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衛報今日出刊一則報導,My Gold Medal Goes To Fu YuanHui,理由是傅園慧在接受央視採訪時,侃侃而談經期與衛生棉條,不僅對中國的保守風氣砸下震撼彈,也讓運動界重新反思對女性身體的長年漠視。我們期待,棉條也可以是這世代的洪荒之力,引領女人擁抱一個更自由的身體。(推薦閱讀:

傅園慧的洪荒之力,是她搶下 100 公尺銅牌的 58 秒 76;是她質疑中國直播送禮無限上綱是否是惡習;也是她在鏡頭前大方談生理期與棉條,甩開任何世界對女性的投射與隱喻,替中國女性的私密處討論撞開一扇更自由的大門。

她們第一次明白,原來例假可以下水,原來生理期能登大雅之堂,原來經期用品的討論不該扭捏難堪,原來生理期就是生理期,不是「你知道的,女生的那回事」。

月經來潮,那還真的是洪荒,傅園慧接受央視直播採訪,對 400 公尺混合式接力賽的表現表示失望,「我覺得今天是我沒游好,我對不起我的隊友。昨天來例假了,還是會有點乏力吧!特別累,但這也不是理由。」

許多人傻傻問,經期來潮如何下水,傅園慧直截了當說,「我們不是有棉條這玩意嗎?」

棉條或許是在這當頭,第一次清清白白地,進入了中國女性的詞庫裡,也再一次地提醒運動圈反思對女性身體和議題的長年漠視。

運動場上的流血事:被排擠在外的女運動員

傅園慧不是第一位提及經期的女選手。

去年澳網公開賽,英國選手 Heather Watson 提到月事影響她的表現,媒體報導多以 girls things 帶過;另一位英國跑者 Jessica Judd 接受 BBC 訪問時說,月經可能讓她的 3000 公尺賽跑秒數相差 15 秒以上,大約是奪冠到吊車尾的時間差。

最新一份研究數據指出,有 37% 的運動員受經期疼痛所苦,而儘管貧血可能影響表現,只有 22% 的運動員被鼓勵接受醫療協助。

在她們開口以前,運動科學的研究數據甚至是一片空白。英國的《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指出,過去 1382 份的研究報告裡,範疇涵蓋超過六萬名運動員,但女運動員的數據經常被排除在臨床研究外,只因「生理週期的複雜性」難以量化。

這一群被排擠在研究數據外的女運動員們,在運動場上,往往得自己堅強起來。有的捂著肚腹,捱著流血身子,竭盡其力證明運動是中性的。

她們一方面想甩開「女性等於柔弱」的刻板印象,證明自己「流血也可以」,一方面又渴望生理期不再是運動場上的禁忌,能被歸檔討論,不再只是換來一句「你為何不提前吃藥」的指責。(推薦給你:

不存在的處女「膜」,不必存在的處女情結

棉條與生理期的討論不僅顛覆運動圈,更在中國境內掀起討論漣漪。中國網民們聽到傅園慧的告解,是這麼說的,

「作為一個女人不太願意在大眾面前提及的名詞 ,傅爺居然在央視媒體直播採訪的時候講了出來,符合她的個性,霸氣!」

「傅園慧一句『大姨媽來了』引出無數封建遺老遺少也是蠻醉人的。誰告訴你處女不能用衛生棉條的,還有天天處不處的,敢情現在還有覺得處就是要留給男人?」

這是傅園慧給中國上的一堂性別教育課,棉條這樣的好東西,何以說不得?統計資料指出,2015 年,中國製造了 850 億片衛生棉,0 條衛生棉條;在中國只有 2% 的人口認識且使用衛生棉條。(推薦給你:

衛生棉條這樣的侵入式生理期用品,踩上了處女情結的敏感神經,「棉條破壞處女膜」、「使用者不再是處女」的指控紛紛出爐,反映了背後的父權與封建控管焦慮。

首先我們要理解的是,處女膜的「膜」並不存在,處女膜的英文是 Hymen 或 Hymen ring,它不是個膜,它就是個入口,組成是帶狀的黏膜組織。沒有處女「膜」,也不要覺得陰莖有多厲害,能夠把膜戳破流血。

其二,處女「膜」不存在,處女情結更不必要,因為女體從來也不是為了留給誰,不是為了取悅他人古早的處女情結。(同場加映:

傅園慧的回答勾引出了中國女性對女體和大環境的探問,我們何以要對一個內建的門檻,懷抱這麼多的幻想與懸念?或許該讓名詞成為名詞,生理期就是生理期,流血就是流血,棉條就是棉條,不必乘載背後的層疊污名。

我在想,棉條可能正是這個時代的洪荒之力,應許女人更自由的身體,你能跑、能游、能衝撞所有禁忌,我們也會終於明白,還有更多美好的東西,能夠放進你的身體裡。

【同場加映】棉條、月亮杯、生理用品!自己的身體自己懂

如果你想更認識棉條與生理用品,參考過去我們整理過的精彩報導與內容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