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八月【孕事專題】,懷孕的華麗或蒼涼,我們都在乎。看見不同的孕媽媽身影,我們希望每篇文章的議題發起,都能有後續追蹤報導,透過不斷的討論與反思,期待一個更好的世界。女人迷專訪小媽媽——小君與兒子倫倫,十九歲的女生與十個月大的孩子,他們很辛苦、很努力、也很幸福。(同場加映:

琳琅滿目的玩具堆疊,倫倫在裏頭像是小國王靈活地讓每個玩具都被寵愛,一會兒拿起鋼琴敲敲,隨即又放下去玩弄積木。世界好大、真叫人分心,我的闖入使他抬起頭來放下手邊玩具,往我身上的 3C 設備探測。

他牙牙說著話,說著如他純真而不被理解的語言,一旁的媽媽小君卻看懂小孩想睡了。倫倫臉上露出的笑容把眼睛擠成彎彎的新月。小君把他捉進懷裏、衣服一掀就是餵奶,熟練地不像十九歲年紀。倫倫調皮咬了媽媽,剛長牙的他什麼都想嚐鮮,小君哎了聲痛,忍著疼繼續餵奶。

這樣的疼對小君實在沒什麼,就像懷孕以來的經歷她不覺得苦,只希望好好生活下去。懷上倫倫的時候還是十八歲,小君住在男方(小倫爸爸)家中,自己先買了驗孕棒,才被對方父母帶去婦產科,起初家裡是不知道的,她在男方家的日子多孤獨,沒有人認肯這個年輕懷孕的女孩,倫倫爸爸不工作被家裡趕出:「過一陣子,才跟家裡說,我怕他們生氣,我媽叫我拿掉,我想要留下來,想讓他們早點當阿公阿嬤,也好。」


圖片為倫倫騎木馬(請勿轉載)

他哭,我也哭

在外工作經過朋友介紹認識倫倫爸爸,她大嘆這男孩子沒去做演員可惜,生了倫倫後,男人花言巧語都小君難以再信。「有了他才這樣,以前我也是小女孩呀、很依賴對方,現在就要自立自強。」

未滿二十歲的小媽媽資料都會經衛生局的轉介到勵馨基金會,小君因此有了另一群陪伴她的人,護理師、志工,在懷孕期間協助小君做衛教指導,從頭學習如何當個媽媽。「他剛出生時,我坐月子,他哭,我也看著他哭。他們(男方家長)就負責玩小孩,我都快發瘋了。懷孕的時候一直在遷移,都快生了還在搬。他們態度不好,用小孩軟禁我把我綁在這,他們想要小孩,不是我。」(推薦閱讀:

小君頭也不回的離開那個家,因為倫倫爸爸一句小孩不是我的。孩子帶走的時候,名字都還沒取,人要落腳有根,才會有名字。

她現在與父母同住,全職帶小孩,有了倫倫以後,小君辛苦也幸福,說自己真像活過來了:「可以體會當媽是什麼了,我覺得自己增長不少。媽媽也會教我怎麼帶,但以前的帶法不太一樣。現在小孩超精的,像我媽就帶不了他,他都說倫倫難帶,我只說是你不了解他的需求。像他現在就是想吃想睡還在玩,因為人多想撒嬌。」倫倫出門就特別開心,因為家裡環境小,不能讓他活蹦亂跳,來到城市一隅勵馨為孩子設置的小房間,他像闖入一個大世界。


圖片非當事人

懷孕到生產:生小孩,比心痛還疼

腦袋放空,睹著一面牆、一個哭鬧嬰孩的日子過去了。學習怎麼懷孕、學習怎麼當媽,小君從網路部落格爬文、臉書群組、婦幼雜誌爬梳出一個媽媽的樣子,做母親也是要用功的,生活由大至小都斟酌,她經常私訊護理師,詢問怎麼拍嗝、孩子吐了怎麼做⋯⋯。

倫倫出生十個月,小君一面說話駕輕就熟地換著尿布,一手托起小小身體,一手撕開尿布黏貼處。「搞的我好熱啊,大哥。」她說話的方式還年輕,掌心的溫熱已經成熟。

我問倫倫有沒有打亂你自己的人生規劃?小君搖搖頭:「我本來就想要高職畢業就好,不愛唸書,後來是媽媽叫我繼續讀,她現在還是會叫我繼續念大學。之後我希望去工作,現在有在辦理公辦民營的公立托嬰。」小君出社會早,國中開始打零工、一面上學補貼家裡。「早工作也讓我更早社會化,包括現在當媽媽。」

剛開始沒有特別跟誰說自己懷孕了,還在學校的高三下,只有教官跟最好的朋友知道。小君說自己依然魯莽,行動不便是後來的事了。生小孩疼不疼,她說疼啊,比第一次失戀還痛,可是還好有生。總之生過小孩,什麼痛都不足掛齒了。滿是樂天,什麼都說還好不言苦,或許已經是小媽媽裡特別幸運的,幸運來自小君不在乎外界眼光,只想著怎麼幸福。(推薦閱讀:


圖片非當事人

路人,無權插手小媽媽的人生

我問小君怎麼看待自己的「小媽媽與單親媽媽」身份,她不特別在意這個小字,倒是說,好奇怪啊,古時人早生,現在晚生社會覺得不對,早生也不對:「其實不用特別在意小媽媽身份,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別人給我特別的眼光也是有的,像他現在沒爸爸,很多人會覺得不好,勸我送出養 [註1],我就想說自己帶呀,這是一種責任跟學習。一個人的成熟度跟養育小孩是沒關係的,什麼都可以學。

不只是身邊人,就連路人都想插手一點別人的人生:「有時候路上遇到的人,也會跟我說,把孩子送出去,你年輕還可以找更好的。我都笑笑帶過,他們不是我,不知道我經歷過什麼,卻講的自己什麼都知道。而且現在單親也沒什麼呀,我還是會好好帶孩子。」

還沒生的時候,小君猶豫過,孩子要不要送出養,不是怕不能養,而是怕孩子辛苦:「最擔心的還是他未來的環境,後來決定留,是因為我想了想,單親沒什麼不好,經濟上自己就辛苦一點,給他最好的。」或許話說到這,你真的會忘記她十九歲,拉拔著十個月大的小孩。(同場加映:

我詢問勵馨的志工夥伴,他們眼中的小君是什麼樣子?「很認真想要成為媽媽的人,她一直很努力學習怎麼樣成為一個媽媽。」於是一個手足無措的十八歲少女,挽起袖子來就是一位強悍的母親,從孩子吐奶哭鬧的生活史詩裡,填滿自己生命的故事。

「照自己想法,做的決定不要後悔,就是自己的責任。」那是她奉為圭臬的信仰,扛起責任來,小媽媽,選擇一份不回頭的生活。

他笑,我就笑

「有他就有我,沒有他就沒有我。」

小君說帶兒子比談戀愛幸福多了:「這隻會聽我的,可以教,男朋友不會。」她要一直記得這份感覺,倫倫在肚子裡胎動的時候:「那時候他就很活潑了,踢呀踢。」

現在的人生,孩子在哪,家就在哪:「有他每天都好有趣,就連剛剛換尿布也是,有他我才會比較快樂,沒他其實我也不知道在幹麻。我算是順其自然的人、一直沒什麼重心,很多人說我沒有夢想。這也是事實,我不知道我未來要幹麻,所以有倫倫,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孩子叫第一聲媽的時候,我好感動。」小君雙眼睜得又圓又大,非常確信地說著。

一面分享倫倫剛出生的照片,紅通通的,是被小君孕育成熟的完好靈魂,她滑著滑著手機,又笑開了。


圖片非當事人

【後記】

寫專訪時,我習慣聽著錄音檔邊聽寫,鏗鏗鏘鏘的巨響穿插在談話內容中,是倫倫對我的 3C 產品特別好奇,當作玩具一下塞口中、一下敲敲打打,很是熱鬧。一段長長的空白是孩子熟睡在媽媽懷抱裡,我們噤聲讓他安穩入睡,靜謐地只剩空調運轉的聲音。那段甜美空白,讓一邊寫字的我會心一笑。我只是參與了他們與生活戰爭中的一天,可是小孩出現在一個女生生命裡的熱鬧與烽火,未曾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