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棉漲價將導致女性生活開銷上升,對部分經濟狀況較差的女性更是一大負擔。女性若沒有衛生棉替換,很可能導致私處感染。你是否想過,為甚麼衛生棉是基本的生活物品,卻無法在公廁像衛生紙般容易取得?又為甚麼,總是要用「那個」代稱「月經」?又為甚麼,衛生棉要用袋子裝著才能拿在手上?面對這些不合理,我們需要更瞭解自己的身體,才可以為自己發聲。(同場加映:告別被歷史弄髒的經血:《Lady's 尖頭們》上空革命

韓國女生為抗議衛生棉價格暴漲,7月3日在韓國首爾仁寺洞街道上貼滿了用顏料染紅的衛生棉表達不滿。這起抗議導火線來自韓國的衛生棉廠商「柳韓金百利」(Yuhan-Kimberly) 從 6 月起將衛生棉價格提高 20%,讓原本就不便宜的女性生活必需品變得更加昂貴。 

發起活動的女網友在社群網站上表示,臺灣跟丹麥一片衛生棉約台幣 4 元、美國跟日本約 5 元、法國約 6 元,但韓國卻高達 9 元,韓國的衛生棉價格明顯比臺灣、日本、法國、丹麥等國家高出 1.5 至 2 倍,懷疑廠商藉此牟取暴利。且韓國從 2010 年到 2015 年期間消費者物價指數 (CPI) 僅提高 9.81%,但衛生棉價格卻漲了 24.59%,有低收入戶家庭的女性表示自己根本買不起衛生棉。

 
資料參考、圖片來源:京鄉新聞

用顏料代替經血發動抗議,是有礙觀瞻的行為嗎?

「古希臘時代,堪稱人類文明的開拓時代,就有所謂的『母神崇拜』。從維納斯女神像的創造開始,母神就以壓倒性的力量闖進這個世界。為甚麼女性會從文明的一開始就取得這麼高的地位?原因之一就是女性那與月亮週期相關的月經,以及那神秘又不會致命,卻無法治癒的排經。」──摘錄自《女人的世界史》。


《女人的世界史》作者:羅莎琳 ‧ 邁爾斯

雖然月經曾有這樣神聖的地位,但隨著社會的變遷,從母系社會到父系社會,男性掌權之後,女性的社會地位不斷下跌,經血也逐漸被視為不吉祥的象徵,變成有害的汙穢物,形成對月經的避諱。

月經自父系社會開始以來被視為污穢不潔的象徵,這一點或許要溯源至人類學的相關研究。在東方社會導致的結果是,經期來潮的女性被禁止參與很多事,包括祭祀和去寺廟拜拜,因為她們身上是「不乾淨」的,會褻瀆神佛。此外,還要避免接近有身孕的婦女,因為身上帶血的緣故,會讓對方接觸血光,而驚動胎氣。

當然,經血這麼「骯髒污穢」的東西更不可以接觸男性。漢代的求子醫方和房中術都建議男性不要跟月經未淨的女性交合,否則非但生不出優良的後代,還會傷害自己的身體。明代著有《本草綱目》醫學家李時珍則認為月經會戕害男性的陽氣,所以男女在經期來潮期間不只不應行房事,甚至應該分房睡。種種來自古人對月經的不了解而產生的汙名,直至自稱開放的現代仍可見到蹤跡。(同場加映:月經來潮行房好處多?

記得第一次月經來潮那天,媽媽告訴我:「從現在開始,你要更照顧、更保護自己的身體,『那個』來了,就代表你可以生小孩,代表你要進入青春期了。」因為媽媽稱「月經來」為「那個來」,所以我也都這樣跟著媽媽說,且跟我同齡的女同學也都這麼說,於是更加強了我對月經的形象,就是「隱晦的」、「秘密的」、「說出來會讓人不好意思的」。但隨著年齡增長,知識也開始一點點增加,我開始思考:為甚麼月經來我不能光明正大的說?這不是毎個女生都會有的嗎?同場加映:輔大性侵案反思:為何「保護自己」成了性侵犯的護身符?

或許我們女性害怕說出來的從來不是「月經」這兩個字,而是害怕說出來之後,得到的是父權思維下的鄙視眼光。國中的時候,每當月經來潮,即使廁所就在自己教室的隔壁,我還是堅持要把衛生棉裝在「美觀的袋子」裡,或者是藏在口袋裡,才敢大大方方地走進去。曾經,有男同學不小心看到其他女同學的衛生棉,立刻露出嫌惡的眼神說:「噁~~東西收好啦,那很髒欸!」那時候的我也認同衛生棉應該要藏好的想法,卻不理解為甚麼衛生棉很髒?那甚至是一塊全新、未使用過的衛生棉啊。

被藏起來的「月經」,你我都曾經不敢正視的「那個」。
被藏起來的「月經」,你我都曾經不敢正視的「那個」。

這樣的疑問,延續到了這次韓國女生發起的抗議活動:為甚麼將衛生棉染上紅色顏料示意,就會被認為「有礙觀瞻」?其實月經本身並不可怕,這是一個讓人類生命不斷繁衍的自然生理現象。從女生子宮內留出的「經血」並不是髒的血,是從身體內部、隨著多於組織留出來的「乾淨血液」,讓我們覺得髒的,從來都不是經血,更不是衛生棉,而是來自我們對女性身體的不了解,還有一直沒有完全消除的「月經汙名」(同場加映:【性別講古】從污穢武器到健康生理期!古人也想要有一瓶的 Me Time)。

月經不該是女人額外的稅

曾經被古人認為如此神秘、令人敬畏的月經,到了現代,為了讓女性在月經來潮時更舒服,而出現了「衛生棉」。衛生棉讓女性的生活更舒適後,漸漸變成女性日常生活中的必要開銷。但是,在 2015 年,在馬來西亞販售的衛生棉價格因為消費稅而漲價,引起民眾不滿;今年 7 月 5 日,又發生韓國衛生棉廠商宣布漲價,將導致部分女性負擔不起。甚至,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十分之一的非洲女孩會在月經期間跳過學校課程,因為這些女孩在月經期間無法在學校獲得安全的生理用品,進而導致部分女孩因為缺課而被退學。

身為一個女性,打從呱呱墜地那一刻起,就注定這輩子要比男性多花一筆「衛生棉費」。也許這筆費用沒有非常龐大,卻也著實影響著每一位女性的生活開銷。對於收入較低,甚至沒有收入的女性來說,更是一樣奢侈的生活必需品。在臺灣,就曾有一對母女為了省錢,在月經來潮時一天只使用 2 片衛生棉,導致私密處感染濕疹,不得不就醫。這樣的事件不會是個案,也足以讓我們思考:為甚麼如此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會變成一種「要省下來」的奢侈花費?(同場加映:每個女人都要學的親密課:私密處保養

因為衛生紙是人如廁後的生活必需品,所以大部分的公共廁所都會提供。甚至,有些餐廳廁所除了提供使用者衛生紙,也會放一些衛生棉提供女性使用者──而這樣的舉動,會被大眾認為是「貼心」。

但是,換個角度再想想:女性對衛生棉的需求,就如同所有人上完大號後對衛生紙的需求是一樣的。我們把公廁提供衛生紙視為理所當然,卻把公廁提供衛生棉當作「額外的貼心」,我想,也許是這個世界尚未完全接受「衛生棉是女性的日常生活必需品」這個概念。當這個世界接受了這個概念,並內化為自身的價值觀,我們才會真正將月經去汙名化。

除了衛生棉,你還有更多選擇

看完了上面的論述,你是不是也開始思考,更容易在公共場合取得衛生棉,對於月經的去汙名化的重要性了呢?

衛生棉在臺灣非常普遍,因為它更換方便,且不屬於侵入性用品,對臺灣的生理女性來說,接受度相當的高。但衛生棉的缺點就是容易感到悶熱,在睡覺、運動時又有側漏的擔憂。覺得對衛生棉的使用上有困擾嗎?其實,除了衛生棉,你還有更多選擇。

解決經血的流出是女性一生都必須面對的問題,除了要求政府管理廠商哄抬衛生棉價格之外,女性其實也有其他選擇,可以讓自己的經期更加舒適。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只要選擇衛生棉以外的商品,就可以讓這個世界對月經的態度更加友善。最大的期望,除了希望所有女性可以更了解自己的身體,更希望除了看過此文章的你跟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用更健康的心態去看待月經的到來。(同場加映:是誰要的「乾淨」?青春期,被遺忘的感官記憶

這次由韓國女生發起的衛生棉抗議活動,藉由染上紅顏料的衛生棉引起社會大眾的注意。除了讓大眾明白他們不滿與訴求之外,也象徵了一種進步:月經對女性來說不再是不能啟齒的「私事」,而是再平常不過的生理現象──容易購買的生理需求品變成開銷負擔時,出來抗議是必須的。

月經從來都不該是被「避免」提起的詞彙,親愛的大女孩、小女孩,我們都要更珍惜自己的月經,月經是孕育人類生命的重要循環,也是一份專屬成熟生理女性的禮物。這樣特別的禮物,絕對值得你大大方方地與他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