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從早餐看緬甸情勢,擺脫大人物們檯面上的形象與教科書的刻板描繪,藉由日常餐桌上的飲食生活習慣,勾勒出眾所陌生的人物個性。面對面,與大人物們一起吃頓飯。(延伸閱讀:25 年等來的緬甸勝利!引領全民盟拿下 70%勝選,翁山蘇姬:我不慶祝對手敗選

翁山蘇姬:早餐的憂鬱

翁山蘇姬是緬甸著名的反對派領袖,她為了與當地軍政府抗爭,不惜遠離自己在英國牛津大學的安樂窩,與丈夫和兩個兒子天各一方,也要留在緬甸,領導當地的民主運動,甚至為此被軟禁達長達二十多年,也都堅持與軍政府周旋到底,並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抗爭。

她甚至因為害怕出國後不能重返國土,被軍政府變相放逐,而讓緬甸的民主運動失去領導和凝聚力,因而忍痛沒有返英,不能見彌留的丈夫之最後一面。

翁山蘇姬能夠成為眾望所歸的領袖,除了因為她乃緬甸民族英族昂山將軍之女兒外,也因為她魅力非凡。而這份魅力,除了源於其堅忍不拔、不畏強權的性格之外,還來自其親和力。至於其親和力,可見諸她所寫的《緬甸家書》(Letters from Burma ) 。

在這些家書中,她從尋常百姓的日常生活遭遇說起,道盡在軍政府的高壓統治下,緬甸百姓如何生活艱難、缺乏自由,以及活在恐懼當中,從而說出了獨裁政權黑暗的一面,讓民眾更有共鳴。翁山蘇姬在信中說的不單止是義正詞嚴大道理,更透過生活中的小故事,例如早餐、飲茶、探訪朋友、潑水節等百姓日常生活習慣和遭遇,來說明問題徵結所在,這比起幾多的大道理、幾多的數字,都更加貼近生活,更加動人。

例如在一篇〈早餐的憂鬱〉(Breakfast Blues ) 中,她透過生動地描述當地百姓早餐餐桌的轉變,來勾劃出在軍政府統治下,百姓生活艱難的軌跡。(推薦閱讀:在你的夢想之前,我,微不足道〈翁山蘇姬 The Lady〉

緬甸人的家常早餐

她說,過往緬甸人愛以炒飯作為早餐,這通常是把昨晚晚飯吃剩的菜、肉、蝦等餸頭餸尾,再加入米飯,在鍋中一起炒熱,便成為一味熱辣辣的炒飯,如果想豐富一點,有時會加入一、兩隻雞蛋一起炒,有時則是加入切薄片的中國臘腸,有時則是各種已經蒸熟的豆類,那樣就成了十分美味的一餐。

但到了後來,這樣美味的炒飯,慢慢在緬甸的家庭裡成了絕響。那是因為生活愈來愈艱難,晚飯裡的飯餸已經變得不夠吃,遑論吃剩蝦、肉等餸頭餸尾,雞蛋以及中國臘腸這些本來只是十分謙卑的食物,今天尋常百姓已經負擔不起,於是,炒飯這樣的傳統家常美食,也只能在緬甸的飯桌上消失,或者變成只以蔬菜為主的單調食物。

翁山蘇姬接著又提到當地的一種不單在早餐,也在三餐中常常會吃的食物——魚湯 (mohinga) 。她更形容它為緬甸版的「馬賽魚湯」(bouillabaisse) 。當地人常常以這種湯,加入米粉一起吃,那便是十分不錯的一餐。她說,一碗熱氣騰騰的魚湯,再加上炸蔬菜餅、魚餅切片、白烚雞蛋,再配以由切碎芫茜、爆香碎蒜片、魚露、青檸汁、辣椒來調味,這樣的一頓令人垂涎的早餐,實在是令人振奮的一日之始。

翁山蘇姬在說過了美味的炒飯和魚湯之後,才接著在這封家書中,細說緬甸今天變得如何百物騰貴,民眾生活艱難。如今已經沒有幾多緬甸人,能夠這麼幸福,可以以炒飯和魚湯來作早餐,又或者因為買不起魚、蝦、肉、雞蛋、豆類作為配料,而用大把的鹽和味精來調味作為代替,讓這兩味本來美味又有營養的食物,不單變得味道大打折扣,而且更愈來愈不利健康。

她說,今天老百姓只能以稀粥來作早餐,或甚至只能索性咬緊牙關,餓著肚子。翁山蘇姬在家書中,也有一篇提到緬甸人的飲茶習慣。

她說飲茶是緬甸社交生活當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一盅綠茶,斟斟飲飲,日常多少事,都盡付笑談中。無論是登門拜訪,又或者下午小休,以至是飯後聊天,一盅茶都是少不了。

緬甸人愛以瓜子、蝦乾、烘豆、花生,以及炸蒜片等作為下茶小食。但他們卻也愈來愈喜歡喝甜的茶,那就是加入奶和糖的茶,但卻不是傳統英式的製法,而是由印度移民引入,以茶葉和煉奶放在壺裡一起煮,類似我們的「茶餐廳奶茶」般的濃郁、厚重飲料。他們到茶館飲茶,不是如我們中國人,又或者英國人那般,以茶葉的種類例如龍井、烏龍茶,又或者伯爵茶、英式早餐茶來點茶,反而是以甜度來點,例如少甜、中甜、多甜。

因為喝茶是如此的普遍,一些俚語也環繞喝茶而衍生,例如「茶錢」這個名詞。跟五、六十年代的老香港完全一樣,「茶錢」是指用來「疏通」政府部門人員辦事的細額行賄,但隨著緬甸政府貪污日趨嚴重,要「疏通」衙門辦事,已經再不能用上茶館飲茶這樣的小數目,而是要花上更多更多的數額,所以新的叫法是「倒水」。能夠以升斗小民的飲食,來把政治和社會問題的徵結,如貪污腐敗、民生困苦、高壓統治,說得清清清楚,這也是翁山蘇姬為何如此受普羅百姓愛戴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