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賭城單身週記,本週討論的是錢鍾書的「賢妻」。成功的男人,背後總理所當然擁有一個支持他的女人。但成功的女人呢?卻被畏懼著權力,從朴槿惠到希拉蕊,女人從來要得不是奪權,而是完整的人生想像。(延伸閱讀:單身女兒的告白:我還不想當個母親

女性一直奮鬥追尋的,不是男性的認同,是可能性,作為一個人的可能性。而這過程中,我們更想成為自己,一個在巨大的愛或權力中都不失去自我的自己。

大家都在悼念連火柴也不太會劃的錢鍾書,那位「最賢的妻」時,我着實為老太太甘願犧牲自己成就丈夫的偉大情操所感慨。利亞說她那天正忙着為「嫁雞隨雞」的資深女同事餞行,祝福她轉換跑道,從此在職業欄填上「人妻」。

記得兩年前在公司的聖誕派對上,我十分不識相地貢獻一套嶄新精裝《楊絳全集》供大會抽獎。其實心裡是萬分捨不得,但又覺得百歲老人總有些智慧值得大夥兒學習。《我們仨》真摯啊,看到連沒有家室小孩的我都莫名感動,甚至衝動地和蚊子利亞約好,老來還形單影隻,咱們仨就像他們錢家,組個能自轉公轉的小宇宙吧。

蚊子坦言他沒有看過錢先生和錢太太的半頁作品,但對錢先生嚴重缺乏生活自理能力早有聽聞。小時候夢想當一國元首的蚊子不想有第一夫人。沒錯,單身的領導人向來性感,最強的春藥總是權力——但大前提,你不能是個女的。(推薦閱讀:

「從人性的角度分析,作為單身女政客,她沒有愛的情感拖累,沒有『家』的掣肘,沒有子女的牽掛,在政治上的行事風格與行事策略,往往偏向情感化、個性化、極端化發展……」利亞唸了一段網上的評論文章,我請她打住:「單身不止破壞社會安寧,還危害地區穩定,大概是邏輯對吧?」

我們的社會向來推崇貞節寡婦,卻看不慣未婚或沒有完成生育天職的單身女人,單身老男人卻自動升格成鑽石王老五。

利亞說「單身狗」一詞的流行不是三兩天的事,先下手為強自嘲,小心臟才能鍛煉強壯,抵禦上至國家下至民間來勢洶洶的挖苦。女性性別作為政治乃至辦公室政治的攻擊手段屢見不鮮,就連韓國女總統朴槿惠也被朝鮮稱為「沒結婚生孩子無法理解幸福的人」。

女權看似進步了,性騷擾容易捱告,沙文主義開路先鋒轉而指出對手單身這個「反人性」的「事實」。

也許快要出現首位美國女總統。蚊子問我們:「想成為退居幕後的賢妻還是權力高峰的女總統?」他搞錯重點。女性一直奮鬥追尋的,不是男性的認同,是可能性,作為一個人的可能性。

而這過程中,我們更想成為自己,一個在巨大的愛或權力中都不失去自我的自己。(同場加映:希拉蕊、蔡英文之後,為什麼我們害怕女人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