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請本月大來賓蔡健雅,在七夕「想念自己」專題為你點歌,蔡健雅是許多人心中的情歌天后,這幾年的她像褪去舊殼重生,展現力量與堅定,哼出更多理直氣壯。蔡健雅依然很情歌,只是情歌,也能痛快的很有態度。(同場加映:

每一個人的刻骨銘心裡,都有一首蔡健雅,那些被愛情糟蹋過的日子慶幸有她。或許你也曾在 KTV 唱著《無底洞》悼念情人,一首《雙棲動物》不知道陪你流亡過多少失眠的夜。除了自己的作品這幾年無數華語經典流行樂曲都出自蔡健雅筆下,洪佩瑜《踮起腳尖愛》、蕭敬騰《只能想念你》、那英《長鏡頭》......。

蔡健雅出道要二十年了,我們選在這象徵性的數字到來前坐下來談談很有意思,這二十年,她從自彈自唱的創作歌手變成《中國好歌曲》的導師、全能音樂製作人;她從音樂圈情歌代言人的身份逃逸,成了甜點界的新秀。

一如歌曲的變形,蔡健雅總是讓人意外。專訪開始前,蔡健雅為女人迷錄製影片,鏡頭外鏡頭裡都很開懷,詞念錯了,她吐個舌大喊哎呀,錄製結束了,她自信說我想這次是絕對沒問題的,大力給自己掌聲。

眼前她的自信自足不是信手捻來,學會欣賞自己,是這幾年的領悟:「我身為一個女人,這些年才開始學習擁抱身為女人的角色,更加的為自己感到自豪。」(同場加映:

列穆尼亞回到內在:做一個為自己驕傲的人

「我覺得要欣賞自己鼓勵自己,對很多人是非常難做到的。我們應該很少有人早上起床,在鏡子裡看到自己時會笑,會跟自己說我愛你,大部份的我們都急著挑剔自己的表面。現代人更加需要力氣去回到內心的自我,跟自我相處。」她說我們對自己的苛刻很多都來自外表,卻忘了關注內心。

回到自己,是面向世界的第一課,所以 Tanya 這次演唱會以「列穆尼亞」為發想讓人在迷航裡找方向,列穆尼亞是一個被遺忘的美好世界,就連是否存在都是一個謎,但它是所有人都可以嚮往的環境:「現在的世界越來越亂,我們看見的新聞、社會可能讓自己心灰意冷,社群媒體讓我們接觸的介面與資訊更多,也讓人沒有選擇性地接收。」

面對環境的反思,讓天性敏感的她期待有不被干擾的途徑,我問 Tanya 如何去面對紛擾,她說:「當你被這種東西牽著走,就是把權力給了這個局面。有沒有可能我們不要陷進去,選擇抽離?列穆尼亞就是這樣的概念,先回到自己的內心,把自己的內心變美好,先不要想如何改變世界,回到自己的內在一切。」

回到自己,是一個抽象的字,簡言來說,就是不要想著改變自己,而是如何成為自己:「你的情緒、細胞、你的夢想、你到底是誰,我們每個人都是宇宙的一部份,沒有你宇宙也會不一樣,別想要改變世界,就先專注在做自己身上,先找回自己內心的美好,想做什麼就先去做。」

你折磨了自己,也要懂得為自己鼓掌

談起列穆尼亞,她眼神一直有光,可是那樣的遠方,我問 Tanya 如何實踐,她說:「先懂得把羨慕別人的眼光移回自己身上,專注自己這個課題,我覺得從自我要求開始。」

對她來說,做自己不是為所欲為,而是從當責開始:「我覺得我是一個對自己很負責任的人,如果我選擇做一件事,我一定要做到最好。它就是我的作品、我的性格,我是帶有承諾性去行動的,我不想給任何人一半的自己。」(推薦閱讀:

性格裡不放過自己的 Tanya 用拼命的態度在生活,她對自己投入的每份力氣都不白費,時間讓所有努力都回到了她的日子裡:「這樣的生活很累,因為你一直追求完美,不能接受被打敗,但是當你把最好的自己展示出來,你也會欣賞的。你是真心誠意的在做這件事,這種對自己的要求讓我很滿足。」

「但我同時會提醒自己,你折磨了自己,也要懂得為自己鼓掌。」

那一份掌聲很不容易,如果沒有人為你鼓掌,你要為自己鼓掌,她語氣堅定,神態自若,做自己的天使與魔鬼,那是蔡健雅式的表情。

喜歡自己,比別人喜歡你更重要

我問 Tanya 怎麼看待自己音樂路上的一路以來?她特別喜歡「進化」這個詞:「你剛剛問我出道這麼久,怎麼讓很多人喜歡你,我覺得就是,不要把重點放在,怎麼讓人喜歡你。」

從出道至此,「如何讓自己喜歡自己」成為她最終的理念:「以前的我不太了解自己,也不太喜歡自己,我只在乎別人喜不喜歡我,我沒有安全感,我害怕被討厭,那時候很痛苦。可是你做音樂不能懷疑自己啊,你要如何一直在這個圈子,就是做你也喜歡的自己。不管是什麼行業都一樣,把焦點放回自己身上。」

她不是先天有自信,2011 年是 Tanya 生命巨大轉折的一年,她的父親去世同時,身體出現嚴重警訊:「足足有兩年,我的胸悶讓我覺得不能呼吸,那時候我很想放棄,我覺得我沒有辦法,但是沒有任何人看到我不能呼吸,它已經影響到我唱歌的能力。那一年讓我必須做一個去留的決定,一是放棄所有,二是把OK蹦撕開,裡面肯定有些你也不知道的傷口。」

後來我們聽見的《天使與魔鬼》那張專輯,就是她血淋淋的傷口。我一直覺得她有某種烈女特質,她是不服輸的:「《天使與魔鬼》跟前一張是完全不一樣的,《說到愛》是完全的正面能量,但其實那時候的自己是不相信愛的。透過音樂,我才發現原來我那時候這麼不相信自己,也覺得世界不相信我。當你發現你需要改變,找回起床那一刻的期待,那個時刻是很重要的。」(推薦閱讀:

意志力,會帶你尋找新的自己

「光是你把手伸出去做一件事,把腳跨出去走出你小小的世界,都是靠你的意志力,如果沒有意志力,別人怎麼推你,你也做不出任何東西。」——蔡健雅

許多人看這幾年的 Tanya 一直在形變,她沒有停止成長,投入音樂圈近二十年,二十年來還能讓人耳目一新是非常難得的事。甚至她多了很多角色,不只是歌手、音樂製作人,還是甜點圈的新秀,我問 Tanya 怎麼看待這樣的自己?

「做甜點是我在尋找的另一個快樂,不同階段我們都會沈澱在不同的角色裡,在一個領域深入琢磨。音樂是我第一份工作,你要知道一個重複做二十年的東西,不管你多喜歡,總會有一絲疲憊,這是非常現實的。要懂得有一天你的創意細胞、你的 Creative Juice 一定會乾枯,所以你一定要尋找新的自己。」

因為有了甜點,讓她跨出自己舒適圈一大步:「我知道我需要在除了音樂以外的事,找到還能讓我興奮的東西,就像我第一次碰到音樂的時候。」愛一件事,會記得它的悸動怦然,Tanya 談甜點的雀躍,像是在曬恩愛,每一個字裡都有幸福:「我對甜點跟音樂的熱情是一樣的,我知道我必須做這件事,我不做,我就會被音樂牽著鼻子走,音樂市場變怎樣我就變怎樣。」

「我不想我的人生只等於音樂,我希望我的人生更遼闊。」——Tanya

做一個有層次的人

音樂與甜點是她現在生命中很重要的事,我請 Tanya 談談兩者的意義:「每個人都會問,我來這世界是幹嘛的?如果你找不到答案會很沮喪。音樂讓我找到自己,找到在地球上的一個身份與我能貢獻的事、讓我能說話。」甜點則是如此:「在我找到自己以後,讓我想要找到更多的自己。」

與甜點相遇的開始是如此:「我就是一個吃貨。」別想的太複雜,甜點沒有太多奧秘,始於愛吃愛精緻愛享受的性格:「我喜歡追求美好跟細緻,甜點讓我可以玩,也能要求自己。甜點需要的是“touch”,不是按著食譜就能做。」

Tanya 聊起自己跟許多優秀的甜點師相處:「我在那個領域發現很多很優秀的年輕甜點師,像我比較不是天生的,但我就是後天愛面子。好勝的性格讓我一定要做好,除了做以外,要去感覺層次,我從以前就講究細節跟層次,甜點教會我去探索層次。」

「層次就是生活,層次就是在生活裡找到表面以外的細節,把美好的東西鋪在上面,讓一個人變得不一樣。做一個有層次的人,讓自己更好與進化。」——蔡健雅

我不想我的人生只等於音樂:沒有人欠你任何精采

「你不能覺得你永遠都會做音樂。」這句話從 Tanya 口中出來顛覆了我對許多音樂人執著的想像,她對音樂,更有一份放手,一種寬容。

她決心不要被市場箝制,不要成為一個不斷淘空的音樂人,所以填不飽的渴望,Tanya 自己去補足:「你要自己創造精彩的人生,沒有人欠你任何精采。」

「寫歌是這樣的一件事,你做完一張專輯,那個概念就結束了,你不能再重複自己,必須不斷摧毀自己。寫歌就是歸零再去尋找新的體驗,做了那麼多年這件事,真的會有一種念頭,我不想再為一段感情寫一首歌。」當你把東西淘空了,你的洞就淺了,這是身為創作人的苦澀,他們用自己的人生去鋪陳好作品:「當你的生活沒有事情再發生、就沒有靈感。」

什麼是新的精彩?「有時候你腦海中出現一個瘋狂的點子,Do It。」她簡潔豪邁地說。她是一個喜歡了相信了就很篤定的人:「只要我確定,我能奮不顧身。」(推薦閱讀:

人生就這樣一次,何必不痛不癢?

不要覺得自己沒有選擇,Tanya 在面對最挫折的時候是這樣選擇的:「先把自己深深沈入在傷口裡,不要逃避。痛就讓它痛,最好讓它很痛,你才懂得那種痛。人生經歷的好與壞,都要盡力感受,那是宇宙給你的訊息,就擁抱它吧。」

下一步,Tanya 覺得重要的功課是「與自己對話」:「我常常在半夜睡不著時,拿著一張空白紙,把所有雜亂思緒都寫下來,不管糗不糗蠢不蠢。只要你寫出來,至少看見自己在想什麼。突然好像心裡有什麼被放下,就能去睡了。」

面對痛苦與快樂,她都無懼無畏,Tanya 說以前的自己怕疼,疼了就走就逃:「我後來覺得,人生就這樣一次,何必不痛不癢?我越活越極端,不喜歡灰色地帶。」

她一句話讓人生的困頓昭然若揭,何必不痛不癢?她尋找的是一種滋味,所以苦的甜的都要收納其中,我問 Tanya 還想要人生有什麼挑戰?她想了想:「我覺得女人啊,到四十如果還未婚,沒有綁住自己的東西,真的是非常自由的時候。就盡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沒有人娛樂你,你還可以娛樂自己。」(同場加映:

給親愛的自己:進化成更好的人

蔡健雅一直讓我想起芙烈達卡羅,她熱烈、不馴、不願為世故臣服,她的歌迷喜歡喊她姐姐,喊久了,蔡健雅也像姐爽朗,照顧大家,她身上有種氣派與氣魄,讓氛圍活潑起來。我請這樣大剌剌處事細膩生活的她,送給自己一首祝福,如果能有首歌給親愛的自己,蔡健雅說無論 20、30、40,始終是那首歌——《達爾文》。

「我永遠都會回答《達爾文》,我希望我要一直進步,扮成更好的人。我們永遠要提醒自己,不論多痛苦懊惱糾結,這都是你必須經歷的。你要咬緊牙根,去到下一個更美好的地方。」(推薦閱讀:

活出態度的蔡健雅:我是一個有力量的女人

或許我們眼裡的蔡健雅,一路上一直是很順遂的,她備受支持,入圍金曲的獎項直逼第一,可是很少人看見,療傷情歌以外的她,其實渴望自己更真實的活在聽眾面前,蔡健雅不只有情歌,她還有充滿力量、不願低頭的執拗。

對自我的察覺,那是 Tanya 音樂路上最大的轉折:「當你真誠了,別人會更認識你。以前的音樂,別人都會覺得 Tanya 就唱很悲傷的情歌,但我不是,那不是全部的我,我是一個更有力量更有活力、更有態度的女人。」

為自己進化,為自己生活,那是蔡健雅飛揚的神采與姿態。她專注唱好一首歌、一層層雕刻出精緻的法式甜點。她一直努力著,為自己帶來美好的感動,蔡健雅說進化,都是為了讓自己更快樂。

前些日子,她在身上留下了相隔二十年的刺青,看起來很疼,卻精細美麗,一如蔡健雅活的那樣。

「學會認真,學會忠誠,適者才能生存;懂得永恆,得要我們,進化成更好的人。」


女人迷七夕特企:與蔡健雅轉身遇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