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奧運女子特輯,替你精選奧運裡頭的女性身影,她是為自己躍起的索維金娜、她是首次參與奧運的跨性別女人 Lea T、她是打破常規一舉拿了四面金牌的 Simone Biles。這次為你介紹奧運難民代表隊領隊泰格拉·洛魯佩。她說,這一次的奧運,她不再只是選手,她要為沒有國籍的人,在奧運裡尋一個安身之處。

五號晚上,聖火照亮了里約的馬拉卡納體育場,里約奧運開幕,國家代表隊風光入場,法國代表隊有時尚老大哥的姿態,韓國隊的西裝外套穿搭一如韓流明星,古巴的皮衣與高跟涼鞋元素搶眼優雅,那是一場華麗的開幕秀,正式開戰前得先爭奇鬥豔。

而在他們之中,有一群面孔模糊的人,他們遺失了國籍,被迫擦去了過去,暫時看不見現在。開幕現場,他們出場時沒有國歌,他們舉著奧運會會旗,他們來奧運現場,找尋他們的未來。

他們是奧運難民代表團(Refugee Olympic Team),十人團隊,由昔日的馬拉松好手泰格拉·洛魯佩(Tegla Loroupe)擔任領隊。

這是泰格拉第四次參與奧運賽事,這次來到奧運,她想的不再是自我進化,打破紀錄拿到金牌,而是邀請世界透過奧運共同關注全球的難民議題。(推薦閱讀:

泰格拉·洛魯佩:為沒有國籍的人,在奧運裡尋一個安身之處

領隊泰格拉·洛魯佩在簽名牆上寫下,「藉由運動,我們尋回和平與團結的可能。」

泰格拉是馬拉松長跑的悍將,今年 43 歲的她兩度獲得紐約馬拉松賽冠軍,也是第一位贏得紐約市馬拉松賽事冠軍的非洲黑人女性。她記得,她衝過終點線那一刻的劇烈心跳,聽見群眾為她高聲喝采。(同場加映:

而她多麽希望,帶著今年的奧運難民代表團,用運動,贏回其他人對難民的尊重。身高不到一米六的泰格拉,眼神堅定地說,「我和我的團隊想向世界證明,小人物也能做大事。」

回顧泰格拉的成長經歷,可以明白她的決心。她是在肯亞奈洛比附近村落長大的孩子。六歲那年,她就展現了自己在跑步的天份,她比同齡甚至高齡的孩子都跑得快,她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跑者,除了母親以外,所有人都嗤之以鼻。

她爸爸說,「妳一個女孩子,跑步做什麼,不如去當保姆。」她參與訓練的時候,同組的男人們喝令她去做飯洗衣,她說「我和你一樣是運動員,你的衣服自己得洗。」

她不認輸,在跑步的時候,她清楚知道只要她堅持下去,路一定就在前方。於是她的身影從肯亞出發,來到倫敦、羅馬、芬蘭、紐約、威尼斯的馬拉松賽事。(同場加映:

往前跑的同時,她也不忘回頭看。一個跑者專注現在,而她的路始終有未來也有過去。於 2003 年她成立泰格拉·洛魯佩和平基金會(Tegla Loroupe Peace Foundation),在敵對部落之間,組織和平賽跑。從肯亞到烏干達再到蘇丹,7 年之後,肯亞政府感念她的貢獻,她成功讓數百位爭戰不休的戰士放下干戈,部落有和平的可能。

而今年,她帶領著難民團,他們走了好長一段路,來到奧運。

給一個機會,再去擁有希望

泰格拉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想為沒有國籍的人,在奧運裡尋一個安身之處。「人們總用看待罪犯的眼光看待難民,他們值得要回應有的尊重。」

難民隊中來自南蘇丹的 21 歲選手比爾說,泰格拉不只是領隊,更像是媽媽。「她給了我們一個機會,讓其他人能知道我們的生活,也讓我們再去擁有希望。」

對於難民來說,2016 絕對是特別辛苦的一年。難民營關閉,邊界封鎖,難民身上貼滿各種歧視標籤,情況越演越烈,川普與他的高牆論,販賣恐懼成了巨大的政治力量。在這樣的一年,國際奧委會於一月做出重要決定:宣布設置史無前例的難民代表隊,其中包含五位南蘇丹難民、兩位敘利亞難民、兩位剛果難民與一位衣索比亞難民。(推薦給你:

在運動場上,能不能就放下你的恐懼與冷漠?

他們的過去在戰火裡離散了,可他們的現在與未來,還能在前方。我們能不能讓他們依然相信希望?

他們要贏的或許不是金牌,他們要贏的是站在起跑線上的機會,他們要贏的是同等的目光與尊重。

這是這一屆里約奧運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