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從日本雜誌票選「最容易讓女性單身到老的職業」看其中的性別問題,大齡單身女要自得其樂,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同場加映:

前陣子看到一則新聞,日本媒體《R25》對 200 名年輕的單身男性進行調查,希望找出男性認為和哪種職業的女人交往時,最容易出現問題,於是他們選出了前 10 名「最容易讓女性單身到老的職業」,張揚舞爪的嚇斥那些太有成就的女性收拾公事包乖乖回家。

調查排行如以下:

第一名:創業人士/企業家
第二名:律師
第三名:醫生
第四名:顧問
第五名:證券從業員
第六名:電視節目製作/導演
第七名:保險從業員
第八名:空姐
第九名:公務員
第十名:系統工程師

這些職業的女性有什麼問題?受訪的男性是這麼說的:CEO 最可能公私不分,而且永遠處於煩惱中;律師太強勢了、動不動就發表自己的觀點;女醫師工作太忙,做事太謹慎不容許失敗⋯⋯。

這項研究出爐,很多男性樂得轉發,告誡身邊的年輕女生:「你再這麼拼命工作,小心沒人娶妳喔。」也通知大齡女子們:「你看吧,女人相夫教子不出風頭,把功勞都留給男人,這就是社會的共識。」

讓女性單身到老的職業票選:女人不要強出頭

從這件事第一個看見的,是我們的工作場域想像的平等依然是偏袒男性的,女性就要認命的做左右手。我們世代的女孩,活在一個知識體系不斷肥大,社會實踐的太慢的社會。當女生讀了《Lean In》準備起跑,公司就是有這麼多無名的潛規則阻止她優秀;當政壇的女性角逐出來,只能刻意淡化自己的性別身份說「政治不分性別」;當創業家出現在社交場合,人家會問拿到那筆投資是不是因為你很漂亮;當工程師交出埋頭苦幹的案子,背後有人耳語還不是保障名額。

女性做不好是應該的,做得好,肯定事有蹊蹺。然而那些 200 位年輕男子的指責就是佐證,他們不喜歡交往的對象,都是社經地位高層的女性。她們力爭上游好像錯了,顯得那些家庭主婦很退步、顯得公司裡的男生很沒面子。(延伸閱讀:

這些假設,都是我們因性別的先入為主而成立的。我們假設一個女性不能有太多煩惱,要做《大亨小傳》裡一如黛西美麗的傻瓜;我們假設女性是沒有說話權力的,他們只能為男性點頭讚美鼓掌;我們假設女性不能太投入工作,才有辦法在男性加班時已經打理好一切等他回家。

我們為什麼不敢承認女人優秀?

正因為對女性的假設這麼單一,所以這些女性才單身著,不是男人怕他們,而是就算要談戀愛,也鮮少有能與她價值觀與知識相抗衡的另一半。在R25》訪談中男性懼怕的是「一位事業有成的女性」,這些女性需要自我實踐的價值,與能夠支持自己的社會關係,所謂的「條件」變得比以往更複雜,女性的社會經驗在成長同時,男性同時也要做出相對應的進步,但當許多人的意識型態還停留在「男人說話女人閉嘴」,男性要「拋下自尊」去與一位優秀女性共處是艱難的。

可是想想,這究竟有什麼難為情的?先承認一個人的能力與他的性別無關,自然可以接受不同人在工作領域展現的性別氣質與手段,自然可以樂見一個人的成功。所以我覺得在這則研究裡,要看見的是那些「不懂如何與有能力的女生相處」的男性。剩女一詞從中國來,是城市進化產物,她們有穩定的收入、體面的工作、卻在愛情失足,所以這一類女性在男人眼裡是失敗的,不夠格成為妻子的。只是我們往往忘記這點,這些女性不是不甘示弱,只是橫越父權歷史過回她應有的生活。

通往終極愛情的大齡女子

當我們談論剩女時,我們多數想到那些在階級上豐衣足食的女性,當我們談到大齡女子時,我們對這一個詞的期待就是終將邁向婚姻。

彭佳慧拿下金曲歌后後,大齡女子的樣態像是帶著許多冤情浮出水面,人們帶著百般同情瞅瞅那些溺水等待被拯救的女人,一如歌詞說:「女人啊,我們都曾經期待能嫁個好丈夫,愛得一塌糊塗,也不要一個人做主。」歌溫柔的很,卻讓人更可惜起愛情之外的女性生命經驗有誰在乎?女人除了等待真愛,是否被賦予更多決定的主動權。大齡女子群像裡,不只是一個個不被愛情看顧的女人,還是活在自己姿態裡的故事,他們或許不委屈、不抱歉,他們的煩惱,是除了愛情外更切身之動的柴米油鹽。(推薦閱讀:

在大齡女子裡有能動性高的女性也有能動性低的女性,有具備婚姻資本的女性、也有連餬口飯都困難的女性。在這裡面,並非每位女性都將愛情視為人生的終極救贖。她們在職場上的無形天花板:結了婚公司會默默的規勸你離職、生小孩後沒有盡頭的無薪價...婚姻與家庭讓一個女人在職場上貶值。有些女性遇到因性別產生的經濟差異:明明做一樣的事,但她永遠無法像男人擁有一樣的經濟回饋,沒有漂亮的外在條件讓她無論在愛情競爭或工作競爭都輸人一大截,因為高齡、肥胖、甚至是外表中性產生求職困難...。(同場加映:

這些都不是終結「大齡女子」一詞、邁向婚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麼簡單。

大齡女子不只是想像中癡等愛情的人,真正要來救她們的不是王子,而是更體貼女性、善待婚姻裡職場媽媽的職場公平制度,一個不譴責女性追求理想的文化,一個更樂見女性成功的社會。

致終將成為的老妹,我們要在乎的不是「成為」或「不成為」一個人,而是就活自己欣然接受的人生;致這次調查中的 200 名年輕單身男性,別恐嚇優秀女性單身到老,或許比起擁有不成氣候不懂尊重的一段關係,成為所謂的大齡剩女已經是當下最好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