否愛你、偷偷進入他的臉書帳號監察;也可能在思考上會有許多非理性信念,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想像對方總在偷情、總有一天會愛上一個不是自己的人。

情緒、行為與思考三方面都在極端間不停擺盪。也難怪佛洛伊德說愛情中的人不適合心理治療了,因為這個時候任何人的話都聽不進去。一個原本從工作、信仰、學業或夢想為生命中心的人,轉由為愛情為中心。

這種邊緣性情況最容易發生在以愛情為軸心並瘋狂地旋轉著的人身上,當那個人成了愛情本身,也就是你心目中將一切美好想像都投射到他身上,那個人成了愛情崇拜的偶像,也就成為了你的全部。他就是發動你的電池,他就是生命一切的熱情,所以他想發動的時候能輕易點燃你心中烈火,他想冷卻的時候也能關上你對自己與世界的明燈。(推薦閱讀: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那個你唯一的人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那個你唯一的人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那個你唯一的人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你隨手關上的燈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你隨手關上的燈
  我不願不願再變成你隨手關上的燈」

重複、重複、一再地繞著他旋轉,時而遠離、時而靠近,更多時候是你想逃脫這種痛苦的循環,不想讓他能電池一拔、隨手一關,你就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但愛情畢竟是愛情啊,永遠也離不開這快樂與痛苦的源頭。但我更好奇的是,你原本生活的重心是什麼呢?你原先繞著什麼軸心旋轉呢?如果有,找回它吧,愛情可以與生活的熱情並行,但倘若愛情成為你生命的重心,那患得患失的情緒容易顯現,你在情緒、思考與行為上也容易受到擺佈與放任。(推薦閱讀:

如果沒有,也許可以思考原因為何?愛情中「對的人」常被我們當作生命中的唯一拯救者,好像拉住這條繩索就能通往幸福快樂的人生。可惜結局、甚至過程從來不是想像的如此,因為能找回你對生活熱情、軸心的人只有你自己。

也許身旁的人可以協助,你的朋友、你的家人、其他愛你的人,還有那些值得你愛的人。愛情極為重要沒錯,但應是讓「你」來主宰「愛情」,「愛情」不等於「他」,別讓「他」成為你生命的主宰。而是由「你」主動尋找想要的「愛情」。

這是漸進的緩慢的改變生活分寸的過程,也許一段時間後才能感受到整體性的改變:不再以「他」,而是以「你」的思想、夢想為中心,即便想到他時仍不免受到影響,但他已經不是影響你生活的全部。

也或許,被「那個人」吸引只是陰影的一角,反而是喪失對自我的價值、對生活的目標、對未來的盼望失去了對自己的分寸,無從尋獲,那才是更值得探討與令人憂心的。(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