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法國女人總讓人一見難忘,比如茱莉蝶兒、茱麗葉畢諾許和蘇菲瑪索。她們也許不是五官最精緻的、身材最火辣的,但一定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彷彿天生如此的慵懶、優雅、自信。原來,巴黎女人的生命哲學是追求不刻意的的刻意,不完美的完美,所有的努力都藏在雲淡風輕的神情之下,讓你只能傾倒於她們彷彿渾然天成的風情。(同場加映:

刻意又不過刻意的自然!

法國電影裡的女明星大多不似美國電影裡那般完美,有時甚至會驚訝於她們竟讓自己有明顯斑點和毛孔的肌膚被鏡頭暴露無遺,她們的手也太過真實,不只不纖長,有時還像是沒有保養。這種在我們眼裡太放任自然的風格,對她們來說是必要的態度,不是不讓自己美,而是相信「自然和不刻意」比過度的在意更美!

一定要留點未修飾。保留未完成以及可加分的小混亂, 是巴黎女人裝扮的最高原則。別太完美,一定要留點未完成或是可接受且會加分的小混亂是很重要的原則,當然這原則實行起來一點都不容易!

巴黎女人最經典的未修飾,就是她們一頭怎麼看都是亂卻總是很美的頭髮。即使只是簡單的直長髮,她們也會把髮絲撥弄得彷彿剛被一陣風吹過。不過捲也不過直、長度約在耳下的半長髮是相當法國的,重點當然也是要搞得蓬鬆和不那麼整齊。(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

亂亂的髮髻更是她們的優雅絕活,看來像是隨意挽起,有時甚至是一枝原子筆搞定,而且總會完美地留幾縷髮絲在兩鬢或額前,看起來隨性簡單,卻藏著每個人從小練到大的獨門風格,我在巴黎時很愛這種髮型,但還真的需花費時間心思練習!


圖片來源

巴黎女人臉上很少看到如日本女人或台灣女人瓷娃娃般的完美妝容。她們傾向淡妝,絕不為了遮瑕而用過厚的粉底(看得到瑕疵卻仍感受到妝容是最高指導原則),眼影和唇膏都喜歡用自然的顏色,會細描眼線也會塗睫毛膏(這是畫龍點睛卻不直接搶戲的重點)。

塗指甲油時只有兩大色系:自然的膚色或藕色,要不就是各種美美的紅色(法國女人愛的紅色相當多樣,酒紅或帶著玫瑰色澤的各種紅常常讓人驚豔!)當然,很少看到台灣流行的花式指甲!(你會喜歡:

她們很懂得「不小心的過多」很容易變成災難的道理,所以搭衣服時總是抱著「留白」和「少即是多」的基本原則,不會為了讓自己顯眼而往身上放一堆顏色,不會因捨不得,把所有單品都穿上身,所以衣服的樣式總是簡單低調,即使玩混搭和層次也總是十分節制。

不運動?不整形?

即使做了什麼, 也要彷彿沒做般的看不出來。

很多人說美國女人愛健身,法國女人不運動,其實不完全如此。法國女人的確不認同用激烈刻意的方式保持身材,但她們還是會去上瑜伽、跳佛朗明哥舞,走很多路、愛散步,也不時會在家裡做些不過劇烈、可以保持體態的小運動。

她們愛美食不忌口,卻吃得很均衡,也懂得在份量口味上節制,所以基本上法國女人是以一種優雅自然的方式在保持體態。也因為這樣,你很少看到她們身上有健美的六塊肌、完美的手臂線條、
緊實的腹部與翹臀,她們會放任手臂小小的鬆弛,有微微的小腹和不那麼嬌小的臀部。(延伸閱讀:

至於整形這件事,法國女人整形的年總次數雖然遠低美國,卻是居歐洲之冠,整形醫師是全國收入最高的業別之一。但我們總認為法國女人不太整形,一來是法國政府規定整形美容醫療機構不能打廣告,
二來是法國女人秉持她們一貫低調神祕和優雅的作風,不會公開在網站上或朋友間哇啦哇啦討論自己做了什麼,而且即使做了也要做得彷彿看不出來的自然。


照片提供/吳愉萱

凡事都要看起來輕鬆不費力

所有不刻意與輕鬆, 其實是用盡心思的刻意與努力。是的,「做了也要做得彷彿看不出來的自然」是這群女人做任何事的中心思想,所以髮型、服裝要隨性卻又要有型不隨便,妝容要看得出來有畫卻又沒過度地雕琢,身材要好好維持卻又不能急躁失優雅。前面提過,面對感情和生活,她們也是依著這樣的調調進行著。

這種凡事都要看起來輕鬆不費力,在幾近完美中帶點不完美的維持,絕對不是手到擒來的天賦異稟。她們得有自己想要過哪種人生、想要成為哪種女人的明確態度,然後在生活裡的每件事情上仔細而精準地權衡拿捏(還包括實踐),所以這表面上的不刻意與輕鬆,其實是用盡心思的刻意與努力。

這是一種態度,一種對人和人生無法完美,卻要力求美好的透徹與理解的態度,也是一種讓她們可以如此迷人得望塵莫及的好態度!(你會喜歡: