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哲學圈與知青圈小有名氣的部落格:哲學哲學雞蛋糕。其站長朱家安最近針對同志權益出書,以他慣常的哲學思辨方式,帶領大家用不同角度思考同志權利的相關議題。這篇文章中,他試圖指出家父長主義有好壞之分,那些總是認為「為了別人好」,試圖把別人的生活「導向正軌」的人其實可能不是真的為了某些人好,只是用自己的經驗或立場壓迫別人。(推薦閱讀:

 

護家盟的外部性

在經濟學上,「外部性」粗略來講指的是把成本轉嫁給別人而沒有付出相應的好處。例如,工廠老闆雖然有付錢買土地、機器和工時,卻沒有付錢買排放廢氣的權利,那我們就可以說這個工廠為附近會被廢氣影響的社群帶來外部性。換個方式,你可以說老闆占附近居民的便宜:他降低別人的生活品質和健康,來提高自己的收入。(同場加映:

這種負面的外部性,也許可以類比到人生觀的討論裡。

理想上,每個人有權利選自己想過的生活,別人選擇怎樣的生活,和我無關,反之亦然。例如說,我每天花很多時間思考哲學,我的這個生活選擇,不會為你帶來損失。而哲學思考為我帶來的樂趣,也不會因為你選擇過工程師、聲樂家或小說家的人生,而稍有減損。我們可以說,這些價值觀都沒有明顯的外部性。

然而,並不是所有生命價值的選擇都如此無害。前面我們討論到「每年要殺一個嬰兒,才認為自己的日子踏實的人」,這種人的人生意義的外部性就超級大,大到社會不可能允許。如果你覺得這種人生選擇未免太扯,想想納粹。

相較於幾乎沒有外部性的無害生命價值觀,以及具備巨大外部性的危險生命價值觀,有一些生命價值觀處於中間。這類生命價值觀不會偏激到建議人們殺人,但依然具備令人困擾的外部性,因為它們在生命的某個面相上主張價值的絕對主義,認為除了它的信仰者之外,其他人的生活方式都是錯誤的。比較下面這幾組訪問,你可以看出差異和光譜:(同場加映:

Q:你覺得什麼樣的生活值得當作人生志業?

A:研究沒用但有趣的哲學問題。

Q:如果有人對哲學沒興趣,你是否認為那是生命的缺憾?

A:還好吧?

 

Q:你覺得什麼樣的生活值得當作人生志業?

B:研究經典,推廣教育,讓高牆倒下。

Q:如果有人常常看漫畫,你是否認為那是生命的缺憾?(同場加映:

B:當然。

 

Q:你覺得什麼樣的生活值得當作人生志業?

C:愛你的鄰居,榮耀上帝。

Q:如果有人跟和自己同性別的人做愛,你是否認為那是生命的缺憾?

C:那種生活方式是錯的,對自己和對別人都不尊重。

最後面這類生命價值觀的外部性沒有像納粹那樣生死攸關,但至少也達到騷擾的程度,並且可能有歧視的嫌疑。你可以看得出來,這種傾向是基於人生觀上的絕對主義,認為美好人生有固定規則。

相對於嬉皮主張「只要不干擾別人,我高興就好」,這種人的態度是「生命當然不是你高興就好,而我必須讓你知道這件事」。對一些反同性婚姻的人來說,以下這些行動,都算是「讓那些傾向於選擇同性戀人生的人知道生命不是你高興就好」計畫的一部分:

● 在公車上跟小孩說不可以學那對男生摟摟抱抱。(同場加映:

● 上節目主張同性戀不自然。

● 抗議臺北市府辦的儀式性同性婚禮。

然而,至少在我看來,這些行為都是對同志的歧視。護家盟自己就是臺灣歧視同志氛圍的一部分,我們可以說,若同志在臺灣的幸福指數或各項生活品質真的略低於異性戀,那護家盟的行動難辭其咎。

好的跟壞的家父長主義

若同志在臺灣過得不好,部分原因可能是那些認為同志生活不值得過的反同人士外溢的外部性。那些人之所以有外部性,則是因為他們的人生觀有點霸道:認為自己知道怎樣才算是一個美好的人生,並且認為別人也要接受這些看法。他們並不是出於自私的理由指導別人的生活,完全相反,他們非常相信自己是「為了別人好」,才試圖把別人的生活「導向正軌」。這種行為傾向的問題並不是自私,而是他是不好的那種家父長主義(Paternalism)。

家父長主義指的是那種出於「為了別人好」的考慮而干預別人的行為。家父長主義不見得都不好,因為我們有時候確實不知道對自己來說怎樣比較好,或者雖然知道,但基於軟弱或受到其他誘惑而不想照做。基於這些考量,你或許可以接受學校以學分或畢業證書脅迫你必須準時起床去上課,或者政府以罰金威脅來增加你戴安全帽的動機。

在上面那些例子裡我們可以接受家父長主義,是因為我們都可以認同家父長主義的舉措是在協助我們完成我們「真正想做的事情」,即便沒有學分和罰金的威嚇,你也可以想像,若你身邊隨時都有一個了解你的需要並照著提出建議的智者,你們可能會有這樣的對話:

智者:起床溜,今天早八工數喔。

你:嗚呵……還想睡……

智者:現在是七點,可以理解你有想睡覺的慾望。但是你覺得冒著趕不上進度的危險而繼續睡覺,划得來嗎?畢竟對你將來可能的工作而言,工程數學應該滿重要的。

你: QQ (起床

智者:出去玩要戴安全帽喔!

你:很熱欸,而且這樣頭髮會扁。

智者:可以理解你覺得那樣不舒服又不方便。但是你覺得冒著增加車禍致死率的危險,去換取十幾分鐘的涼爽和「不用重新整理頭髮」的方便,划得來嗎?

你:你閉嘴(戴

好的家父長主義,是真的知道什麼對你比較好的家父長主義,如果上面那些對話讓你感到溫馨,下面這段應該不會有這種效果,假設你是同性戀:

別人:去找一個異性戀愛吧,沒有人應該過同性戀的生活,兩個性別相同的人相愛,太不正常了。(推薦閱讀:

你:可是我就是喜歡同性啊……

別人:可以理解你就是喜歡同性。但是你覺得以不正常的生活為代價去追求同性愛,這划得來嗎?

你:為什麼划不來?而且我也不覺得這樣不正常啊,都你在講。

或許給我夠多時間,我可以說服你相信自己應該要起床去上課、應該要戴安全帽,但如果你是同性戀,我可能無法說服你放棄目前的生活,但那不見得是你不理性,而是對於「怎樣算是為你好」,我完全判斷錯誤。

若同性戀真的過得比較差,護家盟需要負起部分責任

考慮到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外溢的外部性,同性戀在臺灣的處境,有時候更類似於下面這樣的對話:

別人:同性戀本來就不正常啊,正常人都是喜歡異性的。好啦,如果你覺得這樣沒什麼說服力,那你至少應該考慮一件事情—在這個社會,同性戀是被歧視的,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還會遭受異樣眼光,所以為了避免歧視之苦,你有理由脫離同性戀的生活。

你:你的意思是說,因為這個社會上有你這樣歧視同志的人,所以我不該當同志?(同場加映:

雖然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可能沒有察覺,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在結構上已經類似於恐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